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六百一十七章 半路来客

忘语2015年08月03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就在韩立对银月有些无语时,她却又开口问道了。

“我一直不太明白,既然那明清灵水对筑基期以上修士,没有什么效果了。韩兄为何还想得到它。”此女的话里带有丝丝的疑惑。

“这是因为,隐剑峰那几人有一件事说错了。那明清灵水并非对高阶修士一点效果都没有,而是高阶修士经过洗髓易经后,双目原本就有一些看穿简单幻术、迷雾的能力。所以只是稍微擦洗一下双目的话,自然看不出什么效果出来。若是让我们结丹期修士双目具有更加不可思议的神通,就是将那一滴醇液炼制的灵水,全给一位高阶修士洗目,都不见得够用的。如此一来,还不如成全一些低阶修士效果明显一些。”韩立听了此问,嘴角微微一翘,露出了淡淡的笑意。

“咦!韩兄如何知道此事的?”银月的声音略有一些诧异了、“这没什么。当初在乱星海时,我在一本古书典籍中看到的。应该不会是假的。”韩立回道。

“难道,韩兄的意思是想?”银月轻呼出声来了。

“不错,我是想借此机会接近那灵眼之树,看看能否取到此灵木的灵根。然后回去再用小瓶催熟。到时论有多少的清明灵水和定灵丹,我都应该能得到。当然两者的配方,自然也想办法弄到手了。”韩立不紧不慢的说道。

“呵呵,韩兄此法的确一劳永逸。如此一来,道友只要进前十就可以了。虽然还有些突兀,但比夺冠自然稳妥多了。”银月赞同的说道。

韩立一笑,正想再说些什么时,目光朝一侧一扫之下,口中不禁轻咦了一声。

只见一侧的远处,有一道红霞飞射而来,里面隐隐包裹着一位窈窕女子,面容若桃花,冷似冰霜。正是那位将他安置在药园内,就不再过问的慕姓女修。

此女一接近后,同样看到了已停在半空的韩立艳丽的面孔上露出了一份意外之色。

但随即神色如常的遁速一缓,停在了韩立身边。

“你也接到了传信,去天泉峰的吗?”此女冷漠异常的说道。

“是,幕师叔!不知师叔可知道,倒底出了何事。峰主为何要召集所有的弟子。”韩立神色镇定的回道。

“不知道。但应该和试剑大会有关吧。”慕姓女子简短的回道,然后看了看韩立脚下的飞剑,眉头一皱的突然道:

“你这件飞剑虽然是上阶法器,但并非专用的飞行法器。还是我用天星带带你一程吧!省的耽误了时间。”说完这话,慕姓女子也不由韩立说什么,身上的红色带状法器猛然一涨,化为了一片红霞向韩立迎头罩下。

韩立见此情形,一怔之下但也没有抗拒的意思。任由此女将他一同拉上了对方法器,然后裹在红光中,一同飞遁而去。

“我给你的玄冰决,你有没有修炼?修炼此法决,虽然不能够增加你的基础功法,但是一有小成后,就可以让你使用几种威力不小的水属性法术。你筑基成功了。此法决更可以顺利的转成你的主修功法。多修炼一下,对你没有坏处的。”女子一边御器飞行着,一边横扫了韩立一眼,面无表情的说道。

听了这话,韩立还能说什么。口中说自己已经修炼了丁点。对方若是想要看看,以他的修为模仿一些水属性术,自然毫无问题的。

好在此女似乎只是随口一问罢了,接下来并没再说什么。

于是韩立闻着对方身上发出的淡淡幽香,被此女一路带向了天泉峰。

那银月知道现在不是和韩立说话的时机,自从慕姓女子来了后,就在韩立脑海中安静了下来。

就在二人快要接近了天泉峰的时候,站在女子身后的韩立,神色一动之下朝天上望了一眼。

结果片刻后,一道绿光斜着从高空飞遁而下,一下挡在了幕姓女子的遁光之前,将二人拦阻了下来。

“慕师妹!为兄可好久没见你了。不知师妹最近在忙些什么?为兄可发了无数道传音符,师妹为何一封不回啊?”在韩立诧异的目光中,对面的光华一敛露出一位尖耳猴腮的修士,三十多岁的年纪。正是当日曾经拦阻过韩立等新入门修士,妄想招两名苦力的言姓修士。

冷艳女子一见此人,神色微变,,但随后就脸色一沉的说道:

“姓言的,我是奉峰主之命,回山集合的。你敢阻拦我?”

