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五百八十三章 妖文再现

忘语2015年08月03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一路上碰见几名村民,觉得韩立面孔有些陌生,好奇打量了几眼,但并有谁上来盘问什么。

韩立很轻松到了目的地。

望了望眼前陈旧之极的黝黑石屋,韩立迟疑一下后,才上前微微一推,可石门纹丝不动。

难道此门还有什么机关不成?韩立心里微一诧异。但自身却已深吸了一口气,双臂猛然使出十成的力气。

虽然他未修炼过什么外门武功在身,但经过筑基和结丹的洗髓易经后,这一下可也有上百斤的力气。

“咯吱”之声,沉重传来。虽然非常缓慢,此门终于一寸寸的被推开了。

这让韩立看到,心里一喜。

这时他才发现,不知什么原因,这门竟比普通石门厚上一倍之还多。如此沉重,难怪刚才差点以为有机关在门上呢。

韩立身形一闪,踏进了屋子,一股腐烂阴潮气息迎面扑来。

脸色一紧,韩立急忙屏住了呼吸。

片刻之后,外面的空气涌了进来,屋内气息才渐渐恢复了正常。

他这才轻吐一口气,借着门外的淡光,打量着屋内的情形。

此地简单异常,除了四周一排排大小差不多的石碑外,就只是在屋子中放了一张粗糙的石桌。

石碑宽约丈许高约两丈,算是比较巨大了。让韩立看了之后不禁一怔。

而那石桌上,也未有任何一本典籍或者竹简之类的东西。只有几件似乎黯然无光的法器而已。

韩立脸上怔色很快消去,反而想了一想后,哑然失笑起来。

这里并不是外界,上哪找纸张和竹木去。玉简之类的东西,没有灵力自然更无法使用了。

而这些石碑,显然就是此地记载东西的典籍了。上面,想必就是那些修士遗留下来的心得体会了。

至于石桌上的法器,看来它们是和自己的那些飞剑一样,都是主人尚未还收好,就连人带物一齐被摄入了此地。自然也无法重新收进储物袋中了。

倒是那些储物袋,韩立并未在屋内看到任何一只。看来是那些主人另有自己的处理之法了,并没有陈列在此。

韩看完屋内的情形后,随意走到了一块石碑前,扫了两眼。

上面满是厚厚的灰尘,灰蒙蒙的一片,根本看不清上面铭刻着什么。

一皱眉后,韩立也不嫌脏的凑到前去,随后撕下一块衣襟,轻拂擦拭了起来。

片刻后,一个个清晰可见的碑文就浮现在了眼前。

这并不是现在修仙界流传的文字,而是一种较少见的古文。但好在韩立所涉较杂,倒也轻易辨认了出来。

但韩立只在这石碑前,看了几眼,就失去了兴趣。

这只是一位筑基期修士,记载自己平生经历的杂文。韩立自然没有兴趣多看。立刻转向了其它石碑。

这屋内的石碑,有二十多块之多。当韩立擦看到第六块石碑时,终于神色一动的驻留下来。这正是他要找的,那元婴期修士所留的修炼心得。

韩立站在石碑前一动不动,不知过了多久,终于长出了一口气,脸上露出复杂的神色。

“凝结元婴,原来有这么多忌讳之处。看来若不知道这些事情,即使有九曲灵参相辅,我能凝结成功的概率也不会太高的。这一次掉入这阴冥之地,还真是祸福两说啊!”韩立喃喃的自语了几句。

这石碑上虽然没铭刻一句具体的修炼法门,但是那位无名的元婴期修士,却将自己从筑基到结丹,再到凝结元婴的过程体验,详细无比的记录了下来。让韩立一看之下,心中惊喜交加。有了元婴期修士这番经验体会的指点,可让他少走了不少弯路,更避免了一些原来凝结元婴的错误想法。

