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六百零二章 血影遁

忘语2015年08月03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这位慕姓女子一直对韩立不冷不热的样子,韩立反而更满意了。

最好此女将此地彻底忘了,不来打搅他的修行,他才更加的高兴。

这样再过了一个月后,韩立终于将那拘灵法阵,参悟的七七八八了。

一旦参悟有成,韩立没有丝毫迟疑,立刻按照领悟所得,在洞府外布下了拘灵阵……

如此一来,那些法阵若有若无的灵气波动,消失不见了。

从外面向小石山望去,一丝异样也看不出来韩立对此很满意。

此后的两三个月内,鸣魂珠的炼化和风灵劲的驱除,先后的大功告成。

让韩立意外的是,鸣魂珠被炼化成和自己神识相通的地步后,他却并没有感到任何的头痛或者不妥。

看来那啼魂兽的意外进化,让和其生死相关的鸣魂珠也起了想不到的变化。

韩立大喜过望。

至于那些风灵劲邪气,虽然一开始时非常难以驱出体外,往往一次逼运后,整个人都会变得精疲力尽。

但当它们被逼出了大半后,剩余的这些就好处理多了。

不但邪气发作的痛苦减轻了许多,就是逼运出来的时间,也大大缩短了不少。

最后几次,韩立轻松之极的就将剩余邪气清理的干净。

当仔细检查了数遍,确定体内再也没有什么异状后,他总算安心了下来。

当务之急的几件事都处理好后,韩立就将注意力放到了修炼和炼制九曲灵参丹药上了。

在修炼上,他思量了数日后,准备同时修炼第四层大衍决和青元剑诀。

因为按照先前的结丹经验来看,似乎神识强大对突破瓶颈大有益处的。

第四层的大衍决即使难练之极。韩立还是打算尝试一下的。

毕竟神识的强大决算真对凝结元婴帮助不大,但在对敌和料敌制胜上,还是好处众多。

就算进入假婴境界的时间拖后一些,他也并不觉得是个错误的选择。

这点时间,他还耗费起的。

至于炼制九曲灵参丹药之事,韩立更不会马虎。

别的东西还好说,那九曲灵参、八级的伴妖草及玛瑙角,这三样材料在天南可是根本无处可寻,就是灵石再也无法买到的。

万一炼丹失败了,韩立除了干瞪眼,也是丝毫办法没有。

因此韩立在修炼之余,就开始研究起那张九曲灵参的丹药配方来。并频繁炼制一些和此配方上步骤手法相类似的其它丹药,以此来提高自己的炼丹术。

就这样,在不停的修炼和炼丹中,时间一点点的过去。

在这期间,韩立还学习了妖族的文字,准备顺便弄清楚手里铜片和兽皮书上,倒底记载了什么内容。

以韩立过目不忘的本事,自然很顺利的就掌握了妖族古文,并先翻译出了兽皮书上的内容。

兽皮书上是一种叫做“疾风九变”的妖族功法,韩立看了一会儿后,发现此功法似乎专门是为禽类妖兽修炼的。包括一套法决,一套身法,还两种密术。

法决和身法也就算了,完全是为妖修准备的。除非他能有妖族的强横身躯,否则只要修行到一半,就会暴体而亡的。

而那两套密术中的匿风术,则根本是那以前学习过的无名敛息术。只不过那无名敛息术略微修改过一些,让功法更适合人类修炼而已。

对韩立除了有点参考作用外,并没有真正的价值。

但另外一种秘术“血影遁”,则让韩立真正的大感兴趣起来。

故名思议,这所谓的“血影遁”,其实就是一种借助精血力量,瞬间逃匿百里之外的一种诡异遁术。

象这种借用精血力量,瞬间激发大威力神通的密术,其实许多宗派特别是魔道修士都会。

但这血影遁却和人类的这些秘术有些不太一样。

首选,施展这密术是无法控制距离的,只要一施展出来人就片刻间化为一道血影,一下激射至百里之外。

其二,施展这个秘术,所需要的精血是大而固定的。一旦施展出来,精血马上在施术人体内自动燃烧起来,。倘若精血不够,施术者的肉躯就会在半途中爆裂开来,化为一团血雾而亡。实在是危险之极的一种密术。

