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六百三十一章 算计

忘语2015年08月03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怎么,卫兄在此地百余年,对此地还留恋不舍起来了。”儒生略带一丝讥讽说道。

“不舍,谈不上。但是这么多年下来,感情总还是有一点的。毕竟人非草木,谁能无情。况且当年落云宗云长老待我如同亲子一般,不但传授我一身的道法神通,a更曾数次在危急中救过我。还力排众议差点让我执掌落云宗的大权。这等恩情,卫某无法做到视若不见。这灵眼之树,在下不会让二位道友带走的。”披发老者面无表情的在光罩中传音道。

“好,好!这么说,卫兄真打算做货真价实的落云宗长老了。不过别忘了,我们将你真实身份一说,你还真以为一个天煞宗奸细,能在此地继续逍遥下去吗?”杜东所化大汉怒极反笑起来,阴森的威胁道。

“这不用阁下提醒,在下也知道此事。两位道友以为,卫某是因何被半拘束在这圣地内,而不得随意返回落云宗。在下早引起了两位师叔怀疑,只是没有确切证据,这才被强行解去宗内大权。困守在这方寸之地。当然卫某同样也受过天煞宗的大恩,杜道友刚才给我看的也的确是解宗主信物。所以灵树我虽然不能让你们移走。但是醇液,却可以分给你们一些。这也算报了当年天煞宗的大恩。”披发老者冷静异常的又道。

“什么?只给我们醇液,我……”

“行,把醇液给我们也可以。只要醇液到手,我等也不是真的稀罕这灵眼之树。毕竟,我们魔道和天道盟天地宝物不计其数,就算没有灵眼之树这等存在,但灵眼之泉和灵眼之石这等东西,还是能找到不少的。”

在儒生想要再说什么时,杜东却忽然神色一缓的满口答应道。

儒生闻言,怔了一怔。但随即斜撇了一眼杜东,想了想后,也就闭口不言了。

毕竟他接到的命令,是一切都听这位千幻宗少主吩咐。虽然不知道,正道盟什么时候和魔道六宗走的如此近了,但看看对方如何处理此事,这倒也无妨的。

“既然两位道友都同意了,那在下这就已装好的醇液,从禁制中扔出去。丑话说到前面,两位若是趁我将禁制暂时放开的瞬间,若想偷袭的话。可别怪在下翻脸无情。”披发修士冷漠的说道。

“嘿嘿!放心,我二人自不会做如此蠢事的。毕竟玄天仙藤事大,这灵树事小。”杜东神色不变的保证道。

披发老者点点头,伸手往储物袋中一模,掏出了一个白色小瓶来。

“你二人准备……”

“准备什么,是不是要将我们三派的至宝,拱手资敌。”

未等披发老者说完话,红光一闪,十几道淡剑丝从其身下激射而出,一下将不及堤防的老者捆的结结实实,再也无法动弹分毫。

同时洞窟石门处也有黄光闪动,付姓老者等人脸色阴沉的出现在了那里,将杜东二人去路堵得死死的。

儒生和杜东一见此景,脸色大变。

这时,被制住的披发老者身后,显出了蓝姓童子的身影。

“好,很好。我们几个老不死的早就知道,正魔两道在我们三派内安插了不少奸细。对你们几个也都重点怀疑过,只是没有确切证据,才迟迟无法痛下杀手清理门户。毕竟你们已是结丹期修士,万一误杀了。可是宗内的重大损失。但现在你们主动跳出来了,老夫倒也不用再分辨了。”童子望着二人,小脸冰寒的说道。

“蓝你怎会出现在此处。外面……”白姓修士张目结舌,满脸难以置信之色。倒是杜东脸色虽然发青,但还强笑的问道。

“你真以为,凭焚老怪和金镜书生两人,就能让我们无暇分身吗?此时,他们应被落云宗两位道友带队困住了。外面进攻的声音,是我叫人故意假造出来的。否则,你们怎会乖乖行动。如此一来,即能将你们这些正魔家伙一次打痛,不敢轻易在招惹我们天道盟,又能顺便将门内的奸细大清理一次。”童子一点欺瞒的意思都没有,淡淡的说道。

