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六百二十五章 三派试剑(下)

忘语2015年08月03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光罩外面一片哗然,目瞪口呆者,大有人在。

就是担任裁判的光头大汉,也面带古怪之色的深望了青年一眼后,才大声宣布道:

“落云宗韩立,获胜!”

韩立神色不变的对大汉施了一礼,才从容的走出了光罩。

随后则有两名古剑门弟子抢进了场地中,将那昏过去的姚锋,抬了出去,然后想办法救醒。

这时,场外的矮小老者,不能置信的两眼圆睁,脸色难看异常。

他虽然知道,对方这名弟子能以这般低修为参加大会,肯定有一些古怪在里面。但也万万没想到,对方竟会用符箓作为攻击手段,而他寄予厚望的弟子一个照面间就败给了对方。这让刚才还取笑红衫老者的他,脸面实在难以回转。

一时间,尴尬神色随后浮现在此位面孔上,满肚子的郁闷,却什么话语也无法说出口。

“呵呵!段兄,你们这位弟子,还真有些意思啊。竟一出手就是数十灵石的符箓。虽然有些取巧,但能同时激发如此多火弹符,手法上还真下了一番苦功,普通弟子很难这般熟练的。”付姓老者看了光罩中韩立的比试后,哑然失笑道。

“没什么!我们这位弟子,本身就是一名制符师,使用符箓攻击倒是很正常的。当然他能舍得一次用出如此多符箓,段某也有些意外的。”红衫老者见古剑门姜云吃瘪的表情,心里自然大觉舒坦,但口中却或真或假的轻描淡写道。

“哼!只不过符箓多一点而已,现在其他人都知道此手段了。下面的比赛,你们这位弟子肯定过不去的。”姜云还是悻悻的嘀咕了两句。

“是吗?”红衫老者嘿嘿一笑后,没有再说什么。

“不过,贵宗这位弟子冲过去身法,倒似世俗间的轻身之术,否则也不可能如此快的打姚师侄一个措手不及。”青袍儒生瞅了瞅回到落云宗队列中的韩立,丝毫介意没有的点头道。

“白道友也看出来了!本宗这位弟子以前是一名散修,一身所学是杂了点,让贵门见笑了!”红衫老者露出点意外之色。

“这没什么,我以前也曾对世俗界的武技,有过一些兴趣,也研究过一点。这种凡人的武技虽然对高阶修士,没有什么作用,但是若是炼气期弟子能巧妙运用的话,还是能平添三分实力的。况且贵宗这位弟子手法如此熟练,好像经历过不少实战的样子。本门弟子的落败,倒也不冤枉的。”儒生含笑说道。

就在三派这些高人气定神闲的说话间,场中的裁判已经换成了落云宗的灰衣老者,他正面无表情的说道:

“第二场,百巧院阮天赐对古剑院周旭。”

