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四百九十八章 逆星盟

忘语2015年08月03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什么大事?前些日子,我刚闭关出来。说来听听吧!”韩立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前辈相问,晚辈等当然会据实相告。不过,在下能否问下前辈的尊姓大名?”老者垂手小心的问道。

听了这样一问,韩立有点意外。但歪头想了想后,就似笑非笑的说道:

“看来你挺小心的。我是妙音门的客卿长老,姓韩。不知你听说过吗?”

“原来是妙音门的韩长老,那可不是什么外人了。本宗的雪笛仙子和贵宗主紫灵仙子可是至交!我们两宗一向交好的。”老者听到韩立自报的身份后,长送了一口气,接着满脸笑容的说道。

见对方露出这幅大家都是自己人的表情,韩立一怔之后,哑然失笑起来。

他这一笑,到让面前的老者神色一凝,有些惴惴不安了。

“难道自己说错了什么?”老者有些狐疑的想道。

“我一向不管门中的事情。也不管你说的是真是假。只要好好回答我的问题即可,不不会无缘无故刁难你们的。现在将事情说下吧。最近倒底发生了什么大事?”韩立笑意一敛的说道。

“在下怎会欺骗前辈,先前所言句句是真。事情是这样的。”老者陪着笑脸,几乎要赌咒发誓道。但在韩立眼光一寒之下,又马上开始讲述起来。

“前段时间乱星海突然传出一个流言,说天星双圣元磁神光大成,即将破关而出。而星宫打算借此机会,要开始清除一些不听话或者无法控制的势力。原本大部分人都以为,这只不过又是一些谣言而已。但是没想到这流言刚传出没几日,星宫竟真的向各大小势力发出了‘天星令“。责令所有宗派首领和岛屿之主在接到天星令时,就必须去天星城觐见天星双圣一次,否则将会以对星宫不敬的名义加以剿灭。”这老者细细的讲道。

“让各势力觐见天星双圣?不会搞错吧!星宫会发出这种明显招人反弹的命令?”韩立眯起了眼睛,有些不信的说道。

“是啊。这个天星令一发到所有势力手上时,大部分人都懵了!若是星宫势力巅峰之时,发出这种命令倒没有什么。但现在正道和魔道势力都不在其之下,这样做就让人费解了。老者也露出一丝苦笑的讲道。

“那我一路上遇见的修士,都是去觐见天星双圣的?”韩立重新打量了这队人几眼,眉头一皱的问道。

“这个就不好说了!”老者露出迟疑之色,有些含含糊糊的说道。

“不好说?什么意思!”韩立脸上异色一闪,有些奇怪的问道。

“前辈,在下还有些事情没说完。就在星宫发出天星令没多久,正道和魔道突然宣布联手成立一个叫做“逆星盟”的组织,号称要打破星宫对乱星海的霸权,彻底结束星宫的统治。正道万法门的总护法万三姑和现今魔道第一人的“六道极圣”,则同时出任逆星盟的两大魁首。逆星盟一成立,就有众多隶属正魔两道的宗门和组织纷纷加入其中。其他的势力也有许多纷纷响应,还有十几名元婴期的散修巨枭也并入其内,并担任了长老一职。而这逆星盟竟也学星宫一样,同样向其他势力发出了一种叫做‘逆星令’的鬼牌。声称凡是向天星双圣觐见的势力,都将自动成为逆星盟的敌人,不予放过。而且他们宣称,将近期就要攻打星城,其他的势力可以自由前去观看,以表明立场。”老者露出了一副无奈的样子。

听到这里时,韩立表面上还是不动声色,心里一阵的发愣起来。

这么大的事情,竟在他被困虚天殿的短短时期内发生,实在太出乎意料了!

一时间,韩立有些心乱如麻了。

忽然韩立心中一动。瞅着老者平静的问道:

“那逆星令是什么样的鬼牌,你身上有此令牌吗?”

