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六百零一章 解除后患

忘语2015年08月03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韩立等那冷艳女子,驾着遁光不见了踪影后,当即手掌一翻,看了看手里之物。

一块蓝色玉简,一块绿色玉简和一面黄色令牌。

绿色玉简内,是培育园内药草的心得方法。

因为这里的药草品级较为普通,而且种类不多,只要不是蠢到家了,是非常容易上手的。

另一块蓝色玉简,则就是那慕姓女子留下的“玄冰决”功法了。

此功法当然不可能是什么顶阶法决,甚至连二流功法也谈不上,威力弱的实在可怜。

唯一的优点,大概就是修炼容易,瓶颈较易突破吧。

说起来此女倒也没有坏心。

韩立身为外事弟子,在她眼内资质自然不会太好的。所以才特意挑了这个简单点的功法给他。

至于最后的那块令牌,则是控制这片药园外面一个粗浅法阵的用的。

他自然不会将其当作一回事。

将手中东西一收后,韩立慢悠悠的步入了那三间茅屋内,转了一圈,又不慌不忙走了出来。

韩立站在茅屋前面,目光一扫之后,落在了药园后面的小石山上,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意。

他先缓缓闭上双目,将强大神识徐徐放出,笼罩住附近数十里的范围。确定的确没有其他修士注意此处后,就不客气的两手一挥。

一阵清鸣声响起,十几口青光闪闪的飞剑从袖口中蜂拥而出,然后在神念操纵之下,激射向小石山。

山石被众飞剑三下五除二的一阵乱斩后,就如同切豆腐一般,瞬间开出一个深深的洞口来。

韩立神念随后以一化视,每一道神识都操纵一把飞剑,各自忙绿的开辟出一间间的石室。

这些石室大小不一,功效各异,韩立早已熟练之极,根本无需细想,数个时辰后,一座崭新的小型洞府,就在这石山中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了。