随着此话出口,从百巧院和古剑门中又分别站出了两名青年,互相施礼抱拳后,就在老者一声“开始”之,各自掐诀,放出法器斗在了一起。

三派的结丹修士,随即就将刚才的比赛搁置了脑后,聚精会神的关注起这场比试来。

不知是否受韩立先前之战的影响,这两名弟子明显打得保守了许多,让场外之人看的有些气闷枯燥。

最终还是古剑门的剑修弟子,技高一筹,用剑器击破了对方的法器防护,获胜而归。

后面一场,则轮到落云宗和百巧院的比试……如此这般,第一轮的比试,足足花了两日的工夫,才轮过一遍。

其中古剑门的剑修实力,还真不是吹的。

除了韩立等寥寥一些人外,其他碰到古剑门的两派弟子,明显处在了下风,纷纷落败。

这种情形的出现,总算让那姜姓修士,重新眉开眼笑起来,大有出了一口闷气的感觉。

好在百巧院的几位结丹修士和落云宗的红衫老者,对此早有所预料,因此虽然觉得颜面不大好看,但总算能不形于色,故作不介意的样子。光从气度上看,似乎远胜矮小老者数筹。

第二轮比赛,韩立的对手是百巧院的一位满面英气的炼气期女修。

此女见过韩立先前的比赛,结果一动手后,就先放出飞行法器,飞到半空中。

在她想来,如此一来,自然可进退自如的躲避韩立的符箓攻击,况且对韩立的身法之快,她也颇有些忌惮的样子。

韩立看到这种情形,轻叹了一口气,什么也没说的再次一把火弹符扔出。

结果在此女得意洋洋的打算避过这些火球时,韩立却两手一掐诀,众多火球在飞射途中红光一闪,化成了数十只拳头大小的火焰小鸟,盘旋飞舞起来。

百巧院女修一见此景,吃了一惊,再想驱动法器护身时,韩立却根本不再给其机会,表面上装模作样的念动口诀时,却只是神念一动之下,顿时所有火鸟飞舞到了女修附近,当即从四面八方直撞而上。

这位女弟子虽然急忙借用符箓释放出了一层水属性护罩,但是那禁得住如此猛烈的攻击,片刻功夫,就护罩碎裂。

此女无奈之下,只能马上主动认输。

此战之后,原还觉得韩立依仗符箓胜之不武的其他两派弟子,终于有些动容了。

不过其中的一些身有强力法器的筑基期修士,却还是对韩立这般暴发户的打发,明显不屑一顾,结果…………五日后的黄昏,云梦山中部,一处依山而立的无名山谷。

此谷地处偏僻之地,长年累月被连绵不绝的阴潮迷雾笼罩,可说是伸手不见五指,湿漉灰暗之极。而在这些雾气中,毒蝎和毒蛇之类的毒虫,更是在数不胜数,盘踞其中。

而且因为这山谷实在不大,所以即使偶尔有修士从谷上飞过,非常容易忽略而过,更不会有人会落下看个究竟。

但这一日,谷中的雾气却比往日更加迷蒙,但在山谷深处的一处摆放看似杂乱,但实际上另有玄机的乱石堆处,忽然有白光闪动,接着两个人影凭空出现在了那里。

这两人一位灰衣灰袍,面目狰狞,另一名则青袍玉带,相貌儒雅。

“这不是古剑门的白兄和落云宗的宇道友嘛!怎么,试剑大会结束了?”乱石堆四周明明空无一人的样子,却无端传来了懒洋洋的男子声音,略有些嘶哑。

“原来今日是钺兄当值!大会的确结束了,我二人先过来看看,圣地明清灵水准备的怎样了。若是准备妥当,就让那十名弟子直接传送过来了。省的有什么不妥,出了什么意外。”古剑门的白姓修士,丝毫异色没有的含笑道。

至于那一旁的灰衣老者,仍是面无表情,一言不发。

“能出什么意外?此地光是你我一样的结丹修士,就由三个日夜守在这里。再加上到时候,你们几人一齐过来。还怕一群低阶修士翻出什么大浪出来?”传声的男子,不以为然的样子。

“灵眼之树事关重大,还是小心无大错的好!更何况明清灵水滴入醇液,必须最后一步才可进行。而一调配完成,就要马上进行洗目,否则灵效就会大减!要不,我等何必带这十名弟子到此呢!”白姓修士微微摇头的说道。

“好了。明清灵水已调配的七七八八了,到时候一让他们清洗完双目,马上离开就是了。这里禁制重重,他们通过传送到了此地,不会知道此地是哪里的。”那男子嘿嘿一笑后,非常自信的说道。

“如此自然最好!宇兄先暂且留下,我去通知其他道友,让那些弟子传送过来吧。”白姓修士微一点头的说道。

“对了!这次试剑大会的赢家,还是古剑门吗?”那传声的男子忽然想起什么,开口追问了一句。

“这次大会夺冠的,是我们古剑门的孟笛师侄。恐怕要让钺兄有些失望了。”青袍儒生微然一笑的说道。

“哼!你们剑修在筑基期比我们普通修士实力强一些,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但是到了结丹期后,谁强谁弱,可就不好说了。有机会给你三师兄带个话,钺某很想和其再切磋一二的。”男子慵懒的声音,露出一丝不服之色。

白姓儒生听了这话,默然了一下,但随即轻笑一声的说道:

“看来钺兄对当年败在三师兄手上之事,还是耿耿于怀啊。不过,恐怕要让道友失望了。三师兄如今正冲击结丹后期的境界,刚刚闭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