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四百七十章 幻境黑殿

忘语2015年08月03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韩立只是微斜瞥了一眼,就不再理会的走自己的路。

可是随着韩立在走廊上渐渐远去,天外仙音越发的响亮起来,原本起舞的白鹤也飞到了走廊两侧,跟着展翅长鸣。

片刻后,一阵仙乐声中所有的仙鹤忽然在一阵扭动中,化为了身穿各色宫装的少女。

这些女子每一个都只有十六七岁的模样,但个个美貌异常,充满了青春的活力,扭动着那柔若无骨的纤细腰肢,冲着韩立轻笑着、她们的明眸中全是含情脉脉的神色,仿佛韩立就是她们爱慕之极的情郎。

而这时乐声为之一变,开始缠绵柔和起来,充满了花前月下的欢恋之感,让人深埋心底的情不知不觉的涌上了心头。

韩立听了也神色一动,但随即心如铁石的不理会两侧少女们的柔声细语,面无表情。

走出了数十丈后,韩立耳边的声音蓦然再变,响起了哀思悲怨的声调。

少女们的眼神随之变幻,停止了腰肢的舞动,一个个面现悲色的化为了无尽的幽怨,伤心之极的注视着韩立,仿佛韩立在这一瞬间又成了那让人心碎的负心之人。让人望了不觉大生心痛怜爱之心。

“有点意思!”韩立笑了起来,竟大感兴趣的边走边欣赏起来少女们的哀怨表情,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韩立很清楚,既然极妙幻境被排列在了鬼雾和冰火道之后,当然不可能就只有这些小伎俩而已,肯定还有其它的手段。

果然,一见这样都没有让韩立停留片刻。仙音开始传出一些让人心跳的婉转淫靡之声,同时外面的少女也霞光一闪,瞬间长大了七八岁,变成了一个个艳美丰满的绝美少妇。

这些绝代佳人个个满面带红晕,双目似火,不停的作出一些挑逗的动作,并一步步的褪去了身上的轻纱宫装,露出赤裸白皙的妙体,一具具丰乳肥臀,充满了让男人发狂的诱惑。而她们通红小嘴发出的娇喘呻吟之声,比那天外魔音更让人难以抵挡,不时挑起男人心底的暗藏情欲。

韩立怔了怔,但大衍决在脑中微一流过后,马上神色如常了。

就是真人专门施展狐媚之术冲他而来,他尚不在意,这等粗劣的幻境自然更不被其放进眼内了。

走廊两侧的艳美少妇的动作开始更加放肆了,有的手按丰胸的冲韩立飞抛媚眼,有的则柳腰扭动的抚摸全身,还有的竟两两的搂抱在一起,当众开始假凤虚凰起来……韩立看的眼花缭乱,有些啧啧称奇,但因为有大衍决护住了心神,倒也只当作一番难得的艳遇好好欣赏了一番。

接下来少妇们容颜再变,开始变幻为各种类型的美女,有端庄大方的贵妇,热情似火的荡妇,清纯可人的少女,冷艳傲霜的贞妇,个个风情各异,气质多端。宛若世俗内的所有绝代佳人都被一一在外面给展示了一番。