将此石碑看了数遍,确认真的没有遗漏之处,韩立才心满意足的一转脸,看了看剩下的石碑。

原本他就想离开的,但转念一想,既然都已经看了一小半了,剩下的石碑也不妨一齐看完,多长一些见识也是好的。

于是,韩立神色轻松的一一看了下来。

剩下的石碑,果然没有什么对他有用的东西在其上。即使上面有一些功法口诀,但对身怀玄阴经的他来说,根本看不进眼去。

一顿饭时间后,韩立就看到了最后一块了。

他心不在焉的拂掉灰尘,略一打量此石碑后,脸上却露出了意外的愕然之色。

眼前的石碑和前面的截然不同,上面密密麻麻不知铭刻了多少米粒大小的细文,其文字之小远非前面那些可比的。

而且韩立一眼扫去,上面的文字竟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文体,一种是他认识的普通古文,一种却是那曾经见过多次的妖兽文字。

韩立好奇心大起,当即上前,仔细的观摩起来。

结果只看了一点点,韩立就微微兴奋起来。

这块石碑,竟专门传授妖族文字的一篇经文。而且详细之极,字字解释,这绝对是对妖文了如指掌的修士铭刻下来的。

虽然韩立不可能看了之后,就马上掌握。但是将它通篇背下,等日后慢慢领会后,就不难真的掌握妖族文字。

如此一来,他当初得到的那块妖族铜片以及那卷兽皮书,就可以明白上面大记载的是何妖族功法了。

至于人类是否真能修习妖族的功法,韩立不会深想这么多去。

就算那些功法对他根本无用,学会这些妖族文字,对他也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谁知道以后会不会另有用途呢。

毕竟这个机会,实在难得的很啊!

花费了较长的一段时间,韩立依仗着自己过目不忘的能力,硬生生将石碑反正两面的文字,一字不拉的默记了下来。

然后他才长出一口气,离开了此间屋子。至于桌上的那些法器,他根本没看上一眼。

出了石屋,韩立围着村子的四周转了几圈,看到一些比较奇特建筑,他也会上前多瞅两眼,并和附近的村人攀谈两句。

好在村子里的这些原住民,似乎还较淳朴,虽然谈不上对他这个陌生人,有多热情,但倒也知无不答。

韩立借此,很快弄清楚了阴冥之地的一些常识性的东西。

比如说,这里因为没有什么铁矿之类的东西,只好用几种特别坚硬的阴兽骨骼来制作兵器。

当然,不是说这些骨骼拿去就可以直接当作兵器的材料,而是事先经过一种叫做“沉水”液体浸泡一下。

如此一来,这些骨骼材料不但坚硬更胜以前三分,而且还能附带一些阴火之力,打制成兵刃后,对阴兽更有特别的杀伤里。

但因为阴火不能持久的缘故,这些兵器每隔一短时间,都会重新用“沉水”浸泡一二,好让其杀伤力不减。

这让韩立对这所谓的“沉水”,起来些好奇之心!

另外,这阴冥之地每个月都会有几天的阴风日。在这些日子里,大部分的区域,都会刮起冰寒刺骨的黑色阴风,人类根本无法在这期间外出活动的。一被这些阴风笼罩,人类肯定会化为的黑色冰雕。也只有在村子中,靠一些法术的遮蔽,村中的人才能安然无恙。

但与之相反的,在阴风日里,反而是阴冥兽活动最多的时间,经常会出现今日这样的,有单个或者成群阴兽冲击村子的事情。让村子里的人,总是提心吊胆一番。

诸如此类的消息,韩立打听了不少。甚至灵机一动下,还问了下,那位似乎对他不善的细眼白面人身份。

这才知道,此人姓封,同样是前几年被吸进来的外人。

但是这人不知道原来是干什么的,但却有一身惊人的武功,数次击杀了强力的阴兽。对村子功不可没,所以才年纪轻轻,就被推荐成了村中的长老。专门负责教授村里的年轻人修习武技。在年轻人中,威望还不低的样子。

韩立听了这番话,虽然谈不上心里有什么畏惧,但也暗一皱眉,觉得有些棘手。

再在村中溜达了一会儿,看可看之时,韩立就慢悠悠的往自己的屋子走去。

刚一道门口,韩立就听到屋中传来了男子的声音。

“怎么样,我刚才说的可都是真心之话。只要梅姑娘愿意嫁给封某,不但以后食物绝对无忧,而且更不用频繁出村冒生命危险。而封某这么多年都是单身,并不是滥情之人,而是真对姑娘动了真心。”竟是姓封的中年人,不知何时到了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