“此令本宗虽然收到一块。但是在宗主身上,不过我倒是将令牌的模样复制在了一枚玉简内。前辈要看看吗?”老者呆了一呆,但随后又讨好的说道。

“嗯!看下吧!”韩立神色冷漠的点点头。

老者一听此话,马上一翻自己的储物袋,从中摸出了一块黄色玉简,不敢怠慢的双手捧给了韩立。

韩立没有客气的接过来,飞快的将神识探了进去扫描了一下,脸色微微一变!

果然和当日六连殿长老出示给乌丑看的那个鬼面牌图案一模一样。虽然外形有些变动,但绝对是同出一源的。

看来正魔两道早就暗中勾结,许多年以前就精心向其它势力渗透卧底了。

韩立心里吃惊,但表面上却面无表情的将玉简还给了老者。

“这么说来,你们是去天星城附近,看星宫和逆星盟即将爆发的大战,再来决定取舍的。”韩立随意的问道。

听到韩立这话,老者露出一分尴尬之色。

“是的,前辈。我等几人的确是奉了宗主之命,前去看看情形。毕竟我们三仙宗也不是什么大门大派,只能随机应变了。不过这段时间里面,逆星盟已经对天星城的外星岛发起了攻击,而且大占了上风。甚至有几座岛屿直接宣布倒戈逆星盟的。下面估计就该轮到内星岛的抢夺了。而一些心怀不轨的人,也趁此机会出来兴风作浪。不少散修、小宗小派都出事了。不是抛尸荒野,就是被全体灭门。”老者又有些担心的点出,为何赶路的修士都一副小心谨慎的样子。

“原来是这样。好吧,既然事情已经讲清楚了。你们可以走了。”韩立对老者的回答很满意子,轻轻一摆手,淡然的说道。

“那晚辈就先告辞了。”老者听了韩立此言,心中大喜,连忙施礼的告辞。

虽然他看韩立不象穷凶极恶的模样,但和一位陌生的结丹期修士在一起,还是让他有些心惊胆颤,没有什么耽搁的就带人连忙飞离此地。

韩立则在站在原地动也不动的沉吟起来。

星宫和正魔双方终于爆发了大战,这对他来说是好坏参半的消息。

好的方面,大战肯定会将那些老怪物的大部分精力牵扯进去。

他们全都隶属正魔双方,不可能不参与此事。如此一来,就不能全心来追查虚天鼎和他了,这让他安全了许多。

坏的方面,则大战一起会给他现在返天星城带来很大的麻烦。

最起码,进城修士的盘查肯定会严了许多,特别是象他们这样的结丹期修士。

而且若是赶回天星城之前,大战就已经爆发了。那他进城之事估计也彻底泡汤了。

星宫不可能在这种时刻,还让其他修士随便进入城中的。

想到这里,韩立暗叹了一口气。

后面几日内,他又拦截几波低阶修士,问出的话语都是大同小异。

这下,韩立彻底证实了消息的真实性,也让他陷入了为难之中。

如今韩立漂浮在一处海面上,呆呆的望着远处,一脸的踌躇之色。

他一抬首看了看蔚蓝色天空,忽然手掌一翻,一个小青瓶出现在了手中。

正是那装着万年灵乳的瓶子。

看着小瓶,韩立面露出一丝无奈。

这么快就要用掉此物,还真是有些暴敛天物啊!

可若不如此做,恐怕他未曾赶到天星城,逆星盟就已经发动了攻势。那就别想在进入天星城,更别想通过那传送阵逃匿到外星海去。

思量了好半天,韩立终于一咬牙的打开瓶盖,小心从瓶中倒出几滴透明的粘稠液体,滴入口中。

然后他重新将小瓶收好后,将血色披风一披,顿时化为一团血光疾射而出,从原地消失的无影无踪。

后面的半个月内,韩立一等身上法力消耗的差不多了,就直接滴入一些灵乳,然后不停歇的继续用血色披风古宝赶路。如此一来,韩立自然大大缩短了原先的路程,几乎和普通的元婴期修士飞遁的速度一般无二。

结果路上,还真让一些偶尔碰见的结丹期修士,误将血光中的韩立当成哪位元婴期的前辈高人,纷纷避让三尺无人敢阻挡片刻。

更没有修士敢对这位“元婴期高人”,有什么心怀不轨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