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五百二十六章 暗流涌动

忘语2015年08月03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极阴祖师一听道士这话,不禁心里一皱,暗骂了一声“老狐狸”。但脸上却丝毫异样没有。

“齐兄这话好像问过不只一次了。乌某早就说过,姓韩的小子在虚天殿中忽下毒手,暗害了小孙。所以乌某才一定要将其生擒活捉,抽魂炼神。”极阴祖师脸色一厉后,冷冷说道。

“嘿嘿!乌兄这话两年前刚来时说时,在下自然深信不疑。但是如今一晃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乌兄连玄阴岛都不顾的一直逗留此地,甚至连贵盟那边的大战,都不愿分心多顾。若说只是为了替令孙报仇,乌兄觉得齐某会信吗?”道士轻摇摇头,不以为然的说道。

“况且这两年来,除了乌兄突然光临本岛,万法门那边也悄悄传过来一名长老璇玑。除此之外,至少还有两三名身份不明的元婴期同道,也改头换面的潜进本岛海域。我们奇渊岛,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魅力,竟能惹得如此多的高人共同关注本地?直到前两天,我才收到确切消息,这些人竟然和乌兄一样,也是在找那姓韩的驱虫小子。乌兄不要告诉我,这些道友也是想报什么杀孙之仇吧!”齐姓道士仿佛想要摊牌似的,直盯极阴祖师似笑非笑的缓缓说道。

极阴心中一凛,面上一寒后,沉默不语起来。

“乌兄何必再无谓的隐瞒下去。不管姓韩小子身上有什么大秘密。但现在既然这么多同道都知道此事了,那就多我一人不多,少我一人不少。乌兄坦然相告的话,说不定更有利呢!而且现在这片海域,除了道友的弟子在以虫魔身份出现外,竟还有其他一些修士假冒此人在各处出现,分明是想将水搅浑的样子。”道士似乎看出了极阴心中的动摇,不动声色的继续劝诱道。

“哼!齐兄既然已经知道了这么多事情,不会自己弄清楚其中的玄机。何必再来问乌某?”极阴祖师终于口气不善的回道。

“在下相信,即使乌兄不愿据实相告。齐某顶多再有大半年的时间,也能弄清楚此事的原委。但等到那时候,恐怕知道此事的人,就不光是我碧云门一家了。在下并不想看到此情形的出现。若是如此的话,倒不如和道友先联手一试了。”齐姓道士倒是丝毫不隐瞒心中打算的样子。

极阴祖师听了这话,脸色阴晴不定了好一会儿。

在低头又沉吟了片刻后,他终于长叹了一口气,对道士苦笑的妥协道:

“咳!不是乌某存心想欺瞒。而是当时为了不让此秘密外泄,我和其他几名道友都以自己的心魔发誓,绝不将此事告诉外人的。不过,既然万法门的璇玑也追踪来此。那不管万天明透漏了多少实情,本身就已或多或少的破了誓言,那我也没有什么好顾忌的了。”

“这就对了。乌兄还真在乎什么誓言吗?齐某可是从不理会这一套的。心魔若真的如此灵验,我们修炼旁门和魔功的修士,恐怕早就死去了大多半。”道士一听极阴此言,脸上一喜的抚掌大笑起来。

“虽然我也不在乎什么心魔。但是若此事被太多人知道了,恐怕我等连剩汤都喝不到一点。”极阴祖师带了一丝无奈的说道。

随后他脸孔一扳的,嘴唇微动的传声起来。

齐姓道士见极阴祖师如此的小心,先有些不以为意。但只听了几句后,脸色就蓦然大变,眼中射出惊喜交加的目光。

“道友所言都是真的?那东西真的出世了?”道士一脸的兴奋,声音都有些微微发颤。

“要不是为了此宝,你认为会有这么多元婴期修士共聚此地?”极阴祖师淡淡的反问道。

“不错!看来乌兄所言属实!乌道友将此事掩饰的够深啊!此物已现世这么长时间。可外边还不见一句流言。齐某可真有几分佩服了。不过,道友要是早相告的话。齐某一定会多加派人手的,说不定早找出那小子了。”道士狂喜之余,话里也不禁有几分埋怨之意。

