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六百章 归属

忘语2015年08月03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多谢俞师叔指点!”虽然觉得有些别扭,韩立表面上还是露出恭敬之色的称谢。

至于那位络腮胡子大汉,咧咧嘴而已。似乎不善言辞的憨厚样子。

这让已经知道对方来历有点问题的韩立,心里一阵的无语。

大汉要么演戏的本事,已经出神入化了。要么这人,真不知自己身上的异状。

但如此一来,那位苗师兄看到他时的异样,可就有点耐人寻味了。他可不相信一位筑基后期修士,也能看出此人身上的寒气。

里面肯定有一点猫腻的。

俞姓青年对韩立和大汉的表现,似乎挺满意,又提点了几句后,就带着二人在天泉峰山腰处的一片楼阁前落了下来。

在他们降落之处的一处青石平台上,有两名少男少女正并肩而立说些什么。一见到青年,他二人立刻停止了说话,并走了过来。

“这不是俞师叔嘛!师叔是来找师祖的吗?”长着娃娃脸,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模样的少女,冲青年笑嘻嘻的问道。

其随意的态度,让深知修仙界尊卑严格异常的韩立,心里一阵的愕然。

“不错,这两人是这次分来的外事弟子,我要让师祖见一下,然后看分到哪一位师兄门下比较好。”俞姓青年似乎和这少女非常熟悉的样子,露出一丝笑容的说道。

“是新来的师弟啊。以后有机会,别忘给我和辛师弟,讲讲世俗界的事情。我可很想听听的。”少女闻言眼珠一转,冲后面的韩立和大汉甜甜一笑的说道。

“师姐想听的话,又何必拉上我。我还要修炼呢。”一旁的黑肤少年,老实巴交的喃喃道。

“修炼什么时候都可以开始的。但是有世俗界的新师弟加入天泉峰,这可是一件难得事情,自然要多听听一些外面的趣事了。”少女虽然年纪娇小的样子,却硬作出老气横生的模样,教训着少年,看起来实在让人无言。

俞姓青年露出了一丝苦笑之色,摇摇头后,就不再多说的带着二人进了对面的院子内。

“你二人注意了。马师妹和辛师弟虽然看起来年轻,辈分也和你们一样,但是却是师祖在世俗界的后辈。虽然尚未正式收为弟子,但也是迟早的事情。万不可得罪的。否则师祖怪罪下来。可没人能保得住你们的。”青年头一边走着,一边出言提醒道。

韩立听了这话,苦笑着点点头。

而大汉则摸了摸后脑,笑着没有说什么的。

见他二人这般表情,青年微微一笑,又出口安慰道:”辛师弟是个老实人,不会作出什么不妥举动。就是辛师妹也只从小离家,性子调皮了些而已,待人也没什么恶意的。所以你二人也不用太挂心此事。只要稍注意一二即可了。”

韩立和大汉,自然连连的点头称是。

就在说话间,几人就穿过数间庭院,出现在一处幽静的厢房前。

“是君儿吗?”

几乎在刚一出现在厢房前的同时,几人耳边同时响起了淡淡的男子声音。

“徒儿拜见师傅!”

俞俊一闻此声,立刻停下脚步,神情肃然的大声答道。

“你三师兄和五师姐也在此处。带你身后两人一起进屋吧。”那清朗的声音似乎心情不错,含笑的说道。

“是!”俞君不敢怠慢,一招呼韩立和大汉一声,就快步走进了半掩屋门的厢房内。

这是一间精致淡雅的大厅,除了几盆碧绿的不知名花草外,就只有一套乌木桌椅在里面,而在桌子旁边正坐着一位儒生打扮的中年人,相貌古奇,三缕乌黑长髯飘拂胸前,一副仙风道骨的脱俗之意。

而此人的两侧,还各站立一男一女。

男的白发苍苍,满脸皱纹,竟是一位年近花甲的老者,笑而不语。女的则脸如白玉,相貌俊秀,有二十七八岁的样子,面无表情。

俞君急忙上前几步弯腰施礼。

“参见师傅,三师兄,无师姐好!