韩立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但眼神所到之处冰凉无比,没有丝毫动心之意。

经过一个时辰的漫步,韩立终于在大饱了一番眼福后,走到了走廊的尽头。

前面出现了一座平顶的黑色殿堂,从大门到殿墙全都由一块块黑色砖墙砌成。

从那高达十余丈的大敞之门望去,里面黑乎乎的,一点光亮都没有,给人一种诡异之极的感觉。

就在韩立看到那黑色大殿的同时,走廊外面的淫靡之音和那些风情万种的艳女蓦然消失了,外面仍是那广大无垠的白云朵朵,一切都恢复到了刚进入走廊初的模样。

韩立没有什么意外之色,反而望着那黑色大殿,露出一丝凝重,脚步不觉得放缓了下来。

尚未靠近黑殿,一股浓浓的血腥气息迎面扑来。

韩立皱了下眉,重新凝望了两眼。

这才发现此宫殿并非完全乌黑之色,而是一种黑中惨红的诡异颜色,仿佛整座大殿都是由热血浇盖而凝固成黑色一样,充满了邪恶的气息。

韩立双手抱肩的站在大殿的门前,低头沉吟了起来。

虽然他未曾找人了解过极妙幻境内的详细情况,但只看此殿的样子,也可知道里面肯定是考验人的恐惧害怕之类的负面情绪。这一点对他来说,可是无法象刚才那般从容了。

毕竟心境上有何弱点,韩立自己也很清楚。

他不是什么大无畏的硬汉,也并非大智若愚的智者,充其量是有点小聪明和心机的凡人而已。若真看到了什么无法忍受的景象,一时冲动后神智同样会被蒙蔽住的,这样一来可就要糟糕了。

看来,他这次要借助那婆罗珠的帮助才可过关了。

想到这里,韩立摸了摸手腕上的圆珠,心里略定一下后走进了大殿。

黑,非常的黑!

韩立刚一走进大殿内,就有了这样一个极不舒服的感觉。

不知此处设了什么样的禁制,韩立即使睁大了双目,能看到的地方也只是方圆三四丈的距离而已。神识也无法离体探索。

但光是这样也就算了,可是四周静悄悄的丝毫声响都没有,寂静的让人有些害怕。

韩立情不自禁的舔了舔嘴唇,一抬手想要放出一颗火球出来。

可是火光刚一亮起,扑哧一声,火球就自行熄灭了。

韩立一怔,有些不甘心的再一伸手,从储物袋中取出了一块月光石来。

可是此石刚一拿出,白光一闪后迅速黯淡了下来,变得毫无光彩,仿佛成了普通的石头一样。

他这次才明白,此殿禁制竟具有吸收各种亮光的古怪功效。

随即就死了此心,慢悠悠的向前方走去。

可还未等他走出几步,一阵若有若无的苦泣声忽然在耳边响起,从远处断断续续的传来,听声音仿佛是位年轻的女子。

韩立冷笑一声,没有理会此声音,仍沿着固定的方向而走。

可那哭泣声忽远忽近的在他身边飘忽不定,哭的越发的伤心悲痛,一副跟定他的样子。

“呸!”韩立被此声闹得有些心烦意乱,不禁口中一声大喝出口,震得附近的地面都微微一颤。

哭声顿时消失了。

韩立心里大为满意,脚步又加快了三分,想要快些通过此殿。

可未等他刚走出数丈,那哭声竟然再次响起,并且随着此声出现在韩立身前不远处浮现一个白色人影。其半跪在地上,仿佛是位披麻戴孝的少妇!

那悲悲切切的声音,就是从其口中发出。

令人奇怪的是,此女子明明跪的颇远,但是韩立还是一眼韩立脸色一寒,冷冷的望了望这白衣少妇,脚步丝毫未停的直向其走去。

他很清楚,在此种环境下越是胆小怯懦,越容易被殿内的幻境所惑。躲避退缩不是办法,还是不动声色的面对,是最佳的应对之策。

想到这里时,韩立离白衣少妇只有七八丈的距离了。

他正想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再次大吼一声,将此女喝退之时,忽然间觉得这女子的哭泣声似乎有些熟悉,仿佛很久以前在哪里听到过一样。

韩立心里一凛,急忙暗自警觉这是幻觉而已,自己可不能中了其魅惑了。

可是凝望之下,那白衣女子的身形越发的熟悉起来,并且一个人名在脑中跃跃欲试的就要蹦出来,但一时却怎么想不真切此女像谁。

韩立的脚步不觉得停了下来,眉头微皱的望着身前的女子,冷眼不语着。

“四哥!”一个怯怯的柔弱声音从那少妇处传来。

韩立闻言,脑子“轰”的一下,血液不觉得的一下涌上了头顶,不由得一张口问道:

“你是谁,难道是……”

“四哥,你不认识我了。我是小妹啊!”白衣少妇原本低着的头颅,轻轻的抬了起来,露出一张清秀之极的悲切脸庞。那熟悉的面孔,小巧的鼻子,以及那双会说话的明眸,都和韩立在离家时偷望一眼时的小妹一模一样,只是少妇打扮的她似乎多出一分成熟的韵味。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