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六百五十六章 碎魂门人

忘语2015年08月03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怎么,你认得我?”韩立目中异光闪动,望着黑衫老者淡淡问道。

“不是,在下认错人了。晚辈怎么可能认得前辈!”黑衫老者被韩立冰寒目光盯的机灵打个冷战,结结巴巴的急忙否认道。

“认错人!”韩立不置可否的摸摸下巴,目光从老者身上移开,反而在其他几人身上扫了一下,仿佛真信了老者此言一般。

灰衣汉子有点纳闷的望了了老者一眼,虽然同样心感到诧异,但现在身处险境,也顾不得其它之事,只想再冲韩立说些好听的言语,就趁机溜之大吉。

韩立却未等他再开口,就缓缓说道:

“既然你们是鬼灵门修士,还发现了韩某踪迹,那就自认倒霉吧。你们的性命,在下收下了!”此话一出口,韩立神色一下阴寒下来,大袖一甩,从袖口中涌出十余道青色剑光。这些剑光一出袖口,迎风一晃,竟化为了三四十道之多,向对方几人铺天盖地的席卷而去。

灰衣修士听到韩立声音一寒,就已知道事情不妙。等见韩立出手的惊人声势,脸色更是苍白无血,。

他自然不会束手待毙,想都不想的身形滴溜溜一转,无数的黑气蓦然冒出,将其身形护在其中,随后一金一银两杆飞叉从黑气冲飞出,化为两只金银怪蟒,挡在了黑气之前。同时灰衣修士拼命的催动遁法,化为一道黑烟,向后飞逃遁去,根本不顾黑衫老者几名修士的死活了。

那些鬼灵门修士大惊,除了老者外其余之人都在青色剑气纵横披靡一斩之下,纷纷身首异处,丝毫反抗之力都没有。老者正惊恐万分之时,韩立随后一弹,一道纤细青丝夹在剑气之中,瞬间射入老者体内,对方立刻翻身栽倒在地。

韩立见此,不再注意老者,目光一转之下,望向了已逃到了百余丈外的灰衣修士,嘴角挂起一丝冷笑。

他冲那些剑光从容的一点指,顿时百余道青光聚到一起,转眼间凝为一柄巨大的青色巨剑,然后韩立口中轻吐一个“去”。

巨剑发出低沉的嗡鸣声,一抖之下,化为一道十丈长的青虹,以不可思议的遁速,瞬息追到黑烟之后,刺目耀眼的青芒爆射开来。

灰衣修士惨叫一声,无论飞叉所化金银怪蟒,还是功法所化的护身黑气,都在巨剑一击之下,灰飞烟灭。就连灰衣修士本人,也化为了满天血雨。

韩立这才神色不变的召回了法宝,目光一沉之下,重新回到了昏迷不醒的老者身上。

略想了想,韩立不假思索的单手一抬,老者枯瘦的身躯“嗖”的一声,被吸到了手上,青光闪动,另一只手毫不客气的按在了老者头颅之上。

足足过了一盏茶的工夫后,韩立手中火光一起,老者在火焰中化为一团飞灰,凭空消失不见。

“竟是合欢宗的弃徒。董璇儿!想不到她也结丹了,不过为何会派人找我,还真是有点古怪了。”韩立双手倒背的漂浮在空中,脸上现出一丝诧异之色。

黑衫老者的来历,还真有点复杂。原先是合欢宗门下一名弟子,因为犯了大错触犯了门规,生怕被抽魂炼魄,就改头换姓的潜逃进了鬼灵门下,一直隐藏至今。

这些事情韩立自然不会关心。让韩立惊讶的是,老者以前竟在董璇儿手下效力过一段时间,那时董璇儿已经结成了金丹,竟派他和其他一些合欢宗弟子,到处疯狂的寻觅过韩立一段时间。甚至不惜让老者等人冒险潜入九国盟中,暗中寻找韩立的踪迹。