“起来吧。都不是外人,不必这般多礼了。这两人就是新入我天泉峰的弟子吧!”中年人衣袖一拂,让青年自行起身,然后颇有兴趣的打量了韩立二人几眼。

韩立一眼就看出,此人是结丹中期的修士,心里虽然有点郁闷,但还只能强笑的叫了声“师祖”。

大汉同样如此。

这位师祖大人显然没看出大汉身上的异状,当然更没有神通发现韩立的真正修为。

因此他问了韩立和那叫杜东的大汉名字,随意说了几声“不错”后,就转脸对一旁的男女弟子温声的吩咐道:

“既然你二人都在此处,那就不要在麻烦其他人了。你们一个精通制符术,一个在炼丹上颇有建树,应该都缺人手才是。这两名新来的弟子,就由你二人暂带一下了。当然,顺便指点一下他们功法上的修炼。即使是外事弟子,修为太低的话,也会让其他山峰的同门看笑话的。”

“是,师傅!我和师妹就一人带一个吧。”白发老者闻言,满脸是笑的应道。

而那二十多岁的艳冷女子,犹豫了一下后,也微微的点了点头。

“既然师妹也同意了。我那边制符需要一些较稳重点帮手,就让这位杜师侄过去帮下忙吧。而韩师侄就由师妹带下吧!”老者想了想后,接着开口建议道。

那女子神色不变的“嗯”了一声,却根本没看韩立任何一眼。

那中年人见此,点了点头,却忽然对韩立和大汉讲道:

“你二人先下去吧。我还有事情和你们几位师叔商量一二。你们就在屋外稍候片刻。”

韩立和大汉互望了一眼,老实的口中称是,然后退出了屋子,并远离厢房数丈之远,乖乖的候着。

随后,大汉杜东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却抬首望着晴朗万里的天空,怔怔的不知想些什么心思。

而韩立却一边露出懒散的样子,一方面暗听着厢房内的动静。以他强大的神识,房内交谈的一切,自然无法逃出他的耳目。

所以脸上虽然神色不变,但眼中却不停变幻着几丝异色。

一顿饭的工夫后,厢房的屋门再次打开,俞君和白发老者,还有冷艳女子先后走了出来。

老者二话不说的一抬手,放出一件长条形法器,然后冲女子和俞君说了两句告辞的言语后,就将大汉一卷的破天而去。

这时,女子也走到韩立跟前,冷扫了他一眼后,就毫无感情的说道。

“走吧。跟我回洞府。”

韩立嘴角微微的翘起,但随后就恢复如初的点点头。

红光闪动,一片红霞迎头罩下。

韩立站在原地动也没动!

……两个时辰后,韩立出现在了一片百余丈大小的陌生药园内。

看着药园内葱葱绿绿的几种单一药草,和药园中间仅有的三座茅屋,以及药园紧挨着的一座无名小山时,韩立摸了摸下巴。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

那位筑基中期的艳冷女子,用一条红色彩带,载着二人飞到了此女洞府后。这位叫慕沛灵的“师叔”,就问他是愿意看管药园,还是愿意跟其学习炼丹之术。这让韩立听了一怔。

毕竟一般修士只要不是脑子有问题的人,肯定要求学习后者了。

但是此女未等韩立接口,接着冷冷的讲道。

看管药园非常简单,只要每年上交定量的药材即可,可以有大量时间修炼功法。而学习炼丹的外事弟子,虽然有机会接触到高深的丹药之道,但每月都有定时定量完成的丹药炼制,想比之下修炼时间就大大的缩短。

因此这两种工作是各有利弊的,让韩立仔细想清楚了再说。

韩立大喜,自然不假思索的就选了看药园的老本行。

这几乎为他贴身打造的工作,正好可以让其明目张胆的修炼了。

他原本还在想,如何才能让自己逃脱繁多的杂务工作,而专心的修炼。这一切竟如此恰好的解决了。

他和这药园的工作,还真是有缘之极!

艳冷女子对韩立选中药园工作,没有露出什么意外之色。

当即带着他到了此地,让其和原来在药园工作的一位女弟子交接一下,就留下一块记载水属性功法“玄冰决”的玉简,带着原来的看园人,飞离了此地。

如今这里,就成了韩立的地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