“什么,师叔他们没在外面?”儒生原本勉强镇定的面孔,终于露出了惊慌之色。

“白师兄,你……你真是正道盟的奸细?”白衣少妇看着眼前的双修伴侣,忍不住的颤声问道,脸上一丝血色都没有。

听到少妇此问,儒生脸上慌色一时隐去,取而代之的是满面苦笑之色,张嘴想说些什么,还是没有说出口来。

“我也不愿以大欺小,你们两个是自己束手就擒,还是让老夫再活动一下手脚!”童子抿了抿嘴唇,下了最后通牒。

一听这话,杜东二人神色一变。

但是就在这时,门外一道白光飞射进来。

光华一敛后,几人面前现出了满头大汗的姜姓老者。他一出现,就慌张之极的冲童子叫道:

“蓝师叔,大事不好!落云宗程前辈发来传音符,他们和派去的修士中了魔道天煞宗和千幻宗的埋伏,现在正陷入苦战中,急需要增援。”一听这话,室内所有三派修士一阵哗然。不是三派去埋伏对方吗,怎么反中了对方埋伏?

童子同样蓦然一惊,但心中略一思量后,就有所领悟的破口大骂起来。

“好你个魔崽子,竟然给我们几个老不死的施展套中套的把戏。看老夫不活刮了你。”骂完这话,童子想也不想的一张嘴,一道火红惊虹脱口射出。打算一下击毙眼前的二人,再去救援三派修士。

可就在这刹那间,原本被禁制住的披发修士猛然大喝一声,一只手臂暴涨数倍,通体紫红,瞬间向童子面门狠狠抓去。

看五指森然、紫芒闪烁样子,若是被抓个实在,头颅肯定粉碎无疑。

童子这一下面露惊容,如今他法宝刚刚出口,对方偷袭又如此突然,无奈之下只好小腹一收,腮帮一鼓。

一团炙热红光从口中再次喷出,正好迎向了披发修士的紫色妖爪。

“跐溜”一声,皮肉被烙铁烫到的声音骤然响起,披发修士的一抓之势不由得缓上一缓。童子趁此机会身形模糊之下,瞬间在红霞中遁出了光罩之外。

“天煞真君!”

童子阴沉的叫出了历代天煞宗宗主的法号,然后盯着披发修士一语不发,同时单手朝某个方向一点指,原本射出的惊虹一下盘旋后飞回,化为了一条栩栩如生的赤红怪蟒,张牙舞爪着。

“嘿嘿!没想到蓝道友,这么快就认出了本真君。本宗主可也对火龙童子的大名,久仰多时。可惜这是借体施法,不能真正和道友切磋一番,真是有些可惜了。”披发修士半低着头颅,仿佛人事不知的样子,但是一个懒洋洋声音,从其口中悠悠传出,陌生之极。

看到这诡异的一幕,韩立脑中,立刻浮现了极阴老祖曾经施展过的“附身大法”,虽然有些不太一样的地方,但肯定是某个类似的魔道功法。

而据韩立所知,这种功法应该事先就在附身对象上做过复杂之极的手脚后,才可以施展的。看来这位天煞宗宗主,送披发修士进入落云宗卧底时,就事先做了防范手段。

如今才通过杜东不知暗自施展了什么方法,在这时开启了附身之术。

看到这里时,韩立脑子一阵急转后,突然想起一事来,就凝重的冲袖中小狐传声说道:”银月,你马上返回静室去。务必变化我重伤的样子。别让人发现我不在静室中。至于如何掩饰刚才我没死之事,你就随机应变好了。只要不暴露了我的修为身份即可。我会尽快赶回去的”

银月见韩立如此郑重的样子,知道此事对其很重要。当即二话不说的从其袖口中直接遁入地下,返回了静室中。

这时光罩中的天煞真君一抬手,将手中装着醇液小瓶,抛给了已经靠向他的杜东二人。然后有些惋惜的望了灵眼之树一眼,淡淡的冲二人说道。

“你们将这东西带回去。这位火龙童子,我会帮你们缠住一二的。但是为你们争取的时间不会太多,你们好自为之吧。”天煞真君一说完这话,当机立断的身形骤然射出,一闪之下人就到了姜姓老者身边,狞笑一声后,紫色巨爪迎头狠狠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