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五百五十六章 诱伏

忘语2015年08月03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回到了双峰岛后,范夫人立刻在韩立的协助之下,将那些忠于云天啸的修士一扫而光,然后开始在坊市中静等对方的到来。

五日后,韩立在坊市的厅堂中闭目养神,范夫人则端坐在对面,脸色阴晴不定着。

就在这时,门外飞遁进来一道火光,范夫人顿时明眸一亮,纤手轻轻一招,火光飞射进了其手中。

几句有些惊慌的女子话语声,从火光中传出。

“门主,不好了!除了云长老外,妙鹤真人也和他一块回来了。现在已经进入了坊市中,门主你早做准备吧!”

“什么?妙鹤老鬼一齐来了,”范夫人震惊之下,将这传音符捏的粉碎,脸色变得难看之极。

“碧云门的妙鹤?”韩立睁开眼睛,神色也微微一变,但随后就平静了下来。

“不是这那个老道,还能是谁。现在就是收手也已经迟了,云天啸的人手已经清除的干干净净。他只要在坊市略待一会儿,就会发现不对的地方。”范夫人面色铁青的说道。

随后,她见韩立还保持镇定的神色,盯着韩立,心里又升起一丝期盼的希望!

韩立见此女盯着自己不语,不禁翻了她一记白眼,没有好气的说道。

“夫人这样看我,什么意思?难道还指望我去硬拼元婴期修士!”

不过,他真的不怎么惊慌!

来的既然不是蛮胡子、万天明之流的家伙,他虽然不敌,但大不了拍拍屁股走人就是。特别在多了风雷翅法宝后,他更有信心从元婴初期修士手中安然脱身。

若有可能,他当然还想按计划,从传送阵回内星海去。因此韩立虽然口中如此说道,心里却极快的思量起来。

可范夫人听了韩立此言,面容变得苍白,呆呆的站在原地,方寸一时大乱起来。

但片刻后,韩立却眼中闪过一丝寒色,舔舔上唇的沉声问道:

“不知那妙鹤和云天啸是何关系,若我突然出手杀了云天啸,他会一定出手替其报仇吗?”

听韩立如此一说,范夫人一呆,但马上领悟了什么的惊喜回道。

“能有什么关系?那老道,只不过是云天啸用我们妙音门女修送其做炉鼎,硬攀上的一些关系罢了。虽然他和云天啸走的较近一些。但若事后承诺,能提供更高的条件,他应该不会管我们妙音门的事情。不过,这必须在云天啸没有向他求救的情况下才行。否则,老道可能抹不开情面,真出手干预本门的事情。”

“这样就行!回头你将那云天啸单独引到隔壁的房子内。我出手瞬间灭了他,他不会有时间向妙鹤求救的。只要造成了你掌权的事实,老道也不会再说什么的。然后你再用更好的条件,拉拢妙鹤一下就是。”韩立冷静的替范夫人分析道。

“好!事到如今,也只有一拼了。前辈一定要出全力,在最短时间内除掉云天啸才行!前辈就到离此最远的一间屋子内暂候,引人的事交予我来办就行了。”范夫人倒也不是个普通女子,被逼到这一步,就咬牙的同意道。

韩立见此,也不再耽误时间,马上快步向厅堂偏门走去。那里直通厅堂后面大大小小的众多屋子。

在走到门口时,韩立似乎想起了什么,脚步猛然一停,;脸色阴沉的回过身来。

“范门主!不会在我击杀了云天啸之后,突发奇想的揭穿韩某身份,再来讨好妙鹤老道吧!不管夫人会不会起这个心思,我先给夫人提个醒好了。以韩某现在的手段,即使还不是妙鹤的对手,但是想从其手上逃掉,还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到时候,我会做什么事情来,想必夫人心里有数吧!这些话算是在下警告之言,省的得夫人一时头脑发热,作出什么对你我都不好的事情来。”韩立说到后面几句时,声音已变的冰寒无比。

范夫人听了这些话,不禁一怔,神色变了数下后,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

“前辈说笑了,妾身怎会做恩将仇报的事情!况且韩长老并非普通的结丹修士,妾身又怎会不知的。请前辈尽管放心,只要除掉那云天啸,小女子一定不会毁诺的。”此女神色肃然的说道,随后指天发下了毒誓。

