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六百二十一章 阁楼之议

忘语2015年08月03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落云宗宗内比试的第十三天,也是最后一轮的选拔比试已到了尾声了。

但这时,在主峰半山腰处的某间楼阁内,却有七八名结丹期修士聚集在一齐,商量着什么。

其中两人正是天泉峰的两位峰主,辛姓中年人和面目有些狰狞的灰衣老者,其余几人看起来也个个气势不凡的样子。

“这一次的带队之人,诸位师弟还是没人愿意主动前去吗?”一位白须飘飘、满脸皱纹的蓝袍老者,正眉头轻皱的说道。

“哼!冯师兄,试剑大会说是三派联合比试,可每次都是我们两家败北而归,而让那古剑门大露脸面。而古剑门这次带队之人,肯定又是姜云那说话尖刻的家伙,我可不想平白受气去。”一位看起来懒散模样的,嘴唇之上留有两撇小胡子的中年人,漫不经心的回道。

“就是!我也听说,前几年古剑门又收了一位拥‘九灵剑体’的弟子,这一次肯定会放他出来参加大会的。如此一来,这试剑大会还有什么可比的。我们这边虽有一些有特殊体质的弟子,但和人家一比,差的可不是一丁半点。而且听说,百巧院这次也收了一位上官家族的嫡系弟子,听说尚在炼气期就已经用自己炼制的法器击败家中的长辈了。恐怕,也很难对付啊!”另一位面色蜡黄的老者,同样摇头的说道。

白须老者义听这话,面上露出了不满之色。

“两位师弟,话是这么说不错。试剑大会的确已成了古剑门向我等两派的示威,但是谁让人家势大,实力比我们强呢。本宗要是不派弟子参加大会,恐怕连那四分之一的醇液都捞不到的。况且,这也容易让古剑门对我们落云宗产生敌意,不利于本宗在云梦山的长久发展。毕竟虎视眈眈我们云梦山三派的其他宗门,可不是一家两家的。我们三派可不能让人钻了空子。”白须老者脸色凝重的说道。

“既然冯师兄都这样说了,带队之人就算我一个吧。反正我和百巧院的长老昌正,有好长时间没见面了。顺便聊一下也不错。”坐在白须老者对面,四方脸看起来相貌端正的红衫老者,忽然开口揽下了此事。

“段师弟,你身为火云峰之主,门下弟子众多,如此离开恐怕有些不妥吧。”白须的冯姓老者一见此人开口,反而有些迟疑起来。

“没关系。火云峰还有黎师弟留下,不会有什么事情的。况且,又不是离开云梦山,只不过从东脉飞到西脉而已,也就一日的路程罢了。”红衫老者不置可否的说道。

听到这对方如此一说了,白须老者也就没再坚持,点点头的表示同意。随后目光在其余之人脸上一扫而过时,最后落在了面目有些狰狞的灰衣老者身上,缓缓问道:

“宇师弟,我知道你在天泉峰不大管事的,这一次就由你协助段师弟一趟,如何?辛师弟,你没有什么意见吧?”白须老者最一句话,却是转脸向辛姓中年人说的。

“当然没有问题了。宇师弟自己愿意就行了。”辛姓中年人淡淡一笑的回道。

灰衣老者冰冷的面容,闻言动了一动,半晌之后,才简短之极的说道:

“好,我去!”

听了这话,白须老者面现喜色,点点头再开口道:

“这一次带队的之人,就以段师弟为主,宇师弟和白凤峰的宋师妹为辅了。一等今日最后一轮比完,你们就将这三十名弟子集中起来,指点一二。说不定这次的大会,我们还是有机会的。毕竟我们这批弟子中,也有几名实力不弱的候选者。应该能和古剑门和百巧院有一争之力的。”

“宋师妹也要参加大会?我怎么不知道?要是这样的话,这次的试剑大会,我替宇师弟跑一趟了。”一位始终躲在屋子角落里,脸带圆滑之色的修士,有些惊愕的大声道。

阁楼中的其余修士闻听此言,也同样一阵骚动,有两三位脸上,当即露出了懊悔之色。

“哼!孟师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刚才为兄我说了半天,没见你站出来说上一句。如今一听宋师妹要去,就立刻跳出来了。实话给你说了,这次宋师妹肯带队前去的条件,就是不准我首先将她也去的消息,透漏给大家。否则以师妹的脾气,她怎会轻易离开白凤峰的。”白须老者脸色一沉的说道。

