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六百三十四章 结婴(上)

忘语2015年08月03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在小石山的洞府炼丹室中,韩立口吐一缕手指粗细的青色丹火,不停烧裹着一个半尺大小的银白小鼎。

此鼎浮在丹室中心的一个法阵上,翻滚转动不停。

而韩立全身灵光闪动,神情显有些紧张。

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丹室中开始出现淡淡的药香之味,此香味韩立只闻了几口,就精神大振,脸上露出一分欣喜之色。

当药香最终由轻淡变成了浓郁之时,韩立眼中精光闪烁一下,突然两手一掐法决,丹火瞬间消失不见,口中轻吐出一个“开”字。

顿时一道法决射出,准确打在法阵的一角上。

法阵发出一阵低沉的嗡鸣,数道红绿交错的光芒同时喷出,激射到银鼎之上。

小鼎轻微颤抖几下,鼎盖就自行的打开,从中浮出一颗乳白色丹丸出来。

此丹丸拇指大小,通体晶莹,灵光闪动。还有丝丝的乳白色灵雾浮现在四周,若有若无,一副灵药天兆之象。

见此丹丸,韩立掩不住脸上的狂喜之色。

这九曲灵参丹药,竟真的炼制成了。而他此前已一连失败了数次,若这一次还没成丹,玛瑙角和伴妖草真的无法支持下一次消耗了。

至于最重要的九曲灵参,韩立反而不担心原料之事。

原来韩立在用九曲灵参炼丹时,没有舍得将整只灵参拿去炼药。只是从灵参本体上抽取一点参夜炼药,留了这通灵之物的一条性命。当然这样做,灵参不会立刻毙命,但也元气大伤。现形出来的化身白兔,也变得无精打采,有气无力的样子。

见此情景,韩立深思熟虑了数日,终究在多布置下数层禁制情况下,给九曲灵参滴入了那催熟的绿液。为了保险起见,韩立开始时只是用稀释的绿液,一点点的加大尝试,生怕出了什么意外。

毕竟这可以拥有化身的天地灵物,实在和普通灵草不太一样。

结果一滴入这些绿液水,灵参元气竟真恢复了不少,并没有出现不适之兆。

这下韩立才放心下来,开始真正用绿液滴入其上。

如此这般,每当韩立抽取一次参液,就用绿液让其元气尽复后,才再次下手。这样一来,九曲灵参的参液就源源不绝了。

不过这种方法,似乎只对着九曲灵参有效。韩立灵机一动之下,对其它灵药试了一下此法。效果并不太好。还不如直接催熟来的快。

如今,韩立用两根手指夹着乳白丹丸,放在眼前,仔细观察着。

外形香味似乎可丹方上记载的一般无二,但具体药效怎样,也只有结婴时吞服下去,才得以知道。

轻叹了一口气,韩立将这来之不易的丹药,小心放入早已准备好的玉盒中,妥善收好后,走出了丹室。

第四层大衍决,韩立远在五六年前就修炼成了,让神识又硬生生大长了一截。

至于青元剑诀,也在数月前修炼到了第九层的大圆满境界,让他自身修为最终进入了假婴阶段。

现在的韩立,无论丹药还是功法,都已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不过,韩立不会这边灵参丹药刚成,那边就匆匆忙忙的马上开始凝结元婴。

而是出了洞府,独自一人,在云梦山东脉找了一处山清水秀的隐蔽之处,静静的盘坐在那里一动没动。

在此期间,他将自己以前的人生经历,从头到尾的细细品味一番。

年幼时在父母膝下享受天伦之乐,少年时和小妹戏耍游玩,再大一些则因为三叔的推荐,进入了七玄门,认识了厉飞雨等人,并因为无意中遇见墨大夫,得以修炼长春功,后来有太南小会开始,真正正踏足修仙界……随着回忆由原来的模糊不清,到渐渐的清晰犹见,韩立脸上的表情也忽喜忽怒,变幻不定,再也没有以前不喜形于色的沉稳之状。

如此这般三日之后,韩立双目紧闭,脸上表情恢复平静下来,,开始什么都想的静静领悟天地之道。

又过了一个月后,韩立从隐秘之地再次出来时,不论身心、法力都处在一个充盈巅峰的极佳状态,特别在心灵锻炼上,又上了一层。

韩立心无波澜的一回到洞府,就将洞府外所有的大阵禁制统统开启,然后冲留守的银月只说了短短两句话:

