朝霞阅读

第四百五十五章 意外频生

忘语2015年08月03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哼!你以为现在去不去,是由你说的算吗?不去的话,本少主现在就灭了你。还真以为有星宫两个老家伙的先前之话,我们极阴岛就不敢动手了吗?”乌丑两只小眼放出凶光的说道。

不知为何,乌丑虽然因为极阴祖师先前的叮嘱,才在一旁扮恶人来给韩立施压。但是内心里却真的看韩立不顺眼。

这种恶感几乎是天生的,毫不理由的。

韩立自然对乌丑同样没什么好印象。现在在听其这么一说,只是冷望了他一眼后,就不理睬的对极阴祖师说道:

“虽然不知道,前辈需要晚辈的灵兽有何大用。但是灵兽主人死去的话,认主的灵兽他人是无法收服的,这一点晚辈是很清楚的。并且在下大可以在危急关头命令血玉蜘蛛自爆,想必前辈不希望看到这一幕吧!”

他的话里用了一点点的威胁口吻,让对面的中年人脸色微变,露出了一些意外之色。

韩立很清楚,乌丑只是狐假虎威而已!这里真正能做主的还是极阴祖师了。因此根本不愿和乌丑多纠缠什么。

不过韩立这个举动却让乌丑恼羞成怒起来,脸上的阴厉之色一闪之后,就一张口要对韩立说些什么难听之言,但却被身侧的极阴祖师一摆手,拦了下来。

“好,我很喜欢有胆识的后辈。本祖师既然要借用你的血玉蜘蛛,自然不会让你白跑这一趟了。到时到内殿后,我就……”

极阴祖师刚说到这里,想许诺什么条件时,忽然脸色一沉,话音顿停。

他缓缓转过头去,猛盯望着一侧的某个方向,目露凶狠之色。

“谁在哪里偷听,给本祖师滚出来!”极阴祖师的声音有些尖厉,充斥着杀意,看来恼怒异常。

韩立则心里一惊!下意识的认为是玄骨被发现了。不由得脑筋急转,想一想出现这种场面时自己该如何应付才好。

可是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后,韩立就诧异了。

“乌老弟何必如此动怒,青某只是无意中遇见而已,不会真的想动手吧?”一片青色霞光闪烁,在数十丈外的虚空处一个一身儒衫的老者,无端的出现在了那里,并笑眯眯的瞅着极阴祖师等人。

竟是和极阴祖师有些相熟的那位“青易居士”!

“青道友,你跟踪乌某!”极阴祖师见是此人,脸上的杀机一滞,随后神情极为难看的问了一句。

“这哪是什么跟踪?青某只是到处闲逛转转,远远看见乌道友和这位小兄弟在谈些什么,就飞过来想打个招呼而已。没想到惹得道友如此的不高兴。咳!早知道如此,青某绝不会如此的冒失了。”儒衫老者干笑了几声,就满不在乎的解释道。

随后他不管听了解释之言,脸色有些发白的极阴祖师,就瞅向下方的血玉蜘蛛,嘴中露出了“啧啧”的称奇声。

“这就血玉蜘蛛,真是难得的灵兽啊。听以前的先辈修士分析,此灵兽好像是取那虚天鼎的最佳灵兽之一,成功几率远在你的火蟒和万天明的金丝蚕之上。”青易居士摇头晃脑的说道。

闲逛、转转?那为何要隐身?一听老者如此厚着脸皮的理由,极阴祖师恼怒之极。再看其望向下方的血玉蜘蛛说出了一直想掩盖的秘密,神情更加的阴沉起来。

“这位就是乌老弟一直挂念的那位后辈吧,老朽同样喜欢提携有胆识的年轻人。怎么样,有兴趣拜入本人门下吗?青某可还从未收过弟子呢?”儒衫老者的目光从血玉蜘蛛身上收回后,就在韩立身上转了几圈,眼珠一动的说一句让极阴脸色铁青,韩立愕然的话来。

