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六百六十五章 五行灵婴

忘语2015年08月03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就在鬼灵门几名结丹修士全灭的时候,掩月宗故地的闭关室大门再次的打开,皂袍修士脸沉似水的走了出来。

他几名得力弟子竟然同时陨落,这让此位元婴老魔再无法故作不知的闭关下去了。当即一言不发的放出数道传信符,给越国所有鬼灵门分坛发出信息,马上查清几名弟子的遇害之事。他要亲自出马,看看到底是什么人竟敢对碎魂门下下次毒手。

不过,他的动作明显迟了一点。

尚未等鬼灵门魔道修士大举搜索时。韩立已经飞离了越国,开始横穿元武了。

这位碎魂真人最终一无所获。只大概知道,自己几名弟子被一不知名元婴期修士所灭。对方已经远离了越国,所以他尽管暴跳如雷,也无可奈何。

而在十余日后,菡云芝也忐忑不安的回到了天罗国奇灵山中,跪拜在了那间漆黑的石室前,将事情经过大概说了一遍,亲自向室中老者负荆请罪。

“你们远在数百里外,就被对方发觉了。其他人和鬼灵门修士全都被灭,就你一人安然逃离了出来?”老者话语里带了一丝古怪的问道。

“不错,师伯。云芝和柳师妹等人分头逃命的,结果只有我一人得以逃脱。其他人下落不明。也许还未遭毒手也未可知。”菡云芝不知为何,竟隐瞒了那位不知名元婴期修士,似乎认识她而放她一马之事,只是含糊的说自己逃脱出来的。

“那人既然能禁锢至木灵婴,自然十有八九是元婴期修士。但能在百里之外,就发觉你们的行迹。这可就太可怕了。据我所知,整个天南的元婴后期修士根本没有几人。难道真是那几名老不死中一位。”老者的声音低沉了下去,带着一丝深深的忌惮。

“这个师侄就不清楚了。因为对方神识实在强大。我不敢再近距离追踪对方下去,只能遥遥的感应到此人离开了越国,穿过元武朝着北边去了。因为再往前就是正道和天道盟的势力,师侄不敢再跟随下去,最终也未能知道对方是何人,只好回转了本宗。还请师伯恕罪。”

“你没有什么过错,何罪之有?若那人真是元婴后期修士,就是我亲自过去,也一样没用的。你能活着回来,已经不容易了。这也是我考虑不周,本以为凭借你和柳玉的感应秘术,足以查清对方底细的,却没想到对方是元婴后期修士的可能。如今那人跑的如此远了,你的密术就是再神妙,也无法感应到灵婴的所在。此事姑且作罢。你下去休息吧。另外,听说菡师弟好像闭关出来了,你过去见一下他吧。”老者在屋内叹了一口气,缓缓说道。

“多谢师伯大量,师侄就先告退了。”菡云芝敛衽一拜,心里松了一口气后,恭敬的退了下去。

看到菡云芝身影渐渐远去不见,石室中老者默然了一会儿后,竟冲着空无一人的地方,莫名的又开口了。

“你看你师妹所讲是真是假,真是元婴后期老家伙抓走的灵婴吗。要知道,那种等级的修士,怎可能让云芝丫头侥幸逃脱掉。”老者声音中不带丝毫的感情,仿若变成了另一个人一般。

“师伯,刚才我用秘术稍微感应了下菡师妹的心绪,虽然说不上完全正常,但大部分时间都是平稳安定的。只在说到逃脱那段时,心中才有些混乱。我估计隐瞒的部分,多半就和此有关的。”随着老者的询问,石室后人影一闪,竟走出一名浓眉大眼的中年人出来,恭敬的冲老者说道。

“哼!我想也是如此。要不是她是菡师弟的后人,我怎会如此轻易的放她离去,说不定就要动用搜魂之术,看看她倒底隐瞒了什么。现在不看僧面看佛面,碍于菡师弟这层关系,这种伤害神识的歹毒手法,还是不能随便用在她身上的。毕竟菡师弟就她这一个后人,平常可喜爱的要命。甚至为了让此女结丹,不惜大耗元气的施展逆天大法,替其洗髓易经。既然她隐瞒的不是重要关键东西,我也就懒得再追究下去。而至木灵婴落在了那些老家伙手上,才真的麻烦了。好在这次丢失的是至木灵婴,其它二个灵婴都还安然存在。而至木灵婴我记得还有一个备用的。虽然稍微差了点,但姑且先培养看看吧。真不知道,能不能等到五行灵婴齐聚的那一天。”老者长吐了一口气,有些郁闷的说道。

