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六百五十八章 韩家祠

忘语2015年08月03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一进小酒楼大门,一位打扮利索的小二将韩立让到了里面。

韩立也没有往二楼去,就在一楼随便找了一处偏僻些的角落坐下,点了几个小菜,在那里不言不语的打量着酒楼内的一切。

一楼的客人三教九流众多,和韩立以前见过的其他酒楼差不了多少。无论是脚夫苦力,还是进城做小生意的商贩,应有尽有。

唯一有些惹眼的,是在一桌一身劲装的彪形大汉。

这些人有五六人多,个个带着数尺长的条形布囊,放在身侧顺手之处。韩立不用神识扫视,也立刻猜的出,里面都是些刀剑之类的兵刃。看这些人统一的服饰,多半是哪个帮会中人。

不过,这也让韩立大生一丝亲切之感,想起了当日在七玄门的种种情形。

神识往这几人身上一转,这些人的淡话声清楚的入耳,果然淡的都是一些帮会的打杀之事。韩立听了一会儿就没有兴趣了,目光一转,打算将注意力移到了其他人身上。

就在这时,从酒楼外面走进来两名年轻儒生。两人一边眉飞色舞的说着话,一边缓步向前。

“听说这一次韩侍郎回乡祭祖,不但州令大人会亲自前来拜会,就是范、李两家也会派人前来。看来韩家这一次真要大大操办一回,无法低调了。““可不是!听说为了此次祭祖。韩家广发信函,将各地无论远近的分支族人纷纷召回。就是镜州稍有些名气的乡绅,也都纷纷派人前来观礼。我看韩家很快就和范、李两家并列镜州三大世家了。”

“啧啧!据说韩家崛起才不过百余年的时间,竟然就有这般声势了。真是不可思议啊!”

“这有什么奇怪的。韩家从不知哪一代出了个解元的外戚后,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后辈子孙连连有人考取了功名,如此一来数代积累下来,有此风光倒也不是奇怪之事。不如,我们到时也去……”

两名儒生,随意的在韩立附近的一张桌旁坐下。

“韩家!”韩立一听此话一怔,急忙想继续听下去。但是那两人却话锋一转,谈论起一些诗经之类的东西来。让韩立大感郁闷。

不过,他心思转了一圈后,忽然起身向那两名儒生走去。

“两位兄台,在下韩立。不知刚才所说的韩家,是哪家韩家。在下此处前来,也是接信回本家祭祖的。只是在下从小早外地长大,对本家陌生之极,尚不知祭祖所在。请两位兄台指点一儿。”韩立走到儒生面前,含笑的问道。

“原来兄台是韩家弟子,我等失敬了。不过本地的韩家还能有哪一家,自然是五里沟韩家了。”这两名儒生先是一怔,但随后看对方也是儒生打扮,说话斯文之极的模样,丝毫疑心没有的回道。

“五里沟!”这个地方,正是韩家当年居住的山边小村。因为整个村子都处于一个五六里大小的山沟内,才取的这般土里土气的名称。

看来儒生刚才谈论的韩家,十有八九和他大有关系了。

“若是五里沟的话,这韩家真是小弟的本家。两位能否详细讲下大概情况,小弟从未参加过本家祭祖,可别闹什么笑话来。”韩立脸上神色如常,温和的说道。

“这……,只是说下大概情况,自然没什么关系。这是人人皆知的事情。”两位儒生互望了一眼,其中一位重新打量下韩立,觉得实在不像歹人,也就一口答应了下来。

“多谢两位了!”韩立微笑着再次称谢。

而那位儒生开口说道了:

“兄台若是参加祭祖的话,还是先不要去五里沟的好。因为韩家早在数十年前,就将本家迁至了数十里远的韩家堡。只有到祭祖那日,才会所有族人回到五里沟旧居的,而韩家……”

韩立静静听着儒生的言语,脸上表情没变,但心里翻滚不已。

……两个时辰后,韩立出现在了昔日的青山之上,只是这次并没有落下来,而是静静的望着下面,默默无语。

这还是昔日的小村吗?