“收晚辈为徒?”韩立眨了眨眼睛,不知心里是该高兴,还是该苦笑。

“青道友,这是什么意思?”极阴满脸的寒气,身上有丝丝的黑气涌出了,盯着老者一字字的问道。

“呵呵!开个玩笑而已,极阴老弟何必如此紧张。我若真收下了这位小兄弟,恐怕道友要和在下拼命了。不过,若是蛮胡子知道这里有一只血玉蜘蛛的话,不知会不会有同样的想法啊?”老者轻笑一声,接着眼中诡异之色一闪,轻描淡写的说道。

青易居士这话,让极阴祖师神色稍缓。但一听对方提及到蛮胡子,又大感头痛。

按照极阴祖师原先的打算,他是想将这血玉蜘蛛隐瞒起来,然后撺掇其他人先把正道修士赶出内殿或者干脆让双方都两败俱伤。再用火蟒装作无法取宝成功的样子给其他人看。暗地里,则偷带着韩立用血玉蜘蛛将宝物取出。如此一来,他就一人独得虚天鼎了。

至于原先说的分给他人一份的承诺,自然被他仍置了脑后,没有一点想要履行之意。

可万没想到的是,他的精心打算,竟然被眼前的这位老狐狸给搅乱了。

杀对方灭口,他可没什么把握。况且即使有把握,他也不会轻易的出手。

毕竟还有万天明等正道的修士要对付,自不能让己方的实力太弱了。

而现在老者一提到蛮胡子,更让极阴祖师脸上的肌肉抽蓄了一下。

对于蛮胡子托天魔功的厉害,他当年可是深有体会的。

即使如今的“天都尸火”小成了,也没有几分自信和此人抗衡。万一对方真用了同样的借口将眼前小子收入门下,然后在取宝时硬要占了大头,他还真的一点办法没有。除非是……极阴祖师倒也现实的很,一见不可能保住血玉蜘蛛的秘密,马上开始想如何不在取宝中吃了大亏。

此时他心中一动,脸带异色的望向了老者。隐隐猜到了对方说此话的用意。

儒衫老者见极阴祖师露出这种神色,微微一笑,接着嘴唇微动的传声了过去。

极阴祖师的神情阴晴不定起来。

“怎么样,这个建议如何?”老者传音的时间很短,很快就恢复了正常言语的问道。

“行,我答应了。”极阴祖师几乎没有思索,阴着脸的张口就同意了下来。

“好,这就对了。下面你看我二人,谁收此人入门下较合适?“老者露出了满意之色,接着望了韩立一眼后,慢悠悠的说道。

“他愿意拜谁为师,就让其自己选吧!这样也比较公平一些。”极阴祖师沉吟了一下后,就这般说道。

老者听了这话一怔,露出一丝奇怪之色,但稍加思量之下,就点头应允道了。

极阴祖师见此,脸上难得的有点笑意了。随后一转脸,低头冲地上的韩立淡淡的说道:

“你想必也已经听到了我二人的淡话了!你的血玉蜘蛛,是我们此次取宝的重要之物。无论如何也不会放过的。”

“至于你以为因为你是灵兽的主人,我不敢杀你,那就是大错特错了。要知道,本祖师会一种方便的炼制灵尸方法。大不了到时我将血玉蜘蛛杀死,将其炼制成妖尸就是了。只是这种做法,会让血玉蜘蛛的修为大减。不到逼不得已的时候,我是不会如此做的。你若是害怕事成后会对你不利。我二人都可以收你入门下,那就是一家人了。真取到了宝物,也会算你一份的。看你也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如何选择了吧!”

极阴祖师不动声色的说了一大堆半威胁半诱惑的话出来。让自从儒衫老者现身后,就有些心神不宁的韩立神色为之一动,仿佛有些心动的样子。

可韩立心里实际上,正暗暗的叫苦不迭。

自从这青衫老者现身后,他就知道情况更加的不妙。

原先还抱有万一的希望,指望这两位老怪自己起了冲突,他好能浑水摸鱼的溜掉。但没想到这两人如此的老奸巨猾,只是短短的几句话就达成了什么协议。

现在就是那玄骨肯跳出来帮忙,估计也是一点戏没有。

而用血玉蜘蛛来威胁对方的话语,看来也没了什么大用。就是真让蜘蛛自爆,估计也会被对方抢先制住了。而他只要有一线生机,也不会激怒元婴期修士选这条死路的。

不答应,看来真的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