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六百四十九章 预兆

忘语2015年08月03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就是,老祖宗不用担心。孙、莫两位前辈和付家都是上百年的交情了,肯定会如期赶到的。如今他们在魔焰门地位高涨,和我们付家的大力支持,也是分不开的。况且我们将族内最出色的两名女子,都嫁于这二人为妾,他们怎好意思不来!”在白面中年人旁边,还有一名细眉锦袍的老者,同样恭敬的说道。

“我倒不是担心孙、莫两位老友不来。而是不知为何,离寿诞之日越近,就越有些心神不宁,仿佛要有什么大事发生一样。实在有些担心啊!最近我们付家有没有的罪过什么厉害角色或者其他大些的宗门?”付家老祖手捻长须,眼中寒光忽闪的说道,原先的笑容一下无影无踪。

听到此言,厅内之人都不禁面面相觑。

结果半晌之后,白面人才小心的回道:

“老祖宗,你也知道!我们付家这些年来虽然兴旺强大,但是其中得罪的家族和小宗派,也数不胜数。但最敌视我们的,还是‘覃家’和‘扈’家,会不会他们两家搞什么鬼。”

“应该不是这两家!这两家原先倒能和我们付家一争长短,但如今高阶修士已经没有多少,哪有能力再兴风作浪。”付家老祖冷冷的一摇头道,但一皱眉后,又迟疑一下的说道:

“不过,若是两家联手或者再联合其他几个其他敌视小派,趁此机会发动突袭。的确能让我们付家元气大伤。毕竟当年为了讨好魔焰门,我们付家可着实将力主抵抗魔道的两家修士杀了不少。现在覃、扈两家被迫丢条基业,躲藏隐匿起来。对我们付家恨之入骨,不是不可能做此事的。”付家老祖面色阴沉似水起来。

“那老祖宗的意思是?”锦袍老者谨慎的问道。

“外松内紧!所有岗哨比原先要增加一倍人手。护堡大阵全日开启,一刻不准停下。特别对那些身份不明的散修,多派人手盯着一下。”付家老祖刹那间,头往后一仰的闭上了眼睛,但口中却丝毫不乱的发出一连串命令来。

“是,孙儿这就安排去办!”白面中年人听完之后,立刻领命出去了。

偏厅内留下的其他几名付家晚辈,看出付家老祖这一会儿心情不好,个个站在原地大气不敢喘一下!

“天云,将你三叔叫出来,让他将铁背圣兽装进灵兽袋里,一齐陪我出席祝寿大会。也只有他能驱使了我们付家的镇族圣兽!”付家老祖忽然又说了一句。

“什么?老祖宗原先不是说,三叔现在修炼到关键时期,这次寿诞不要惊动他吗?”锦袍老者闻言,不禁失声说道。

“哼!原先是原先,现在是现在。我们修道之人,虽然不可能真做到趋吉避凶,未卜先知。但是有时的一些心头灵兆,还是灵验无比。为了小心起见,不得不防。宁愿老朽多心了,也比我们付家真遇上大劫,出事的好。”老者冷哼一声的说道。

