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六百五十五章 故居灵泉

忘语2015年08月03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柳师叔,菡师叔!”这四名绿衫修士,一见两名白衣女子一惊,随后面带恭敬之色的齐声躬身施礼。

“算了,不用多礼了。你们刚才的谈话,我和柳师妹听到了些许,给我二人重新讲一遍,越细些越好!”其中眼睛大大,面容苍白瘦弱的女子轻柔说道,声音带一丝烟火之气。

此女正是韩立昔年有过数面之缘的菡云芝。虽然面容和以前一般无,但是身材远非以前的单薄瘦弱,而变得丰满凹凸起来,完全成为一名风姿迷人的美貌女修,修为更是突飞猛进,已到了结丹初期的样子。

“多谢菡师叔,师侄谨遵师叔之命。”老者是这四名绿衫修士的为首之人,代表其他三人恭谨的说道。

菡云芝微笑着点点头,几步上前,随意找了一处干净之处,盘膝坐下了。

“你们几个的罪责可不轻啊。真找不回灵婴,恐怕你们师傅也不好为你们求情的!”另一位柳眉凤眸、几分慵懒模样的妙龄女子,则轻笑道。

她正是一开始说话,惊醒这几名御灵宗弟子的女子。

“师侄也知道此次罪责难逃,不过这一次,我等几个还真的有些冤枉的。还望两位师叔能向师祖美言几句。”老者苦笑一声后,带有几分恳求之色的说道。

“哦!那就两件事情,一齐说吧。那禁制灵婴之人,现在远在万里之外,我们一时半刻,是无法追上对方的,倒也不急于这一时。”那女子伸了伸妙曼诱人的身子,红唇闪亮的说道。

“是,这要从宁师叔和我等几人带着灵婴经过昆木山时说起,当时宁师叔借口……”老者恭敬的详细的讲起灵婴逃脱、灵婴被禁,和付家满门被灭之事。

菡云芝静静的听着,脸上没有异常之色,仿佛心中早有定夺。

倒是另一名柳姓女子,目光闪动不定,脸上不时露出好奇之色,对老者所说颇感兴趣的样子……二日后,韩立出现在了元武国和越国的交界之处,青色遁光一闪而过的进入了越国境内。

现在的越国按照他得到的消息,已经完全是鬼灵门的天下,而鬼灵门在此的总坛,就是当年掩月宗的宗门所在。

而黄枫谷昔日所在的太岳山脉,也成了鬼灵门的一处分坛而已。

韩立进入越国之后,马上认准了方向直奔太岳山脉而去。

……“一切都没变啊!”韩立站在一处巨大的乱石堆前,神色有些寂寥索然。

当日为了怕洞府被魔道修士发现,他特意整座山峰都捣毁了。如今多年过去了,此处看起来完全成了一处荒凉之地。自然没人想到,这巨大的乱石堆下,还另有一处被掩盖的修士洞府。

