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六百五十章 灭族(上)

忘语2015年08月03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付家老祖此刻并没有在大厅附近,而是在堡内一处偏僻的阁楼内,看着手中一块微微发光的玉简。

既然作为寿诞大会的主角,他自然要在最后一刻才会出现在宾客面前。

而趁这点空闲时间,作为付家的掌权人,他还要处理一件较紧急的事情。

而这阁楼中除了付家老祖外,旁边还坐有一位相貌堂堂、皮肤紫铜的大汉,修为有结丹初期的样子。腰间更是鼓鼓囊囊,有数个大小不一的皮袋。

“哼!这里又不是紫金国。他们御灵宗竟让我们出人出力,帮他们打听消息,要找什么东西的样子。真将我们付家当成其部下了,真是岂有此理!”付家老祖忽然一拍桌子,脸色阴沉的低喝道。

“七叔无须动气。玉简内有没有说清楚要找何物?能让御灵宗这些修士如此紧张之物,应该非同小可才是!”大汉一模下巴,颇有些兴趣的说道。

“可气就在这里,他们一方面要用我们,另一方面还遮遮掩掩的,根本没提要找的是何物。只是要我们留意,最近元武国各处是否有怪异之事发生,有的话就马上告知他们。”

“哦!这样说来,御灵宗似乎并不想让魔焰门知道此事,所以才会找上我们付家,并且说的含含糊糊。”大汉眼中精光一闪,若有所思的说道。

“小三,你这句话说对了。我付家为了以防万一,除了全力讨好魔焰门外,所以暗地里还偷偷结交了御灵宗。不现在看来,我们虽然对御灵宗示好多次,但御灵宗对我们付家还是不太相信。看来,我们应该调整一下策略了。不知六宗中最弱的鬼灵宗,是不是好结交一些。”老者手捻胡须,沉吟一下的说道。

“这倒可以……”

“啧啧!没想到付家除了抱上了魔焰门大腿外,竟连御灵宗的人也有所勾结。怪不得能这百年来,能如此兴旺不倒啊!”

就在大汉刚开口想说些什么的时候,窗户外突然传来陌生的男子声音,隐含一丝讥讽之意。

“谁?哪位位高人光临付家,付天化起身没有远迎,还望恕罪!”

付家老祖和大汉“蹭”的一下,如同被踩着尾巴的同时从椅子上挑起,两人骇然的互望了一眼后,付家老祖惊疑不定大声问道。

这二人都对有人接近他身边而不自知,震惊之极!

“远迎就不用了。我今天也算是不请自来了。”

随着窗外男子的话语声落下,阁楼内突然青光大放。

付家老祖和大汉大吃一惊,急忙身形一闪,各自退到了屋一角,身上各浮现了一层晶莹的护罩。

付家老祖更是口吐一口白色飞剑,在身前盘旋不定,而大汉则面色凝重的一把抓起腰间的一只灵兽袋,黑黝黝的,毫不起眼。

这时光华一敛,屋子中间蓦然多出一位青袍修士,相貌普通,纪轻轻,二十五六岁的模样。

正是偷偷潜进堡内来的韩立。

此刻韩立双手倒背,扫了一眼满面警惕之色的付家老祖和大汉,缓缓开口说道:

“刚才我神识扫了一下,整个付家堡就三名结丹期修士,而其中就以你二人修为最高。想必你们就是付家掌权之人吧!”

韩立说完这话,神色平静之极,一丝异样没有,让人看不出是喜是怒。

“原来是元婴期前辈!不知前辈大驾光临,有什么需要付家效劳的?”

韩立并没有掩饰自己修为,所以老者同样感应到了韩立修为的深不可测,不禁脸色大变之下,勉强挤出笑容的说道,心里大为忐忑不安。

“你就是付家老祖?”韩立双目微眯,盯着角落里的紫袍老者,淡淡问道。

“不敢,在前辈面前,晚辈怎敢称什么老祖。晚辈付天化,的确就是付家当今家主。”听到韩立不含丝毫感情的问话,付家老祖表面上恭敬的回道,心里的不安却愈发明显了,隐觉得眼前这位元婴修士,似乎来意不善。

