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四百六十九章 妖异古宝

忘语2015年08月03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不用问!从这方形通道过去就是那极妙幻境了。

他身负大衍决,并有极阴暂借的婆罗珠手链,过这一关绝对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想到这里,韩立就不再注意通道之事,而细心研究手上的两件古宝。

若不先弄清它们的功效,到时可就无法得心应手的使用。

首先血光一闪,披风先从手上消失了,只留下了那五只连成一串的铜环。

这五只铜环约有正常人的胳膊粗细,周身铭印着神秘的符文,显得神秘异常。

韩立单手抓起其中一只,手腕轻轻的一抖,几只铜环上霞光交相变幻不定,并隐有凤鸣之声传出。

韩立目中精光闪动,低头沉吟了一下,灵力通过五指缓缓的注入到了铜环中。

此刻的他眼皮都不眨一下,满脸的凝重。

霞光一闪,手中的五只铜环竟然蓦然的不见了踪影。

韩立吃了一惊,但马上想起什么似的,猛一抬首往上面望去。

只见五只铜环在头顶不远处,忽隐忽现的漂浮那里,如同鬼魅般的闪烁不定,显得有些诡异。

韩立皱了皱,一扬手,一道青色法决打了出去。

铜环马上滴溜溜的一阵旋转后,忽击向了一侧的石壁上。

“砰”的几声闷响,墙壁上白光上一闪后毫发无损,五只铜环倒反弹出了老远去。

看来这些铜环不是用来直接进攻用的。

韩立神色没变,单手一招,让它们重新飞回到了头上,然后毫不迟疑的一口精气喷了上去。

铜环们蓦然狂涨了起来,瞬间变成了五只巨大的铜圈,上面光芒缠绕,符文飘动,让人无法直视。

环类法宝不是用来直接攻击,那就大多是用于困敌或防御之用。

这一点韩立倒也有些心得!

