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六百三十六章 结婴(下)

忘语2015年08月03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砰”的一声轻响,圆珠一亮一闪之间,化为一团直径丈许的五彩霞雾,往下飞快遁去,转眼间钻入了石山之中,不见了踪影。同时附近的风雨雷电等天象,瞬间消失不见,一切都恢复了正常。

这一下,附近众修士大眼瞪小眼,一个个不知如何才好。

就在这时,从石山之中传来一阵仿若龙吟之音,直升九天云霄,天地随后为之色变,一个高约百丈的人形光影,浮现在了石山之上。

此光影闪烁四色灵光,手脚粗大惊人,因为面目灵光太盛,竟无一人能看清楚巨人的阵容分毫,只觉得此人影似乎威严之极,让人不敢仰视而望。更让这些修士惊骇的是,此光影微一颔首,两道森然光柱往众人身上一扫而过,所过之处让人瞬间屏住呼吸。

“噗通”之声接连响起,一些修士全身一沉,如同泰山压顶一般的半跪在地,无法起身分毫。

几名修为高深些的修士,虽然勉强站稳住身形,但是双膝微微颤抖,额上青筋跳动,一副勉强之极的样子。

就在这些这些修士心惊胆颤,暗暗叫苦不迭之际,巨大人影仿佛笑了一笑,身体蓦然化为了漫天的星光,溃散不见。

这一幕,让所有人陷入目瞪口呆之中。

……小石山的静室之中,韩立盘坐在地,双目紧闭。但在其头顶的天灵盖处,正有一个高约寸许的迷你婴儿,在发髻上攀爬戏耍。

此婴儿白白嫩嫩,青光罩体,相貌容颜和韩立一般无二,只是面上满是兴奋欢笑之色,和韩立平时的沉默寡语大相径庭。

婴儿下面的韩立本体,面色红润,神情安详,仿佛正在熟睡之中。

过儿一会儿后,婴儿似乎玩耍的有些累了,打了个哈欠后,青光一闪,从天灵盖处一下钻进了韩立体内。

韩立神色一动,眼皮微颤后,终于睁开了双目,露出了一双温莹内敛的明眸,清澈异常。

醒过来的韩立并没有马上起身,而是面带一丝古怪、狂喜掺杂一起的复杂色。

他忽然伸起一只手掌,在眼皮底下翻来覆去的看了数遍,忽然又单手一抬,往自己的头顶上摸了一摸,脸上全是不可思议的神情。

足足过了一盏茶工夫后,韩立面孔上的兴奋表情,才渐渐隐去,终于恢复了常态。

他扫视了一下静室中的情形,伸了伸懒腰,终于站起身来,随后手指一弹,一道青光射到石门之上。

顿时静室大门光华一闪,无声无息的升了起来。

“恭喜主人,结成元婴!”

银月竟化形成艳丽少妇的模样,正守在静室外,一见韩立从里面出来,立刻恭敬的低首施礼,其称呼和口气恭谨程度,有点出乎韩立的意料。

“主人?看来银月道友,现在才真心认可我啊!不过这也很正常,你原来修为就不在我之下,我若是未能凝结成婴,你又怎会真心服我。”韩立摸了摸下巴,不在意的淡淡道。

“主人所言极是。现在主人元婴结成,自然踏足了这一界的最顶尖修仙者之列。寿元更是长达千余年之久。以主人如今才堪堪二百岁的年龄,只要再有点机缘造化的话,我相信主人修到化神期境界,绝不是不可期望之事。”银月艳丽的面容上,满是肃然之色的说道。