最后,施展此术必须要有一对翅膀才行。

因为血影遁的速度实在太快,倘若没有翅膀维持住身体平衡,施加一种特殊的轻身之术,施术之人飞遁不出去多远,就会一个跟头的转向起来。可能一个头载到地上,也可能原地打转起来。总之,是无法笔直的逃脱掉了。

韩立仔仔细细看了看数遍此密术,怎么看,怎么觉得自己似乎也能修炼。

翅膀别人没有,但他有一对风雷翅的。

这宝物幻化的灵翅随心而动,和真的也没什么两样了。

这血影遁,若是这的这么神奇。绝对是逃匿强敌的最佳遁术。

毕竟即使他的风雷翅使用雷遁,也只不过是在一小块地方,不停的闪动而已。无法逃的如此彻底。

韩立暗自将这血影遁的修炼之法铭记铭记下来,又开始翻看了那快铜片。

铜片上的妖文并没有功法的名称,和来历解释,只是一段没头没尾的口诀,和那些怪异的修炼姿势。这让韩立看的没头没脑的。

略一细揣摩这些功法,他更觉得晕晕乎乎,不知所已。

后来略一细想,韩立才记得那毒蛟好像曾经说过,这疑似梵圣真片的东西似乎早已残缺不全,难怪上面的功法根本无法看懂。

韩立想明白后,心里大为的沮丧。只好将其收了起来。

下面韩立在修炼大衍决和青元剑诀的同时,带着兼修起了血影遁密术。

后来虽然自认掌握了此术,可还不敢轻易的实地演习从密法。

毕竟精血大损,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

就这样,时间不知不觉到了半年后。

这一日,韩立正在静室内闭目修炼大衍决。

忽然他神色一动的睁开双目,脸上闪过一丝诧异之色。

马但上他周身青光一闪,人就化为一道青虹直接从静室中飞遁而出,直奔洞府外的药园而去。

片刻后,韩立将药园内的傀儡一收,人就站在茅屋之前。

他瞅了瞅东南方向,沉吟了一下后,一转身走进一间茅屋内坐了下来,并给自己沏了杯茶,一副不慌不忙的从容样子。

过了一会儿后。药园禁法外面传来了客气异常的声音:

“请问,袁师姐在里面吗?我是隐剑峰的奎焕啊。”这是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嗓音稍微有点尖锐。

“袁师姐?是原来看管药园的那名女弟子吗?

韩立脸上神色如常,等对方又喊了几声后,才将手中清茶一饮而尽,慢悠悠的回道:

“这位师兄,不用喊了。袁师姐早在一年前就已离开了这里,现在药园是由在下料理的。若想找师姐,就到慕师叔的洞府问一下吧。”。

“什么,药园换人了!”年轻男子有些诧异起来。

听口气好像不是来找人的,而是到这药园另有什么事情。

“呵呵,既然袁师姐不早。那我找这位师弟也一样,不知师弟可否放在下进去一叙?”男子笑了笑,和气的说道。

韩立摸了摸下巴,对方说的如此婉转,他就此拒绝的话,实在有些说不过去!

想了想后,韩立走出了屋子。掏出那块黄色令牌,一道光华射出,将药园四周的浓雾缓缓散去。

结果在东南方向的禁制外,正站着一名黄衫的年轻男子。

此男子长的小眼粗眉,朝天大鼻。可头颅偏偏又比常人小了几分,整个人看起来虽然说不上什么奇丑,但生的实在有些滑稽。

而他的修为只有炼气期八九层的样子,竟比韩立表面上的修为还要低上那么一分。

真不知这人如何混进落云宗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