“嗯,既然你就是付家老祖,说明我没有找错人。既然来付家讨债,自然要先跟阁下打声招呼了。”韩立望着老者,面露出一丝古怪的说道。

“讨债?前辈说笑了。晚辈好像第一次见到前辈,是不是前辈有什么地方误会了。”付家老祖一听韩立此言,“咯噔”一下,心顿时沉到了无尽深渊之中。

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大汉闻言,脸色也一下苍白无血,抓着灵兽袋的手掌不禁用力了几分。

一位元婴期修士口口声声要讨债,怎么听都是一件大为不妙之事。

“误会!当然不会。原本应该给你们说明白些的,省得到了地下,你们全都成了冤死鬼。但你们的小动作实在太多了,实在不给我留下说废话的时间啊。你们二人,就先一步去吧。付家剩下的族人,我会一齐送他们上路的。”韩立不经意的往大汉方向瞅了一眼,然后展颜一笑的说道。

“什么,你要灭我们付家满门!”付家老祖听到这里,仿佛暴怒之极的大叫道。

但手中却忽多出一张黄色符箓,黄光一闪,人就往后面墙壁倒射而去,蓦然消失不见,仿佛透墙而过一般。

竟是一张罕见的土遁符。

“跑?你能跑到哪里去?”

韩立冷笑一声后,不过并没有对付家老祖采取什么行动,反而手指冲另一方向随意的一弹。

一道青芒瞬息出现,又转眼消失,但下一刻洞穿了屋子另一角的大汉胸膛,其身上护罩瞬间破碎,丝毫作用没有起到。

而大汉手上的灵兽袋刚发出黑色的灵光,就在大汉身死的瞬间,重新黯淡下来。里面隐隐传出一声暴怒的嘶吼之声。

大汉的尸体栽倒在地,但韩立看也没看一眼。

对他来说,灭掉一名结丹初期修士,简直如同儿戏。不过,他对对方手中的灵兽袋倒颇有些兴趣,单手将袋子吸到手上,顺手收了起来。

这时韩立才望了望付家老祖消失的墙壁,脸上露出一丝冷笑。

大袖一甩,一道白影从中飞蹿而出,一只小狐出现在了韩立面前。

“你精通土遁术,那付家老祖就交予你处理了。以你的器灵修为和幻术造诣,对付区区的结丹中期修士,应该不费吹灰之力的。”韩立冲白狐淡然的吩咐道。

“这个自然,主人稍等片刻!我去去就回!”小狐眼中露出一傲然之意,然后黄光一闪,身形就从阁楼中不见了踪影。

韩立这时才一拍腰间的某只灵兽袋,无数的三色噬金虫从袋中狂涌而出,化为巨大的三色虫云,在他头顶盘旋不定。

“去!”韩立见此,口中一声低呼。

顿时所有飞虫分成无数小股,瞬间凝结成数十口三色小剑,然后一窝蜂般的从窗口处飞扑而出。

韩立则就此在阁楼中盘膝坐下,大衍决运转之下,神识瞬间将整个付家堡罩其中。

付家嫡系族人非常好辨认,无论服饰还是修炼的几种相同功法,在韩立神识笼罩之下,全都暴露无疑。

对于外堡的那些没有法力灵根的付家凡人,韩立没有加以理会。而是神识牵引之下,所有三色飞剑,开始一一扑向那些付家修士。

顿时惨叫声,惊呼声,骤然响起。浓浓的血腥之气,一下笼罩了整座付家堡。

而另一方面,付家老祖正在地下深处,飞也似的借用土遁之力飞遁着。

现在的他只打算远远的逃离此地。至于堡中的其他弟子晚辈如何,他不打算去想,也不愿去想。

那位子侄辈的大汉下场如何,他虽然没有亲眼见到,但也能想象出来。

即使大汉拥有付家的镇族灵兽,但要指望能在一位元婴期修士手下逃脱,那根本是痴心妄想。若是能拖住那位元婴期修士片刻时间,付家老祖就心满意足了。

至于付家其他之人,他就是想救那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反而十有八九将自己老命搭上,如此的话,他只能先顾自己了。

只要他这位付家老祖不死,付家就不算灭亡的。

毕竟除了付家主堡外。在元武国还另有其他几处付家基业。只要逃到这些地方,付家就总有机会东山再起的。

唯一让他郁闷的是,付家倒底如何招惹上的这位陌生的元婴期煞星。竟然一张口,就要灭了付家满族。

对方虽然一直轻描淡写的样子,但他一想起对方的神情,就心里一阵的发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