此老者修为已到了结丹后期境界,而那圆滑的修士才结丹初期的样子。

因此老者神色一变后,这位立刻低头不语,不敢再加争辩。

其他有些动心的几人,互望了一眼后面面相觑,同样不好出口再说什么。

就在这时,屋外却忽然传来了脚步声,接着一名男子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启禀师傅,几位师叔,最后一轮比试已经全部结束,共有三名筑基期弟子,二十一名炼气期修士入选。弟子已将名单带来了。”

“哦!既然出来了,就送进来吧。顺便让几位师叔也看上一看。”白须老者闻言,神色一缓的说道。

“遵命!”屋外男子恭声回道。然后才推开了屋门,走了进来。

是一名三十许岁的筑基后期男子,相貌堂堂,身材高大。

“这就是二十四名最后胜出的名单和资料。”男子从怀内摸出一个白色玉简,双手捧给了老者。

“我先看看!”老者微一点头,接过玉简用神识略一扫过。

“咦”老只看了两眼,脸上就现出一丝惊讶之色。

“怎么回事?这个名单有什么不妥吗?”红衫修士神色一动之下,有些好奇的问道。

其他几人也都有诧异的望向老者。

“没什么?诸位师弟也看看吧!”说完这话,白须老者就脸色如常了,接着,将玉简扔给了旁边的面色蜡黄老者。

这位看过玉简后,同样面现讶色,但什么也没说的,又将玉简交予了其他人。

没有多久,玉简就被所有人都看过了一遍,人人面上都有些阴晴不定。

而天泉峰的辛姓中年人看过玉简之后,眼中更是意外之色频频闪动。

“真没想到啊。这次天泉峰一峰就有六人入选,真是让我们其余诸峰大感惭愧!看来还是辛师兄调教弟子有方啊!”嘴上有两撇胡子的中年人,叹了一口气,慢慢的说道。

“看来,辛师兄对这此的试剑大会势在必得,所以才如此花费如此心力,培养出这些弟子来!”圆滑模样的修士也有些酸溜溜的说道,他所在的隐剑峰,这次只有三人入选,可算是颜面大失了。

“没有,绝对没有这样的事情。这次我们天泉峰一下有这么多人入选,我自己也有些大出所料。不过其他人也就算了,其中怎么还有两位炼气期十层的。这叫韩立和杜东的两位弟子,我没记错的话,好像才入门年许的样子。他们也能进入到最后?这可有点古怪了。高师侄,他二人如何胜出的。”辛姓中年人沉吟了一下后,神色不变的问道。

新进入屋子的男修,一听这位师叔如此一问,当即开口回道:

“这两人取胜的方法倒没有什么。那叫杜东的师侄,手中拥有一件威力极大的冰属性顶阶法器,这不知名法器其攻守兼备,还和其功法相辅相成的样子,所有和其交手的对手,一个照面之下,就被其用法器冻僵在地。几轮下来,根本无人能当其一击。”

“哦!什么样的法器,你描述一下,给我们几个听听。”嘴上两撇小胡子的中年人,一下感兴趣的打断问道。

“是一个像轮子般的法器,直径有尺许大,上面雕有弯月的图案。一祭出去后,白光闪闪,从中可瞬间激发出冰属性护罩,也可喷出大鸟一样的寒气化形攻击。”

“这好像是二百年前,全族皆灭杜家的镇族之宝,“寒月轮”。这杜东,难得是杜家的后人?”小胡子中年人眼珠一转之下,有点意外的说道。

“嗯!很有可能。毕竟杜家当初也是一个不小的家族。有些嫡系弟子逃过此劫,从此隐姓埋名也不是不可能的。大概是觉得这多年过去了,当初的仇人不会再注意到他们了。所以才想复出的吧。”白须老者一捻胡须,悠悠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