黄土小路,矮墙草屋,小孩村人,全都不见。代替这些的,是大院瓦房,卵石小路和一些穿戴整齐的仆人。旧日影子,一丝不在。

看了一会儿,韩立摇了摇头,本想立即离开,但是目光忽然落到了这片宅院最中间处的一间楼阁。

此楼阁算不上如何巨大,但是地除了此楼外,其余的房屋一律平房单层,让其显得格外惹眼。

而阁楼大门紧闭,上面挂着一个漆黑的牌匾,用银粉书写着“韩家祠”等几个大字。

韩立面上升起一丝异色,想了想后,身形蓦然不见,下一刻却出现在了阁楼之前。

阁楼前站着几名膀大腰圆的守祠仆从,但是施展了隐形术的韩立自然不可能被他们发现。

只随意扫了他们一眼后,韩立就直接施展遁术,穿门而入。

一进门内,一排排灵位进入眼帘之内,这些足有数百之多的灵位木牌,分列四周的长桌之上,形成一条长长的通道。单稍后些的桌子上却空空如也,似乎是给后来之人备用的。

目光一扫,这些牌位上虽然写着各种各样的韩氏名讳,但是对他来说陌生之极。

韩立没有多待,直接上了二楼。

二楼同样也有一些灵位,但明显隆重郑重了许多。不但多了香炉、檀香,还有一口巨大铜鼎摆在正中间,鼎内盛满了香油和一根粗大棉芯,烛火通明着。让人不禁肃然。

对这一切,韩立视若未睹,只是呆呆的望着摆在正中间的几个灵牌,身形一动不动。

“韩铸、韩铁、韩天生、……”

这一个个熟悉的名字,冷冰冰的写在漆黑的木牌之上,韩立心中一疼,蓦然有一丝喘不过气的沉闷。

俗话说的好,大道无情!但这只不过是一种自欺欺人的话语罢了。

即使韩立这般已是陆地神仙中的人物,也无法做到断情绝欲,所能做的只是将这份感情尽量的深埋心底而已。

韩立终于动了,缓缓走到中间的灵牌前,又停了下来。面无表情的看着灵位,但一幅幅和这些亲人相处的温馨画面,却在脑海中不断的浮现。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也不知过了多久。

阁门开启的沉重声音,将韩立从往日的思绪中惊醒,但人站在原地,并没有任何举动。

这时楼下传来了脚步声和两名中年男子交谈的话语声。

“厉兄,你太性急了。不是说了在祭祖后,将那手札借你一阅的吗,何必如此心急火燎的。”一名男子有些无奈的说道。

“嘿嘿!韩贤弟,谁让你最后忽然提到,手札后面记载了家祖自创的一套无名步法。我倒有些奇怪了。既然是厉家祖先自创的武学,为何我们厉家从来不知道此事,自然想要早一日看到了。不过,好好的手札为何要供奉在这宗祠内,要是被人偷去了岂不糟糕透顶!”另一人不好意思之余,却有点担心的说道。

“咳!一般人谁会跑别人家的祠堂偷东西?再说,我们寒假祠虽然不是龙潭虎穴,但也是日夜有精通武艺的家仆看守,一般人绝对无法靠近的。就是能得手,不怕我们韩家报复追究吗?”首先说话的男子十分自信的说道。

“说的也是!”另一男子赞同道。

“噔噔”的上楼声音,清晰的传来。一名儒生和一名虬须大汉,一前一后的出现在了楼梯口处。

这二人原本含笑说话的模样,但是一眼看见灵牌前、双手倒背韩立时,神情顿时凝固了。

但那名虬须大汉一怔之后,立即上前一步,挡在了中年儒生前面,须发皆张的低吼一声。

“好贼子,竟追杀到这里来了。那就小命留下再说。”一说完这话,大汉两手一握拳,人已跃到了空中,直奔韩立猛然扑来。

人还未到,一股气势惊人的狂风就先压下。

韩立背对着两人,仍一动不动的站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