“道友说的倒是轻巧。这等事情能随便泄露吗?若不是在下觉得此事隐瞒了这么长时间,其他几人可能也泄露了些口风,乌某就是现在也不会轻易说出来的。知道此事的人,自然越少越好了。”极阴祖师没有好气的讲道。

“乌兄这话说的也是!若是齐某知道了此信息,也绝不会想多一个人来瓜分宝物的。”道士点点头,竟一点不为意的同意道。

“不过如今看来,这消息再也捂不住多久了。这宝物现世的消息,最终还是要传扬开来的。”极阴祖师脸皮抽蓄了一下,脸现一丝不甘之色。

“呵呵!乌兄应该知道的,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不透风的墙。那齐某就先告辞了。我这就下去再加派人手,争取比其他人早一步先寻到此人。”齐姓道士略微开解了一句,就站起身来告辞了,面上隐现一丝激动之色。

极阴祖师没有多做挽留,一抱拳后,就目送道士出了屋门,消失不见了。

极阴祖师重做坐回了椅子上,身子没有再动一下,脸上却露出一丝冷笑。

看来一旦“利”字当头,对方马上风风火火的比自己还焦急了。

看来选择将虚天鼎之事告诉对方这一步,应该没有做错才对。

韩立那小子,也不知躲在了什么地方,竟然至今无法探知其丝毫下落。

若不是,其先前曾灭杀了碧云门的那些修士,他几乎都以为对方玩了个金蝉脱壳的把戏,另去了其它的妖兽岛。

如今时间不等人,他也只能借助碧云门的当地势力,走一步算一步了。

极阴长暗自掂量一番利弊后,长吐了一口气,屋内静静无声起来。

……在某一片海域上,一个身穿青衫、相貌普通的青年,正冷冷的看着眼前几位面无人色的低阶修士。在他头顶之上,却有一大片的金银色的虫群,嗡嗡作响着。

“虫魔”其中一位中年修士,面色惨然的叫出了对方的身份。

青年听了这话,却嘿嘿几声冷笑,二话不说的冲眼前几人一点指,头顶的虫云马上轰鸣一声,铺天盖地的狂涌而去。

这几名低阶修士虽然拼命的用护身灵器来抵挡一二,但转眼间就被这些飞虫彻底掩盖了,一会儿的工夫后,这几人就从世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点修为也想垂死挣扎,真是自不量力!”青年将几人遗留的储物袋一一收起,不以为然的自语道。

接着他不经意的往某方向随意的望了一眼后,人就化为一道青光,飞离了此处。

半晌之后,空中的某处忽然白光一闪,露出了一位结丹初期的白面修士,此人脸色难看之极。

看着青年消失的方向,咬牙切齿的一跺足,往相反的方向飞遁而去。

……半个月后,韩立终于回到了雾海小岛。

虽然几年未归,但洞府内的一切都安然无恙。这让他一直有些提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

韩立先在府内休整了数日,接着整理了下这次出海的所得的各种珍稀材料和妖丹,一一分类放好,为以后的炼丹做准备。

十几日后,自觉身心疲倦全都一一洗去的韩立,总算带着所有材料,进入了炼丹室中。

前些年,他在天星城洞府内炼制上批丹药后,隐隐觉得在炼丹术上自己已到了某一个瓶颈,仿佛再略一努力,就会进入到另一种不同的炼丹境界。

因此,韩立并没有马上动用六七级妖丹的意思,而是先将一批五级妖丹取了出来,摆放一旁的地上。

据韩立估计,虽然他在炼丹上天赋平常的很,但炼丹术却即使还未达到炼丹大师的水准,也不会相差太远了。

毕竟还没有谁,能像他这么奢侈的用如此众多妖丹来实践练习。

而炼丹之道,最重要的也是经验和熟练的问题。

所以他准备先用五级妖丹练练手再说,看看能否真在炼丹之道上突破什么。

抱着此种想法,韩立望了往眼前的鼎炉,一招手,一颗五级妖丹自动飞到了鼎炉之上,同时鼎盖自行的挪移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