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四百九十三章 画轴之谜

忘语2015年08月03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小箭刚飞出丈许远去,就被一旁虎视眈眈的韩立中指一弹,一道青色剑气笔直射出,正好击在了小箭之上。将其打的一个跌跄,不由的顿了一下。

而就这一点点的耽搁,啼魂兽喷出的霞光就一下将小箭卷入了其中。

顿时此法宝闪烁个不停,并不停的在光霞中左冲右突,似乎想破路而逃的样子。

但那黄光仿佛有某种巨大的吸力,仍凭其如何的挣扎摆脱,在霞光中仍如无头苍蝇般的根本无法逃出。

啼魂兽既然号称一切鬼魂的克星,这鼻中喷出的吸魂神光自然不是光如此而已。

那小箭的转动只是迟缓了半拍,就从霞光中飞射出上百的土黄色细丝,一下将小箭缠住迅速包裹的紧紧的。

接着所用黄线同时往外一拉扯,竟硬生生的从小箭中拽出了一团绿光出来。

此绿光在诸多黄线的纠缠之下,不停幻化出各种虫鱼鸟兽的模样,甚至忽大忽小的涨缩个不停,妄图脱身而出。

但那些黄丝竟直接插进了绿光之中,任根本无法摆脱分毫,并一点点拖住绿光往啼魂兽大鼻中拉去。

这下绿光团慌神了,一阵闪烁后幻化出了一张苍老阴霾的老者脸孔,并在霞光中恐惧向韩立大声求饶道:

“韩小友,你放老夫一马吧!只要能绕了本人一命,在下情愿以鬼奴之躯终生奉小友为主!老夫懂得的奇功秘术数不胜数,愿意一一交予道友!而且韩道友不想知道全本的玄阴大法吗?就是极阴那逆徒,我也从未将最后几层教授它们?还有那‘玄魂炼妖大法’的奥妙,道友也不想知道一二?并且在下基业虽然被极阴所夺,但是还有几座秘密洞府,里面藏有众多的秘宝,老奴都愿意奉献主人……”

鬼脸越说速度越快,脸上露出的表情也越发的惊慌起来,甚至主动自称奴仆起来。因为此刻的它,离那啼魂兽的大鼻只有尺许的距离了。

若真被吸入进去,它的妖魂就算在凝固顽强,也绝没有可能再逃出升天的道理。

听到鬼脸说出的这些诱惑,韩立即使心志坚毅远超常人,也不由得砰然心动,脸上露出几分踌躇之色。

也许看出了韩立的犹豫,鬼脸如同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般的又低吼道:

“就算道友不想要这些东西,难道不想知道极阴的功法弱点,不想破除身上被下的追踪暗记吗?”

听到这话语,韩立目光闪动几下,神色终于动容起来。

果韩立轻叹了一口气,单手一握手中的鸣魂珠,轻轻的一挥!

原本狂卷的霞光顿时一缓,让鬼脸总算暂停了往啼魂兽大鼻中滑落的趋势。

黄丝包裹的鬼脸大喜,精神为之一松“韩小友,你这样做绝对是明智之举!留下老夫完全可以……”鬼脸勉强露出笑容的想要奉承韩立几句。

但就在这时,啼魂兽大鼻却再次用力的一吸,原本稍缓的霞光以比原先还要猛三分的吸力,一下将没有堤防的鬼脸彻底的吸入了鼻中,丝毫反抗之力都没有。

韩立这时,脸上才露出一丝冷漠的讥笑!

啼魂兽仿佛用力过猛的打了个饱嗝,有些笨拙的拍了拍肚子,脸庞上露出一分拟人的满意之色。

韩立微然一笑的将手中的鸣魂珠一晃,啼魂再次化为黄光的飞射入了灵兽袋中。

“收你为奴?我怎敢与虎谋皮!活了上千年的老鬼,论心计两个我也不一定斗得过你。就是说的天花乱坠,我还是灭了你比较省心一点。否则不知什么时候,反遭你暗算了。”韩立几步走过去,一伸手将那绿色小箭收入手中,望着它喃喃的自语道。

到现在为止,韩立仍没有弄清楚这鬼脸到底是玄骨的主魂,还是玄骨另施秘法预先分离出的残魄!