一见洞府初成,韩立露出一丝欣慰之色。马上又掏出了几套阵旗阵盘出来。

在小石山附近飞上飞下的忙碌了一会儿,布下了数个高阶的隐匿阵法来。

这些法阵虽然无法瞒过元婴期修士的有心眼睛,但结丹期修士是无法匆匆发现异样的。

这对韩立来说,就暂且足够了。

毕竟高阶修士,怎会无缘无故到这样一个破药园来。

况且现在的布置只是临时的而已,等他研究透彻了拘灵法阵的布置之法后,就在这些法阵外在布下一层拘灵阵的。

到时就是元婴期修士,也无法看出什么异处了。

等法阵布置完毕,韩立仍没有歇息的意思,而将九曲灵参移植到洞府内的小药园内,并小心翼翼在附近布下了厉害的禁制后,才略放心下来。

要凝结元婴,这九曲灵参可绝不能有失的。

接着,韩立将金银色噬金虫放进了虫室之内。

至于三色噬金虫,因为没有办法用霓裳草催熟,韩立只有带在身上了。

在虫室的隔壁,韩立则开了一间专门给啼魂兽准备的灵兽室。

因为此兽自从在暴风山吞噬了大量阴兽精魂后,就在灵兽袋中陷入沉沉昏睡中,甚至韩立本人都一直无法将其唤醒。

这可和它以前瞌睡时的情形大不一样。

不过,韩立略一思量也猜到了几分。因为连续吞噬精魂太多的缘故,这啼魂兽又开始进阶了。

对这种事情,韩立当然求之不得。如今一有了安身之所,就将此兽马上安顿了下来。

同时心里还决定,趁此兽昏睡不醒之际,就要将腹中还未炼化的鸣魂珠,彻底炼化了再说。

因为随着此兽神通的一路飞涨,韩立有些担心控制不住再次进阶的啼魂兽了。

当日啼魂兽在阴冥之地,化为银色巨猿狂吸阴兽精魂时,就曾数次出现鸣魂珠在腹内蠢蠢欲动的征兆。

虽然当着紫灵二女的面时,韩立神色如常,但心中早已暗自心惊。

如今,他可不敢继续冒险下去了,还是就鸣魂珠化为己有的好。

至于元瑶当日所讲的,炼化鸣魂珠后会出现头痛欲裂的症状。他自恃法力神识都远超此女,应该没有大碍才是。

况且啼魂兽经过两次意外的进阶后,是否还有此症状,这还是两说的事情。和啼魂兽现在惊人的神通相比,冒这一点风险,根本不算什么了。

韩立心里计定好,但却没有马上处理鸣魂珠的事情。他还有另一件重要的事情,要优先处理下。

这就是他体内还一直未散去的风灵劲。

那九级裂风兽风希自然不可能追到天南来,但是此东西留在体内,还是让韩立有点提心吊胆的,生怕时间长了会另生出什么事端来。

不过以他目前的修为,想要直接炼化体内的此邪气,,还是不太可能。

他以前试过了数次,毫无效果。

如今只有用个笨方法,用法力将其强行逼运出来,这还是可能办到的。

但此过程不是短时间内可以完成的。所以韩立才一直拖延至今。

现在安顿下来后,他就打算彻底解决这心腹大患了。

先放出几只巨猿傀儡,让它们守在药园内充当自己的耳目。以防有谁忽然找上门来。

自己则进入了练功室内。

在静室中韩立神色凝重的盘膝坐下,将心神沉入体内观察了一下风灵劲的情况。

金光灿灿的圆球,在丹田之处停留着。,并没有什么异常。

韩立思量了一会儿后,就操纵邪气外层的辟邪神雷,慢慢的将辟邪神雷所化的金弧松开了一丝缝隙来。

原本在神雷内安静的邪气,立刻骚动了起来,争先恐后的朝此缝隙狂涌而去。

邪气刚泻出一缕来,韩立马上神念一动,丝丝的金弧再次包裹而上,一下又将出口堵死了。重新将剩余的邪气控制起来。

也不知风灵劲所含的混沌邪气,倒底是什么东西。

即使只放出这么一丁点出来,还是让韩立经脉纠缠,痉痛不已。

强忍着身体的不适,他调动全身的法力,强行驱逐起这点邪气来。

如今的他盘坐在静室内一动不动,豆粒大的汗珠从额上滚滚而下,脸色有些煞白起来。

不知不觉,两个时辰过去了。

韩立紧闭的双目一下睁开,眼中精芒四射。随后双手一翻,中指一弹,两颗滴灰色液体,从指尖处激射出去。

对面的石墙上,一下被击出两个小孔出来。

韩立长出了一口气,擦了擦额上的冷汗后,神色略微一缓。

虽然刚才的运功让他痛苦不堪,甚至大耗心力,但此方法总算可行。

照这样每日逼运一点的话,估计半年之后,体内邪气就能完全清理干净了。

这让他总算去了一件心事。

休息了一会儿后,韩立不慌不忙的从储物袋中摸出一块黑色玉简出来,里面记有拘灵阵的布置之法。

他先前对此法阵很感兴趣,却一直没有时间细看,如今正好仔细钻研一二。

毕竟只有将拘灵阵也布置在洞府外,才能算真的稳妥起来。

接下来的日子里,韩立开始将时间分成了几部分。

除了例行的两个时辰,用来逼运邪气外,其余的时间一部分用来钻研拘灵法阵,另一部分则开始炼化体内的鸣魂珠来。

至于外面的药园,韩立则叫几只傀儡,随意帮其做了做表面的工夫。

另外,韩立则继续利用手中的绿液,不断的催熟霓裳草,全都喂食那些金银色的噬金虫。

他隐隐的感到,这些飞虫似乎又到了繁殖进化的阶段了。

如此一成不变的生活,转眼间就过去了数月之久。

在这期间,那位慕沛灵只来了两趟。

看到药园的被韩立管理的还算不错,能达到她的要求,就不再多问这里的事情了。

至于那个玄冰决,韩立没有提问题。此女更没兴趣主动讲解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