“嘻嘻!慕师妹言重了。我怎敢如此做的,只不过想问下师妹,有没有收到令尊的书信啊。你看,我们两家的长辈都已同意了我二人的婚事。我们是不是应该商量下日子了。”言姓修士笑嘻嘻的说道。

同时目光往女子丰满娇躯和艳容上,打贪婪的打量个不停。

不过,当他目光看到了女子身后的韩立时,不禁微微一怔,随后一丝阴寒之色一闪即过。

慕姓女子似乎看出了对方的鬼心思,美目中当即闪过一丝厌恶之色,脸罩寒霜的喝斥道:

“你在想些什么?这位是师傅交予我,让我指点教导的韩师侄。和我们之间的事情,丝毫关系都没有。至于族内答应了你的婚事,我区区一个族中晚辈,又怎会反对族中长老的意思。不过,什么时候愿意和你双修,自然是由我自己拿主意。你什么时候修为和我一样了。我才会考虑双修之事,否则,你这辈子别想碰我一根手指头。”

此女显然对此人厌恶到了极点,一点好脸色都没给对方。

言姓修士听了冷艳女子这话,脸上一阵红一阵白起来。

但他开口还想说些什么时,幕姓女子却早已不耐的秀眉倒竖,口中一声娇哼后,全身灵力一驱动法器。红光大放后,带着韩立一下从那言姓修士头顶一掠而过了。

言姓修士大急,本想起身再追。但想了想后,却面带一丝不甘之色的停在原地没动。

韩立回头瞅了此人一眼,从其脸上中看到了怨毒之极的表情。

“慕师叔,此人和你有婚约?”韩立迟疑了一会儿后,还是面露些许古怪的问道。

言姓修士只是筑基初期的修为,而慕姓女子则是筑基中期了。两者的相貌更是天差地别,这女子的家族,怎会舍得让此女和对方双修的。韩立心里也有些嘀咕起来。

虽然心里有点疑惑,但按韩立的本意,并不想有此一问的。

此女一脸的愠怒之色,现在去问只是自找没趣而已。但貌似这样视若无睹的一句不问此事。似乎又更加不应该了。

所以明知可能遭到此女的冷眼相对,或者根本就是一顿训斥,但他还是硬着头皮问出了口。

“我的事情,师侄少问的好!”果然不出韩立所料,韩立此话才一出口,就被此女用冰寒目光一扫,毫无感情的说道。

如此一来,韩立脸上自然装出了尴尬之色,马上闭嘴。

不过,在作出这番表情的同时。韩立隐隐的听到了银月在其脑中似乎隐隐轻笑了一声。但随又静寂无声了。

原本就离那天泉峰很近了。所以慕姓女子带着韩立,一小会儿后,就飞进了山腰处的一处巨大的平台处。

在这平台上,依山建立着一座不小的殿堂,古色古香的,上面还有一块银色巨匾,写着“洗心殿”三个大字。

此刻大殿一双巨大的黑色木门紧闭,这就是天泉峰众弟子聚会,商议事情之处了。

在洗心殿的外面,已经站立着密密麻麻的诸多男女弟子,足有五六百人之多。这些人三三五五的,或交头接耳,或小声议论着什么。

不过,这些人都是炼气期弟子而已。并没有看到有筑基期修士在其内。

冷艳女子直接一个盘旋后,就落在了殿门前。

顿时附近的众修士,全都恭敬的向其施礼问好。

此女一摆手后,丝毫迟疑没有的向大殿走去。

不知其用了什么手法,轻轻一拍之后,殿门就自行闪开了一道细缝。

女子丝毫异样没有的走了进去。,殿门再次的闭合上了。

韩立看着此女消失的背影,一摇头后,正想混入人群时,却发现附近的许多弟子,却都用诧异的目光看着他,一些离的有些远的弟子,还冲其指指点点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