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六百四十二章 颠凤培元功

忘语2015年08月03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遵命,公子!”慕沛灵脸上微红,低声细语道。

“你回去收拾一下,挑选一座子峰开辟洞府吧。这是附近大阵的禁制令牌。带在身上就可随意进出我布下的法阵。等一切安排妥当,我会给你施下禁神术,那时才正式成为我的妾室。不过,丑话说到前面。我不管你以前有没有什么心上人或者如意郎君。既然做了我的侍妾,自然要将这一切断的干干净净。若是还藕断丝连,有所来往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了。你现在若是反悔的话,倒还来的及。”韩立放肆的目光一收,从身上摸出一块紫色玉牌放到了桌上,,声音一冷的说道。

“沛灵自小进入宗内苦修,一心扑在修炼之上,怎会有心上人。而且小女子既然决心已下,就决不会朝三暮四了。”艳冷女子想都没想的素手一伸,轻巧的收起了玉牌。

韩立闻言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随后唤出一只巨猿傀儡,让其带着慕沛灵离开了大厅。

见到这傀儡,此女眼中闪过讶色。既惊讶这傀儡似乎厉害非常,心里也疑惑当日的白衣婢女,为何不见了踪影。

不过她也知道,有些事情忌讳深探,故而乖巧的没问分毫,跟着傀儡出了洞府。

“主人既然想收此女为妾作为惩戒,为何还答应三十年之约?莫非主人另有打算?”一等艳冷女子离去,大厅看似无人的一角一阵模糊后,走出了银月。此时她已经恢复了白狐的形态。

“打算当然有了。其实此女就算不说,我也不会在起结丹之前,动其分毫的。”韩立没有否认,淡然答道。

“咦,这是为何。”白狐一下跳到了韩立身前的桌子上,一对乌黑的眼珠滴溜溜乱转,配合一身雪白的皮毛,显得可爱之极。

韩立见此,微然一笑,似乎心情不错的样子。

他没有马上回话,而是从腰间摸出一块粉红色玉简,放在了桌上。

“你还记得,当日我从那位六道少主身上得来的储物袋吗?这玉简就是从中找到的。我后来研究了一下,里面竟记载了多种魔道的双修功法。”

银月闻言一怔,低头看了看这玉简,又抬首瞅了瞅韩立,脸显出一丝疑色。

她知道韩立既然拿出此物,肯定会继续解释清楚的。

果然,韩立用一根手指在粉红色玉简上轻抚后,悠悠说道:

“此玉简上记载的其他秘术倒也罢了。虽然比平常双修之术强些,但也不会胜过太多。惟独里面记载的两种秘术,实在非同一般。一种是‘引龙决’只适合结丹期修士,可以让结丹修士不断采取资质特殊女修的真阴元精,从而修为突飞猛涨。不过,秘术对女修带有一定的损害,会让女子损伤不少元气。故而使用此功法的男修,身边侍妾女子越多越好。当日见到的那位六道传人,身边拥有众多筑基期女修,应该修炼了此功法才是。否则,他就是资质过人,也不可能如此年轻就修炼到了结丹后期。他可没有催熟灵药的神秘小瓶。”

“而另一种秘术,“颠凤培元功”,则是专门针对元婴期修士的一种双修秘术。这种功法与‘引龙决’相反,是让拥有处子身的结丹女子兼修的。等着女子将此功法修炼到了高深处,然后让男修施展秘术就可在夺取女子元阴的瞬间,来强行突破修为上的瓶颈。当然这要女修的全力配合,并且此女修为不能太低才行。”

“引龙决!颠凤培元功!真有如此厉害的双修之术,不会夸大其词吧!”小狐眨了眨眼睛,有点难以置信了。

“我开始和你的想法一样。以为如此厉害的功法,怎么可能一点没听说过。不过后来,我在这两种双修秘术的最后,分别看到了创立这两套功法之人的名字,心里立刻信了七七八八。”韩立叹了一口气后,说道。

“咦!难得是……”银月轻咦一声,似乎想到了什么,不禁低呼了起来。

“你想的不错!这两种双修秘术就是那位六道极圣创立出来的。此人既然进入了元婴后期,并且号称乱星海魔道第一人,这两种秘术应该非同小可,大有效果才是。否则,那位六道传人就不会放在储物袋中寸步不离。”韩立沉声说道。