韩立口中喃喃自语几句,就一抬手,眼前白光闪动,几只巨猿傀儡被其放了出来。

在他神念操纵之下,这些巨猿开始飞快的清理眼前的乱石堆。

不过说清理,不过是几只傀儡十指不停洞射出各色光柱,将挡路的巨大石块击的粉碎,好开出一条能通向深埋其下洞府的道路出来。

仅仅片刻的功夫,一条笔直的通道,就被打通了。

韩立命令傀儡守在洞口处,自己则化为一道青虹飞入其内。

洞府内的布置和他匆匆撤离时一模一样,可以看出没有任何人进入过此地,这让韩立稍微烦心一些。

他专门来这里可不是为了怀旧的,直接奔向了灵眼之泉所在的密室。

此次前来,他就是想将此灵泉带走的。

虽然韩立手中已经有了灵眼之石所化灵玉,灵眼之物中的最高存在,灵眼之树。但是谁也不会嫌手中灵眼之物太多的。

这个灵眼之泉虽然小些,但既然回道到了越国,自然也要带在的。

那口灵泉在密室中完好不损的存在着,冒着丝丝的白色灵气。

韩立面带复杂之色的望着泉眼,脑中不由得回想起昔年刚刚筑基成功,初次开辟洞府就发现此灵泉的种种往事。

这一切仿若才是昨日之事,让他一时各种滋味涌上心头。

怔怔的看了半晌后,韩立才叹息一声,两手一掐诀,从手间射出数道各色法决,打在了泉眼之中。

顿时灵泉之上光芒大放,附近的地面随之微微颤抖起来。

韩立神色不变的盘膝坐下,两手结出一个古怪的手印,双目盯着灵泉,口中念出低沉的咒语声。

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

泉眼的水面开始无端的沸腾起来,仿佛有一只无形巨手,在不停的拨转的泉水,让其水面渐渐旋转高涨,形成一股深不见底的深邃黑洞。

随后一股惊人的白濛濛灵气,一闪即逝的从洞中喷射而出,直接穿透屋顶不知飞往了何处。

韩立见此,脸色微变。显然这种灵气外射的情形有点出乎他的意料。但一呆之后,他就神色如常的不再理会,反而加快了施法速度。

此刻,附近地面颤抖的越发厉害,泉眼四周出现了一圈刺目异常的黄芒。

黄芒缩小变形,圈内的泉眼也同样的随之变小。

光芒高涨,将整只泉眼都笼罩其内,耀眼万分。

片刻后韩立一声低喝,光芒一敛,一颗拳头大小的深黄圆珠,轻轻漂浮在那里。

而其下面的则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坑洞,里面空空如也,灵眼之泉不见了踪影。

韩立见此微然一笑,但忽然间脸色一变,一歪头的神色阴沉起来。

他明显感到,自己放置门口的几只巨猿傀儡受到了攻击。虽然还未立即被毁,但也明显处在了下风,马上就不支了。

韩立不假思索的飞快取出一个玉匣,将圆珠放入其内小心收好,然后化为一道青虹,从原路直接遁出。

结果一飞出通道,就见几名黑衫修士,正围着几只巨猿傀儡猛攻个不停。而在这几人二三十丈外的地方,有一名三十余岁,面目阴厉的灰衣汉子,正脸带疑惑的望着场中的情形。

韩立所化青虹一遁出,顿时让这些修士都是一惊,灰衣汉子口中一声“住手”后,几名黑衫修士急忙停下了进攻,退回到了汉子身边。

青虹飞到了半空中,韩立身形蓦然现出的停下,然后双目毫无感情的盯着这几人不语。但身上气势一点点的放出,将元婴期的修为显露无疑。

“前辈别误会!晚辈没有恶意的,只是无意和门下几名弟子,发现了此地灵气的异常,所以好奇之下才过来看看的。在下鬼灵门于洪,家师是鬼灵门的碎魂真人,绝没有和前辈为敌的意思。”灰衣汉子目光一扫过韩立,心里咯噔一下,顿时脸露骇然之色的陪笑道。

“碎魂真人!”韩立眉头一皱,觉得有点耳熟。但略一细思量,就想起了此人。

这不是鬼灵门元婴期老怪中的一位吗。好像此人心狠手辣、极为护短不好惹的样子。落云宗的白发老者,还为此提过此人一句,让他多注意一下的。

韩立正思量着,灰衣汉子看出了韩立听过其师名头的模样,心离安心了不少,但仍然忐忑不安的强笑道:

“前辈也认识家师,莫非是家师的故交!那晚辈更是冒失了。实在不知前辈要在此地办事,否则决不敢骚扰前辈雅兴的。有什么事情要晚辈效劳的。前辈尽管吩咐就是。要不,在下这就告退。前辈自行方便也可。”灰衣汉子虽然长得面目吓人,但却圆滑之极,试探着说出这几句话后,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毕竟独身一人面对一位来历不明的元婴期修士,实在让这位于大修士背后冷汗直冒。

韩立面无表情的盯着灰衣汉子,没有回答对方话语的意思,但神识放四下一放,方圆百里内并没有其他修士的气息。

看来对方一行人真的是无意中发现此地动静,独自而来的样子。这样的话……韩立心中杀机顿起。

无论初身为黄枫谷修士,还是现在的落云宗长老身份,对这些鬼灵门修士,似乎都没有放过去的理由。当初那位鬼灵门少主,更是差点取过他小命之人,让他心中对此一直暗憋一口闷气。

况且此行偷偷潜入越国,可不希望那些鬼灵门老怪从这几人口中得知,另有陌生元婴期修士出现在越国。若被这些老怪物盯上了自己,可是一个很大的麻烦。

他可不想被数名同阶元婴修士,一路追杀的赶出越国。

“咦!这人是……”就在韩立已经准备一声不吭的出手时,那几名黑衫修士中的一位老者,忽然望着韩立轻“咦”,满脸的惊愕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