鬼修之道有分离魂魄的神通,韩立可一点都不奇怪的。

不过,韩立将不远处掉落的五行环一并收起后,并没有马上就离开此处。

那鬼脸说的话语倒是提醒了他,身上还有极阴祖师不知何时做下的手脚。

若是此标记不除,恐怕他刚一出了护罩,就会被极阴祖师感应到了。

不过,韩立早就用神识探查过数遍,丝毫异样处都没有发现。但是韩立心里却另有一个找出此暗记的妙法,否则也不会毫不留情的灭了那鬼脸了。

只见韩立将一只灵兽袋一祭,数千只金银色甲虫从中飞出,一下爬满了韩立全身。

片刻后,在韩立小腿处一些噬金虫发出了异样的尖鸣声。

韩立心里大喜,神念一动之下发出了命令。接着那里的噬金虫一阵的骚动,然后所有飞虫又一窝蜂的飞回了灵兽袋中。

然后,韩立不再迟疑的直往石阶处飞遁而去。

他在这里耽搁的时间太长了,实在让他有些提心吊胆起来。

数十丈的距离,转眼间就到了。

韩立一张嘴,一道青光脱口喷出,青竹蜂云剑一下将罩壁划开了一个丈许宽的大口。

韩立化身为一道长虹从裂口中飞射而出。

按照他的计算,最好是偷偷摸摸的潜回到一二层的某密室内,然后破除禁制从密室中传送出虚天殿。

至于其它几层的密室对他来说,实在是太危险了。

于是韩立按照记忆中的路径,一言不发的按原路飞射而去。

来的时候,所有的机关禁制都被破除的干净,韩立除了要小心别和那群老怪物迎面撞到一起外,倒没有其他的顾忌,尽可大胆的飞遁而行。

因此在路上,韩立一方面将神识放出,一方面将那副破旧的卷轴拿了出来,终于有时间可以抽眼一看了。

“咦!”

韩立只偷看了几眼,就不禁惊讶的叫出声来。原本向前飞驰的遁光也不禁放慢了下来。

这张卷轴猛一看没有任何出奇之处,不但展开之后没有丝毫灵力散发出,并且画卷中的内容也简陋无比,勾勒出一张粗糙的轮廓图。

但韩立几眼看过之后,就马上认出了画卷中的内容,竟是一张内殿五层的建筑示意图。

别的不说,就是那高台和高台上聊聊几笔勾勒出的双耳三足的小鼎,那绝对是虚天鼎的标记没错。

而高台前那些纵横交错的相同图案,肯定就是这些通道密室了。

不过让韩立惊愕的是,此图中其它图案都是用黑色笔墨勾出,唯有一条纵穿数个通道的路线使用鲜红的颜色画出。

此路线尽头是内殿边缘的一堵高墙,而在这高墙后面竟画有一座传送阵模样的图案。

韩立见此,才不由的放慢了前进。

按照他原先的计划,一直要从五层走到一二层,路上碰见几位老魔的机会还是大的很。

可若这图案标记是真的,那他岂不是可以从这传送阵传送到其他处所了嘛!

即使不是直接传送到虚天殿外面,但总比呆在这第五层的内殿强的多了。

更让韩立心动的是,如今他所处的位置,按照这图上所化的标注,正好在下个十字路口一转弯后,就可直接踏上了红线标注的路线。

唯一让他担心的,就是这条路线上会不会出现什么他无法应付的禁制和机关傀儡。

至于此图的真假,韩立到不担心。

任谁也不会吃饱了没事,将这样一副地图藏在那青石之中。

况且此图的年代如此的久远,画笔画风充满了原始的韵味,一看就是和虚天鼎是同期之物。不肯能有人开这种玩笑的。

韩立犹豫不定时,人就已经到了下个路口。

韩立也不禁左右看看,有些拿不定主意起来。

也罢!真遇到了什么危险,大不了按原路重新返回就是了。按照画轴上的标注,此路线并没有多长。这一点风险比按原路走回一层来说,可小得多了。

况且他也不信,这怎么看都像一条逃生之路的地图,会标注一条过于危险的路径给持图人而走。

想到这里,韩立不再迟疑的两手一扬。

几道白光射出后,几只巨猿傀儡出现在了前面。

它们在韩立神念的吩咐下,马上一拐的踏上另一侧的通道,韩立面色慎重的紧随它们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