“主人的意思,让此女修炼……”白狐歪了歪毛茸茸的头颅,迟疑的问道。

“的确,我是想让此女结丹后就兼修这‘颠凤培元功’,然后等到我修炼瓶颈时,就可以一试了。毕竟进入了元婴期后,没有那么多丹药辅助修炼了,修为精进自然慢的可怜。只看元婴修士中,十有八九都是初期境界,能进入中期的寥寥无几,就可知元婴后突破瓶颈的艰难。因此不管此种方法真假,我都要尝试一番。”

“可惜按上面所说,这种利用双修之术突破瓶颈方法,只能第一次使用时有效,后面再用此秘术就没用了。当然施展这种秘术,对女方来说也有一定的增益,只是没有男修受益如此大罢了。否则,你认为我真会闲着没事,收此女做什么侍妾。”韩立斜瞅了白狐一眼,冷笑的说道。

“原来这样啊!我还真以为主人元婴结成,就色心大起,准备广纳妾室呢?”银月仿佛大松了一口气,轻笑的说道。

韩立听了,面现不置可否的神色。

“虽然我会在此女身上下了禁神术,但洞府内的一切隐秘之事,先不让她知道的好。禁神之术虽能让我掌握此女的生死,但人心叵测,并不是对此女好,此女就一定会对我感恩戴德的。我宁愿以小人之心先看待此女,也不愿稀里糊涂的被人背叛。这位‘慕师叔’是个聪明人,但还要观察一段时间再说。若是真心跟我了,并没有其他的异样心思。我也不会亏待此女,会助她修为精进的。毕竟别的丹药不说,低阶丹药我还有许多的。而你精通遁术,平常无事时,就替我多留意一下此女举动。”韩立面无表情的吩咐道。

“是的,主人!我会在你闭关修炼时,专门留意此女的。”银月非常乖巧的答应道。

“嗯,这就行。想必三十年应该足可以让我看清一个人了。希望这此女不要让我失望啊!”韩立喃喃的说道道,但说到最后一句时,声音变得低沉起来。

……几日后,当慕沛灵再次上山时,韩立给其施下了禁神术,并且赠送一些筑基期的丹药。

此女愕然之际,满面惊喜,玉容如同百花绽放,艳丽无匹。对韩立完全一副小鸟依人的恭顺样子,看来真以侍妾身份自居了。

韩立收妾之事,银发老者二人知道后,也过来恭贺了一番,并且还各自赠送慕沛灵一件顶阶法器。

韩立对此微然一笑,自然客气的代谢了一番。

以后,慕沛灵就韩立主峰旁边的子峰上住下,并在韩立指点下,开始吞食丹药,闭关苦修。

韩立自己则时不时的到银发老者二人洞府,虚心请教元婴期的修炼之道。

而这两位落云宗长老存着真心接纳韩立心思,自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让韩立实在受益非轻。他深觉当初的选择,明智之极。

数月之后,药园内灵眼之树开始流出醇液了。韩立自然大喜。

他急忙按照从披发修士那里得来的丹方,当即调配炼制起“明清灵水”。

以韩立在炼丹之道上的大师造诣,调配这种灵水虽然开始失败几次,但成功一次后就立刻掌握了诀窍,后面自然是轻而易举之事了。

如今在丹室中,韩立把玩着刚刚调配好的一小瓶“明清灵水”,两眼神光闪动,似乎在思量着什么。

但不久,脸上决然之色闪过,单手将瓶盖打开,另一只手青光闪动,一团碧蓝晶莹液体从瓶中自行飞出,向韩立眉额处慢慢飘去。

等到了到了韩立眉宇前数寸时,此团灵水却蓦然停了下来,浮在那里一动不动。

韩立两眼半眯的盯着灵水,默不做声,但片刻后一张口,一小片青濛濛霞光激射而出,一下罩住了眼前之物。

拳头大小的灵水光芒闪烁,两道纤细如发的蓝丝,从霞光中蓦然射出,一闪即逝的飞入了韩立双睛中。

韩立顿时觉的双目一热,随后冰寒刺骨,两眼紧闭之下,激灵灵的打了个冷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