“现在谈论化神期,对我来说实在太遥远了。不知多少元婴期修士,都卡在初期阶段,无法寸进分毫。你也不要期望太高。”韩立轻摇下头,不动声色的说道。

“我可对主人颇有些信心的。”银月一抿樱口,嫣然一笑道,显得格外妖娆诱人。

韩立听了,露出不以为然之色。

……石山外面,先前修士和后面赶来之人,已聚集了上千人之多。

他们围着此山御器漂浮半空中,窃窃私语不已。

以他们的见识和阅历,自然不知刚才的天象代表了什么意思。只能胡乱的猜测一下。不过即使这样,刚才发生之事,已经让他们有一丝难耐的兴奋之情。

石山前韩立负责的药园,自然也有许多人注意到了。早有人直接闯过禁制进去查看了一遍。

可是里面除了普通的药草外,空空如也,一个人影都没有。

慕姓女子混杂在人群中,也赶到了这里。

她目睹了附近发生的一切,脸上不禁露出阴晴不定之色。此女隐隐觉得,这天兆似乎和韩立有点什么关系似的。

就在这时,又有数道颜色各异的光芒匆匆飞至了这里,光华一敛后,显出了五六名神色凝重的结丹期修士来。

为首的正是那位姓冯的结丹后期老者,脸色阴沉似水。在其旁边的,则是红衫老者,宋姓绝色女子及其他几名面孔有些陌生的修士。

“所有弟子听好了,此山十里之内,暂时被划为禁地。凡是滞留附近者,视作违反门规,严惩不贷。”胡姓老者一见此地竟有如此多低阶弟子,不禁双眉一挑,口气一寒的说道。

这些低阶的落云宗弟子,一听本门师祖竟然下了这般命令,虽然个个满肚子疑惑,也只能齐遵命,纷纷御器离去。此地顿时空旷了起来。

“幕师侄,你暂且留下。”一名面容普通的结丹修士,忽然嘴唇微动的向胡姓老者传音了几句,接着用手指了指下边的药园。老者神色一动下,叫住了也准备离去的此女。

“弟子谨听师伯吩咐!”慕姓女子一怔之下,急忙掉头飞到了几位结丹修士面前,脸现恭敬之色。

“幕师侄,听说这个药园,是你负责的。”冯姓老者神色一缓的问道。

“是!此药园是本峰一名叫‘韩立’的炼气期弟子管理的。”艳冷女子老实的答道。

“炼气期?此人现在何处?”

“这个,弟子也不知?刚才已经有几位师兄闯进药园里看了一下。那名弟子并未在里面。”慕姓女子迟疑了一下,才回道。

“韩立?莫非是二十多年前,试剑大会上,进入过前十的那名外事弟子。”红衫老者神情一动,有点差异的问道。

“段师伯所言不错,正是此弟子。”女子知道对方带队参加的试剑大会,也就不奇怪的回道。

“外事期弟子能进入前十,的确有点古怪。难道刚才的结婴天兆,真是此人引起的?”冯姓老者望着石山,神情复杂的喃喃自语道。其身边的一干结丹期修士,也个个神情肃然。

宋姓绝色女子更是目光闪动,一直沉默不语。

结婴天兆!难道刚才是有人结婴了。

其他人还罢,慕姓女子一听此话,几乎不相信入耳之言,满脸的震惊愕然之色。

“冯师兄,看刚才的异景。那人已经结婴成功,现在已经是结丹期修士了。我们要如何应对此人。”红衫老者缓缓的问道。

“对方虽然是新进阶的元婴期修士,但也已不是我等能面对之事。估计两位师叔,不久就会亲自处理此事的。我们现在做的,就是千万别触怒对方。咦!两位师叔已经来了”冯姓老者沉吟了一下,刚作出决定,就忽然神情一松,口中轻呼道。

众人闻言童刚心里一安,急忙抬首望去。

只见天外光芒一闪,有两道长虹瞬息及至面前,一白一黄。

冯姓老者等人见此景,立刻分站两边,面露敬色。

“这里事情,交予我二人处理就是了。你们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不用留在这里。”银发老者和那吕姓元婴修士一出现这些结丹修士面前,就淡然的说道。

冯姓老者等人口中称是,纷纷从石山附近离去。

慕姓女子自然更不敢滞留与此,向两位师祖深施一礼后,就急忙御器飞走。不过在离开之前,她不禁回首望了一眼药园方向。

“难得结婴之人,真是那位‘韩立’不成?“此女一想起韩立,心中一片混乱,玉脸上满是茫然神情。

……洞府内,韩立正在大厅内和银月所化少妇说些什么,一脸轻松之色,外面却忽然传来了一声悠长的苍老声音。

“在下落云宗程天坤,恭喜道友元婴结成,不知老夫和师弟,可否进府一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