韩立听了这话,深深看了此女几眼,才头也不回了进入了偏门之内,走了一小段通道后,就进入了最后一间屋子内。

此屋除了小一些,倒和前面厅堂的布置,大同小异。

韩身形一闪,人到了一张檀木椅旁边坐下。然后闭目敛气,将自身灵气收敛的一干二净,以防被即将到来的妙鹤等人发现。

他自信修为到了结丹后期后,应该可以瞒过元婴初期修士的神识,但这毕竟还是自己的猜想。

是否真的能瞒过妙鹤的感应。他自己也有些七上八下的。只能尽力而为了。

隔壁厅堂中的范夫人,同样的惴惴不安。

她口中说的似乎对韩立信心十足的样子,但实际上此女同样不知,凭韩立神通,是否真能瞬间击杀云天啸。

虽然上次交换会,韩立露了一手。但她很清楚,那其中倒有多半是出其不意的效果。

不过此女也是心机深沉之人,强行运用心法压下了心中杂念后,就坐在主座上给自己倒了一杯热茶,慢慢品尝起来。

她借此举动,很快就神色如常的回复了平静。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脚步之声。片刻后,一位儒生和一位身穿白鹤图案道袍的中年道士,先后走了进来。

“妙鹤前辈,云长老!”范夫人故作意外神色的惊呼道,迅速将已放到唇边的茶杯放下,急忙起身向那妙鹤真人先施了一礼。

妙鹤只是淡然的微点下头,并没有言语,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

但云天啸一进入厅堂内,四下打量了一眼后,眉头不经意的一皱,脸上露出一丝疑色。

“怎么没见韵琴在外面伺候门主。难道她胆敢偷懒耍刁不成?我一定要好好教训她一顿。”云天啸略一回礼后,仿佛很恼怒的说道。

“韵琴!她……”范夫人微露踌躇之色,瞅了妙鹤一眼,一副吞吞吐吐的迟疑模样。

“门主,妙鹤前辈也不是外人!什么事情直说就是了。”云天啸先是一怔,但随后就故作不愉之色的讲道。

“既然这样。妾身就直说了。韵琴正在接待一位散修,他手上有一批幻梦石想向本门出售。韵琴那丫头一定要亲自和此人交涉,我只好由他了。”范夫人见此,同样作出不快之色的回道。

“什么,幻梦石?”云天啸正转脸冲妙鹤要说些什么,一听此话身子不由得一抖,面上露出了惊喜之色。

妙鹤真人听了此话,眼中也精光一闪,随后双目微眯了起来。

“哼!云长老的好弟子,竟非要和人家单独详谈。连我这个门主,都不让旁观。”范夫人仿佛早憋了一肚子的闷气,脸色很不好看的冷言道。

“咳……韵琴的确有些过分。不过我相信她不是故意的。门主,他们现在何处?我有些不放心。”云天啸干咳了几下后,轻描淡写的样子,但马上一转脸,又冲妙鹤老道恭敬异常的说道:

“妙鹤前辈,你先稍候一下。我处理完这点小事,我们再接着商谈路上所说的事情。”

“既然云道友有要事,就先处理就是。贫道在这里打坐一会儿即可。”妙鹤真人微微一笑,不在意的说道。

云天啸一听此言,顿时大喜。然后目光落在了范夫人身上。

“云长老跟我来吧,我给你带下路。”范夫人勉强的说道,慢腾腾的向偏门走去,仿佛很不情愿似的。

云天啸此刻早已被幻梦石的喜讯弄混了头,见到范夫人这番举动,心里最后一点疑心也尽去,急忙紧跟了过去。

而妙鹤则漫不经心的瞅了二人的背影一眼,自行找张椅子,大模大样的坐下了。

那一头,云天啸已经跟着范夫人兴冲冲的来到了通道的最后一间石屋内,屋门紧闭着。

“到了!你们好好谈吧。反正我这个门主,根本一点主也做不了!”范夫人哼了一声,冲着屋门一指,接着似乎一肚子不满的往回就走。

云天啸见此,脸上闪过一丝冷笑,然后毫不在意的推开了屋门,直接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