“这五行灵婴秘法,原本就是本宗失传多年的大神通之术。要不是师伯前些年无意中炼制出了至土灵婴,恐怕本宗到现在还不能凑齐五行灵婴呢。只要灵婴全都准备完成,再施展秘术让灵婴和本门弟子融和一体。用不了多久,我们御灵宗就相当于凭空多出了五个元婴期修士,足可以和合欢宗一争魔道的魁首位置了。不过这些修士,虽然拥有元婴修士神通,但是却没有真正元婴修士的寿元,这倒是一件可惜的事情。至于那丢失的至木灵婴,原本就是灵婴中炼化最早,最凶悍的一个。据说以前还曾经吞噬过本宗元婴修士的元婴,实在暴虐异常,难以驯服。拿来合体的话,也很难成功的。丢失的话,反是一件幸事。”中年男子稳重的说道。

“嘿嘿!你所说的我怎会不知道。那至木灵婴千余年前不知什么机缘巧合,竟自行产生了神智,而且还偷偷潜进我们御灵宗的藏经阁,偷窥了多本秘术功法。让其神通大增,一下脱离了禁制。要不是当时本宗正好有一位元婴后期长老坐镇,一举施展大神通将其镇压下来,差点就酿成大祸出来。不过也就因此,我估计若是能融合此灵婴的话,恐怕那位合体弟子一举拥有元婴中期神通,也不是不可能的。自然不愿意轻易舍去。说来也好笑,在融合灵婴前非但不能让五行灵婴法力加深,反而必须不断削弱灵婴修为,只有这样才能保证融合时,门内弟子元神不反被灵婴吞噬了。否则,我何必冒险让人带着至木灵婴,去元武国的乾金谷承受金风洗体。”老者平静的说道,但话里的惋惜之意,仍明显非常。

中年男子闻言,想张口再劝说些什么,但转念一想又则面露苦笑的不语起来。

……一个多月后,韩立终于到了溪国,回到了自己的洞府内。

这一下韩立大松了一口气,将那柳姓女子往静室中一放,就先看了下子峰处慕沛灵。

看到此女仍在修炼闭关中,他心中大为满意。又分别去了拜访了落云宗的二位长老,好让对方知道他已回来了。

银发老者二人见了韩立,自然大为高兴,略问了几句韩立此次出去的情况。

韩立则轻描淡写的一带而过,只是说路上灭了几名鬼灵门和魔焰门的结丹弟子。

结果,这二位非但没有露出担心之色,反而大声的赞好。

看来这二人对上次天正魔两道算计他们之事,仍然记恨在心。特别是银发老者,当初为了活命,不得不施展一种保命的秘功,造成其现在仍然元气大伤,还未彻底恢复。

韩立这举动,也算替他们出了一口恶气了。

见此情形,韩立更加安心了。稍微聊了半日后,就回到了洞府中。

在路上他就开始思量,如何处置那位白衣大美女了。

……柳姓女子在恍惚之中,慢悠悠的醒来。

明眸刚一张开,就看到一个脸孔几乎凑到了其面上,不禁惊骇的一下坐了起来,并急忙退后数步,靠在了一堵石墙上。

这时她才发现,脸孔的主人竟是一名二十余岁的娇媚少妇,冲其嫣然一笑着。而她身处一个看似完全封闭的密室内,此地除了一块圆形蒲团外,就别无它物。

“道友醒过来了。没有事的话,随我去见主人吧。”少妇笑嘻嘻的冲其说道。

“主人?他是谁?这里是什么地方。”柳玉一时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脑中一片混乱之余,迟疑的问道。

“道友跟妾身过去一见,不就知道了。至于此地,这里是溪国的云梦山。我想道友应该知道身在何处了吧!”银月上下打量着此女高挑的身子,慢悠悠的说道。

“溪国,云梦山?你们是天道盟的人!”柳玉只是略一思量,就立刻想出了对方的来历,不禁神色一变的失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