望了一眼变得声势惊人的巨环,韩立歪了歪头颅,缓缓吐一个“疾”字。

随着此声出口,巨环“呼哧”一声直坠了下来,五只巨环重叠到一起,将韩立套在了其内。

然后巨环凭空旋转起来,速度越来越快。

在一阵模糊不清中形成了一个五色光幕,韩立完全被护在了其中。

韩立露出一丝微笑。

看来这铜环果然具有防御的神通,至于效果倒底如何只有等御敌时才可以检验出来。

这样想罢,韩立手指一弹。一道法决击到了光幕上。

瞬间光幕四分五裂了开来,还原回了巨环的模样。

但一阵剧烈晃动后,几只铜环光华一闪,再次从身边不见了踪影。

这次韩立则不慌不忙的伸出一只手掌来,五色霞光闪过后,五只巴掌大小的铜环老老实实的出现在了手上。

韩立平静的注视着铜环,目中露出沉思之色,似乎在思量着什么。

没多久,韩立口中一阵晦涩的咒语声传出,五只铜环诡异的从手上凭空不见了,但下一刻就出现在了韩立四肢和脖颈处,并猛然光芒大放的一收缩。

韩立一个站立不稳,直挺挺的如同木头一样的倒了下去。

幸亏他心里早有了准备,一个神念急忙传了过去,铜环马上松开了。

韩立重新站稳后,摸了摸刚才被勒的有些难受的脖颈,眼中露出掩不住的兴奋之色。

这件古宝用来偷袭暗算他人,实在是防不胜防。

即使他这样强大的神识,在铜环将其困住的刹那间才刚刚察觉到了异样,根本没有时间作何反应。

韩立相信,即使结丹后期甚至元婴期的修士没有堤防的话,都大有可能被他偷袭成功。

当然这五只铜环能困住对方多久,这就不好说了。

即使这样此物的神通也远出了他原先的预料,让他心里暗喜起来。

韩立心满意足的将这铜环收进储物袋中,又取出了那件暗红的披风来。

这件古宝的测试,自然就简单多了。

韩立直接将其穿在了身上,然后往上面注入了一些法力。

血色的光芒大盛起来,一股火热的感觉出现在了韩立身上,同时灵力不由自主的往披风之内狂泄而去。

韩立大吃了一惊,急忙将法力隔断,披风上的光华又黯淡了下去,回复了正常。

韩立怔了怔,将身上的披风取下,重新翻看了一番,双眉紧锁了起来。

片刻后他再次披上此宝,并小心的将灵力缓缓注入进去。

同样的法力狂涌再次出现,可心里有了防备的韩立自然不会惊慌,反而眯起了双目仔细打量起身上披风的异状。

此刻的披风,外层的数十根羽毛同时幻化出根根的血色长翎,整件披风都被一团浓浓的血光罩在了其中。

只凝望了一会儿,韩立就双手一挥的徐徐漂浮而起,目光左右打量了一下后,人一下从空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可下一刻,“轰”的一声闷响传来。

右侧石墙上有一团血光爆裂了开来,接着韩立的身形从倒飞了出来,跌跄的晃了几下后,差点一屁股坐到地上。

他脸上满是震惊之色!

他刚才根本没有使出全力,只是用最普通的腾飞之术动了一下而已。可竟然瞬移般的一下就撞到了墙壁之上。这让韩立骇然之极!

韩立有些难以置信的又试了几种不同的遁术。结果无一例外的一闪之后,都被墙壁撞得的头晕脑胀,根本无法控制身形的前进。

仿佛一披上此宝后,他就只有这一种惊人的速度,根本无法放慢分毫。

韩立满脸诧异的站在原地不语。

这披风实在太妖异了!光以速度而言,它这绝对是件保命的顶阶古宝,韩立相信,以这种速度而言即使是婴期修士追来,他也能凭此宝逃匿一段时间,令对方一时无法追上。

可这披风的缺陷同样的不小。

不说使用它灵力消耗之大,令人张目结舌。就是那种如撒缰野马一样的失控特性,也令韩立遗憾不已。

显然此披风是件残次的顶阶古宝,否则也不可能在外殿出现了。

但不管怎么说,此物貌似在亡命而逃之时倒也大有用场。

韩立心里复杂的将披风收了起来,低头苦笑了几声后,就盘膝坐在了地上,闭目炼气起来。

这短短一小会儿的时间,他的法力就被此古宝消耗了不少。他可不会就这样走出石室的。

韩立这一休息,就是大半日的时间。

觉得将那消耗的法力补充的差不多之时,韩立睁开了双目,望了眼那方形通道,肃然的站了起来。

他摸了摸手腕上的婆罗珠手链,又将大衍决在体内流转了起来后,才缓缓的走进了通道。

一走去韩立才发现,这个方形通道够短的。

在走过一个直角后,就到了通道外。

眼前一亮后,竟然出现了一个露天的长廊。此长廊由华美之极,精致之极,但是一眼望去连绵不绝,也不知倒底有多远。

而长廊外面则是白云飘飘,仙音阵阵,隐隐望去还有琼台玉阁的踪影,仿若天上仙境一样的存在。

看到这一幕,韩立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毫不迟疑的大步走上了长廊。

刚一踏上此处,韩立一提身上的法力,果然向别人说的那样。此关同样无法使用飞行之术,只能一步步的徒步而行。

韩立没有在意此事,反倒是深望了走廊外一眼。

那袅袅的仙音,自他进入走廊后仿佛更清晰了一些。

韩立面无表情的凝神听了一会儿所谓的仙音,不大一会儿后,一丝讥色不禁浮现在了脸上。

然后他啧啧了两声后,两手一背的慢慢向前走去。

韩立的走的不带丝毫火气,仿佛在自家花园内悠哉散步一样。

但走廊外面的仙音却越发清晰起来,更加优美悦耳,让人闻之留恋止步。同时,外面的白云中也开始出现一些体形优美之极的白鹤,它们闻音扬颈,翩翩起舞。让人忍不住施目注意。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