那时韩立早到了乱星海,此事自然不了了之。

老者就在那时,曾见过韩立的画像,故而现在惊愕的认出他来。

现在韩立心中百般不解。他可没自恋到,董璇儿此女会喜欢自己,所以念念不忘的派人寻他的,其中多半有些什么古怪在里面。

可惜黑衫老者地位不高,对此一点消息也没有。

想了一会儿,韩立还是无法想出董璇儿寻找自己的缘由,就一摇头后,将之放置了脑后。

不管董璇儿当初为何派人寻自己,有什么企图,但现在事隔多年,多半早已没什么关系了。而以他现在的元婴期修士身份,更无须将之当一回事了。

想到这里,韩将这些鬼灵门修士的尸体略一处理,向黄枫谷原来的宗门方向看了一眼,就的离开了太岳山脉韩立不知,就在他灭杀于洪的同时,掩月宗旧址之处的一处隐秘的闭关室内,一位面容枯瘦清奇,正闭目修炼的皂袍修士,忽然眉头一皱的长叹一声,往怀内一摸索后,掏出了一面黯淡无光的骨牌出来。

皂袍修士把玩着骨牌,片刻后微眯起了双目,脸上隐有阴厉之色闪过。

过了一会儿,他站起身来,走出了闭关之地。

穿过一个长长的走廊,皂袍修士来到了一间大厅之内,面无表情的往大厅中间的石椅上一坐,随后手中白光闪动,不知何时多出一面青铜小钟出来。

“当”的一声巨响,皂袍修士随意的晃动一下此钟,嗡鸣的钟声低沉悠扬,不知传出了多远。

随后此人就将小钟一收,木然的坐在椅子上,默不做声起来。

但片刻后,从大厅的几个偏门中,匆匆跑出来三名结丹修士来,两男一女,神情肃然往老者下首一站,个个面带敬畏之色。

“刚才,你们六师弟本命牌上的灵光熄灭了。看来是遭了什么人毒手了。虽然不知道怎么一回事,但是我碎魂门下弟子,怎么也不能死的不明不白,你们几个将那凶手找出来,生擒到我面前来。我倒看看是何方神圣!”皂袍修士不动声色的说道,仿佛在吩咐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遵命,弟子三人立刻去办。”这三名男女修士先是一惊,但随即垂手齐声答道。

“嗯!希望下次召见你们几个的时候,凶手已经押在了困仙牢中。”皂袍修士,也就是鬼灵门的碎魂真人点点头,不再多说一句的起身走出大厅。

厅内只剩下了三名结丹期碎魂门人。

“五师妹,立刻给太岳分坛的人发传音符,看看是否知道了;六师弟出事之事。若是不知,让他们立刻派出人手追查凶手下落。阙师弟!你和其他几处分坛的坛主关系不错。看他们能否派人查查,最近越国有没有陌生的高阶修士出现。至于我们几个,也分别派出门下得力弟子,追查下六师弟最后出现的地方,看看有什么线索没有?一等有消息传回,我们三个再一齐出马,将那人拿下。毕竟对方能杀害了六师弟,修为应该不低,还是小心点的好。”三人中一身乌衣的精悍修士,只是思量了一会儿,就条理分明的说道。

另外两人,一名是风韵犹存的三十余岁妇人,一名是浑身阴气的锦衣书生。

妇人闻听此言,淡淡一笑的答应道。锦衣书生却眉头微皱,略显几分为难之色,片刻后才勉强的点点头。

“阙师弟,我知道你和六师弟关系一般,甚至还有些不和。不过,此事可是师尊亲口吩咐下来的。若是办不成此事,不用我说你也知道厉害的。不要忘了当初二师兄和七师弟办事不利,所受的处罚。”乌衣汉子似乎有些不放心,双目盯着锦衣书生,冷冷道。

“怎么会呢!我和六师弟虽然不和。但他如今已经身死了,而且又是师傅交待下的事情,我怎么也会尽心尽力的。三师兄放心就是了。”姓阙的书生闻言,脸色大变,强笑的打了个哈哈。

“师弟知道利害就好。我们分头行事吧。”乌衣汉子稍缓的说道。

于是二男一女也离开了大厅,各自行事去了。

数日后,鬼灵门的修士还真沿着那几人消失的踪迹找到了韩立灭杀几人之处。经过一番的查探,韩立原先的洞府暴露出来。

那三名碎魂门人闻信,亲自带了一批弟子赶到了太岳山脉,他们三人出现在了韩立的旧日洞府内,站在韩立迁移走灵眼之泉所遗留的大坑跟前。三人一阵的面面相觑。

与此同时,在遥远的另一处地方。

菡云芝和那柳姓女子也带着那几名御灵宗弟子,出现在了一段重山峻岭之上,匆匆的穿过这片区域,进入了越国境内。

(高烧总算退了多半,现在感觉好多了。看来真的要少熬一些夜啊。否则身体真会吃不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