“是,我这就去叫三叔出关。”锦袍老者见付家老祖要动怒的样子,不禁吓了一跳,口中唯唯诺诺的答应着,也同样出去了。

接下来付家老祖还不肯罢休,又接连吩咐下去了几道命令后,才心里安心了下来。

在他想来,有如此多的后手准备下去了,就是有事也足以应付了。

……三日后,紫道山的紫色迷雾外,一处空旷的山坡上,聚集了不少的散修之士,足有二三十名之多。

他们一边对这紫雾指指点点,一边窃窃私语的议论着什么。

韩立也孤身一人混在这群修士中,默默打量着周围的情形,仿若一个常见的孤僻散修。

元武国中,竟然能有这般多筑基散修,真有点出乎韩立意料之外。前来给付家老祖祝寿的,肯定只是其中一小部分而已。

而当年的越国,除了七派外,散修中可是罕有有能筑基的。元武国虽然比越国大些,想来也不会相差太远才是。

如今只不过百余年光景过去,就出现了这种情形,让韩立颇有一种世道变迁的沧桑感。对此颇有些暗暗称奇。

韩立并不知道,当初正魔两道未动干戈前,大部分的筑基丹都掌握在了大小宗派和家族手中,自然难有散修之人筑基。

但百年前的动乱一起,不少的宗派家族都卷入了其中。灭门灭族、断绝传承和香火之事,频繁之极。

如此一来,大量的筑基丹,也在混乱中流传了开来。

虽然大部分都被其他宗门和修仙家族得到,还有相当一部分筑基丹落入了机缘巧合的散修之手。

造成这百余年间,各国筑基期的散修数量急剧猛增,倒也形成一股不小的力量,甚至还有机缘巧合之下,借此良机一气结成金丹的散修。

不过无论正魔两道还是天道盟,对这些散修都采用能吸收就吸收,不能吸收就打压的策略。造成高阶散修数量虽然剧增,但是始终无法凝成一团,成不了什么气候。

韩立正在暗自琢磨之际,忽然天外七八道红光飞射而来,光华一敛后,显出一群身穿火红衣衫的男女修士来。

为首的是两名结丹修士,一位满脸白麻,腰跨葫芦,另一位相貌平凡,但双眼寒光逼人。他们身旁各偎依着一名貌美如花的女修,身后跟着四名弟子门人模样的筑基期修士。

“是魔焰门的人。”一见这些人,山坡上的散修,一阵的骚动,更有人低声的叫道。

“那是魔焰门专门负责外事的孙护法和莫护法。旁边的那两名女修,是大名鼎鼎的付家双艳,听说已经给这两位前辈做了侍妾。”有见闻更广些的散修,在一旁用更低的声音给身边同伴悄悄说道。生怕被魔焰门修士听到的样子。

以韩立的神识,这些言语自然听的一清二楚。目光不禁朝这两位魔焰门结丹修士多望了两眼。随后目光在他们一侧的女修身上一扫而过。

果然是两个千娇百媚的女子。

这些魔焰门修士对这些散修,视若无睹。其中一名魔焰门弟子二话不说的走到了迷雾前,抬手放出了一道传音符飞进了雾气中,然后老实的回到了两名结丹修士身后。

片刻后,紫雾一阵的翻滚,自行裂开了一条通道。

几名付家迎宾弟子面带恭敬之色的迎了出来。

韩立趁此机会,深深的看了一眼那几名付家弟子,才面无表情的收回了目光。

这时,一行魔焰门修士进了紫雾中,迷雾再次的合上。

之后的一两个时辰内,又有一些迟到的其他家族使者和一些中小宗门修士,接二连三到了山坡处,同样被付家之人接了进去。

再等了好大一会儿,终于从紫雾中走出了一名满脸歉意的中年管事。

“让诸位道友等候如此之久,真是我们付家失礼了。这不是付家对道友们有歧视之意,而是付家堡地方有限,一次进入太多修士的确不好安排。所以才只能在寿诞当日才请道友们入堡。不过,请放心!只要是来给我们老祖诚心祝寿的同道,在堡内都是一视同仁的。酒席也早就在大厅内备好了,请大家跟在后面,一齐进堡吧。”

这位管事非常能说会道,几句话就让散修的不满消散了大半。

于是这些散修互望了几眼后,没有多说什么的,就跟在中年管事的后面进入了迷雾中。

韩立神色平静的走在了人群最后,但一会儿后,就毫不起眼的蓦然在消失。

无论走在前面的修士,还是负责监视大阵的付家弟子,都未能发现丝毫的异常,仿佛从来就没有他这一人进来过一样。

付家几名筑基期修士,正站在一间富丽堂皇的大厅之内,笑眯眯的和一些提前到来的宾客打着招呼,务必让每一人都深感满意,没有冷落之感。

这些宾客足有二三百人之多,有的是今日才到,有的则四五日前就已到了付家堡。

如今付家老祖寿诞之日已到,这些人自然共聚一堂,静等付家老祖的出现。

以付家在元武国如日中天的声势,那些小家族之人和散修,自然称颂言语不断。

就是稍大些家族的使者,一些小宗门的修士,也个个满脸是笑,和这些付家修士攀谈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