“守好门户,有天大事情也不要打扰我。”说完此话,韩立就青衫飘飘的进入了静室中。

随后石门无声息的落下,门上白光闪闪,浮现了一层凝厚的符文,韩立在里面又开启了一层禁制,以防结婴时受到么意外干扰。

虽然韩立没有说自己要干什么,但银月怎会不知道韩立下面要进行的是何事。

顿时她面现一丝复杂之色,隐含羡慕、渴望、不甘等各种神情在内。

最终望着寂静无声的静室好久后,银月才叹了一口气的离开附近。

如今她和韩立息息相关,就是有一些自己的小心思,也希望韩立能凝结元婴成功。

……三个月后,在离药园百余里的空中,慕姓女子向药园这边缓缓飞来,玉容上满是心不在焉之色,似乎满腹的心事。

一想到家族几位长老,下的必须和言姓男子成亲的通牒,此女就感到前途一片灰暗。

她若是结丹修士的话,家族的那些所谓“长老”绝不敢对她指手画脚,反而会对其恭敬有加。毕竟一位结丹期修士,对家族意味着什么,谁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慕家族长,为了让自己的孙子迎去言家的刁蛮女,竟然不惜用换婚把戏,强行给自己定下了这么一桩荒唐的婚约。此女虽然艳冷无比,但一想起此事还不禁恼怒的因玉牙暗咬。

只是她一向为人好强,所以才一直作出根本不放心上的样子。但实际上心里的彷徨无奈,又有几人知道。

慕姓女子原先的打算很好。

既然表面上无法违反家族长老,那就尽量拖延和对方成亲的日期,最好能在成亲之前,她侥幸结成金丹。这样一来,她自然就可以蔑视这桩被婚约了。

可是此女虽然天资过人,但想要短短二三十年就结成金丹,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即使她这般努力,现在才只不过一只脚刚踏进了筑基后期边而已。想要到达假丹境界,开始尝试结丹,最起码又要二三十年的苦修和等待。

虽然她可以等下去,但是慕家的那些长老却等不起。终于和她撕下脸皮,开始明目张胆威逼她确定成亲日期。否则,就要断掉她日后在修炼上的一切灵石供应,并会连累到她在家族内的几名至亲之人。

一想到这些,慕姓女子就觉得浑身无力,一丝反抗的余力都没有了。

而在落云宗内部,即使她深受峰主和众师兄弟的喜爱,但一牵扯到各自家族的错综利益,这些人也不好插手此事。这让此女更加苦闷起来!

更糟糕的是,那为贼眉鼠目的“言师兄”似乎也得到了什么消息,最近天天往天泉峰跑,对其死皮赖脸的纠缠不清。

若不是此女法力远在他身上,恐怕这位“言师兄”多半连用强的手法都会使出。

这让心高气傲此女,气恼的差点想放出法器,一下将击贼眉鼠目对方成飞灰。

今日恰巧是几处药园上交药材的日子。此女干脆抢了此工作,早早的遁出了天泉峰,好躲避那言姓男子的纠缠。

现在她一连跑过了两处,终于该向韩立负责的药园而去。

一想到韩立其人,此女心里就有一种怪怪的感觉。

先前她觉得此人虽然是一名炼气期弟子,但总给她一中模糊无法看清的神秘感觉。

而试剑大会之事,让她一度猜测对方可能隐瞒了修为,说不定另有什么身份。

故而她曾经好长一段时间,细心留意对方的事情。

但没想一连几年过去,对方始终规规矩矩,丝毫出格的事情都没有做过。除了呆在药园外,他还很少外出,交结的朋友也寥寥无几。

如此一来,此女倒对韩立更加感兴趣了。

她表面上对韩立放松了注意,实际上却更留意对方的举动。

可惜的是,韩立为人低调的很,很少参与宗内的事情。甚至连见过韩立几次,她在这些年间都屈指可数。

这般二十余年下来,此女算彻底放弃了。认为自己先前的猜测,实在是太一厢情愿了。

对方顶多是一个内向、性格孤僻的普通弟子而已,而且资质也不怎么好,连筑基都不太可能成功。

此女略想了下韩立的事情,终于加快了一点御器速度,向远处飞遁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