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六百六十九章 第二元婴

忘语2015年08月03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驱虫术的修炼并不难,以韩立如今的境界和修为,参悟这些秘术水到渠成,易如反掌。

不过这些秘术让他大开了一番眼界,上见记载的几种驱虫攻敌的方法和手段,让他啧啧称奇不已。

特别这“虫甲术”的法决,更是让他以前的模糊想法,完美的得以实现。

以前,他虽然可以指挥三色噬金虫凝结成刀剑之类的简单东西,但是一涉及到战甲这种复杂的东西,又显得有些力不从心,几点困难之处始终无法解决。

现在有了玉简中记载的“虫甲术”法决,经过短短的月余练习,就可以熟练的凝结出战甲了。

真是不可思议!

不过,韩立高兴之余,心中也暗自窃喜。

他相信创立出“虫甲术”的那位高人,也不可能轻易拥有像噬金虫这般强大的灵虫来凝结虫甲,论防御力自然远不如真正护甲类宝物。再加上虫修原本就少,故而此功法才名声不显。

但此法决到了他手中可就不同了。

三色噬金虫的甲壳原本就坚韧难催的,再加上变形凝结的奇特能力,让此战甲防护能力只在普通护甲之上,对他正好适应之极。

况且,等以后那些金色噬金虫用新的控虫术掌控熟练了,自然可幻化出更胜一筹的宝甲出来。

韩立对此信心十足。

再一想到最后进化完成的成熟体噬金虫,韩立更难按捺住那份兴奋之情。

半晌之后,韩立总算恢复了平静。

抚摸了下虫甲,心中沉思了一会儿后,一口灵气吹去。

虫甲重新溃散,还原成了众灵虫。举手之间,被韩立全收进了灵兽袋中。

他再次盘坐地上,从储物袋中从容的取出了一件青色玉简。正是辛如音所留之物。

韩立双手平捧此物,眼睛半眯,神识很快沉浸了其中。

前面的古阵法姑且不问,他直接找到了最后的玄牡化婴大法口诀上。

此功法,也不知是上古时期那位魔道古修创立,不但口诀晦涩深奥,而且句句璇玑,隐含妙义。韩立几乎一字字的来体悟,其过程缓慢无比。

足足过了半年的时间,韩立才参透了此功法一大半。

但就这样,让韩立心中骇然,对那创立此法的古修,佩服的五体投地。

不错,此功法看起来的确有些像道门的一气化三清秘术。其中倒底有多少区别,韩立从未接触过道门第一玄功分毫,自然无法得知。

不过功法和那些普通的魔道“身外化身”秘术截然不同,绝对是真正创立第二化身的逆天神通。一旦修炼而成,就可拥有两个完全独立的元婴。虽然有主辅之分,但无论哪个元婴意外消亡,另一个都可以继续安然的存在。

只不过若出事的是主婴,第二元婴就要亏损诸多元气,才能慢慢转化为主婴的存在。但若第二元婴受损,则主婴所受影响几乎可以忽视。

更让韩立心动的是,第二元婴一旦修炼而成,就可以选择一副上好修士躯体融合其内,修成化身。

化身一成,就可以成为主体之外的真正第二存在。即使本体烟消云散,只要化身还在,韩立仍是存活的。

毕竟两者的记忆情感都是一模一样,只不过复制一份在第二元婴上罢了。

这和韩立当初修炼的曲魂分身,实在天差地别。

当时韩立修炼的所谓煞丹分身,控制行动的,只是从韩立元神中分裂出去的一丝神念,并没有任何的记忆感情,也没有自主的能力,几乎相当于一个高级傀儡而已。

不但如此,这曲魂化身还无法离开韩立身边太远。否则会因为神识无法感应到的原因,丧失了行动能力。

而玄牡化婴大法所修成的化身则不同了,不但可以和修炼之人远隔万里毫无事情,并且在没有命令和吩咐情况下,就可自主的行动、修炼。和普通修士一点区别没有。

看到这些时,韩立倒吸了一口凉气。

但再往下面参悟时,玉简中终于提到了修炼此功法的限制和缺陷。

韩立一领悟明白,就如同浇了一桶冷水,刚刚升起的兴奋火热之情,瞬间跌落低谷。

其中的困难让韩立张目结舌,半天无语。

别的不说,就说其中最重要的凝炼第二元婴吧。

普通修士光凝结成主婴都是花费无数岁月,才侥幸碎丹成功。再凝结第二元婴自然没有第二金丹可碎,也没有如此多时间耗费的。

唯一可行方法,就只有侵占其他元婴修士元婴,将对方元婴神识抹去,在用自己的神识将此元婴同化,才能拥有第二元婴。

玉简中虽然提供了侵占和抹去元婴神识的法诀和手段,但风险之大,成功率之低,自然就不用多说了。

就是真的福星高照,侵占别人元婴成功,下面同化的过程,是一个更危险的过程。

毕竟元婴是强行抢过来的,就算暂时侵占成功,想要同化和自己一样,就要冒神识反被元婴本能同化吞噬的可能。

若是第二元婴真成,同时拥有两个元婴后,其中的好处当然数不胜数。

若想再进一步,修炼成第二化身,只要找一副合适躯体让元婴夺舍即可。

当然这幅躯体原本的修为越高越好。

最好还是元婴修士的身体,只有这样才能让第二化身派上大用场。

不过,话说回来了。不要说活捉一位元婴期修士,就是杀死一位此等阶修士,那也是千难万难之事。

别人不知道,韩立自付自己现在决没有这个可能的。

当然就算你“玄牡化婴大法”大成,真炼成了化身后,也并不是说从此高枕无忧,还要时刻小心化身的反噬。

这具第二化身其实就相当于另外炼制了一个自己,但随着时间的流失,两者无论记忆情感终究会产生一些差异,会产生极其厉害的心魔对化身加以诱惑。化身会变的极力想摆脱主体控制,甚至当神通远超主体时,还有可能反借助两者的特殊关系,来控制主体。

从而形成主辅颠倒,反客为主。

如此一来,虽然化身可在千万里之外,执行主体的吩咐和命令,但最好还是不要让其离开本体太久的好。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对他施展玄牡化婴大法上的“归一决”秘术,将心魔消去,把两者元神重新同化归一,好加强对化身控制。

当然除了防止化身反噬外,这化身还有另有一些小缺陷存在。不过和这可怕的反噬相比,就不太重要罢了。

其实当拥有第二元婴时,这玄牡化婴大法就算初成了。完全不用再修炼第二化身,就可在和人拼法争斗时大占不少便宜,可以使用多种威力不小的神通,保命的机会也远胜普通单婴修士。而且还不用担心化身反噬的危险。

现在韩立脸色阴沉,仔细思量修炼此神通的可能和利弊。

虽然此秘术修炼艰难,但的确是一种货真价实的大神通,他可不愿轻易的放弃。

只要修炼成了,相当于凭空多出一条性命来。实在是诱人之极啊!

至于如何得到其他修士的元婴,韩立低头沉吟后,从储物袋中取出了一个贴满符箓禁制的玉盒,里面正是被他禁锢的至木灵婴。

他眉头紧锁,手指轻轻抚摸着玉盒,半天都没有言语一声。

听过柳眉说过一些至木灵婴的来历后,韩立自然知道此灵婴和普通元婴不同。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既然御灵宗可以施展什么五行灵婴秘术,可以让灵婴和结丹修士合体融和。那就是说此灵婴和元婴大部分之处还是相同的。

将它炼成第二元婴,十有八九没有什么问题。

况且他原本就拿这至木灵婴无用,就算一试也没有什么损失。

至于侵占和抹去元婴时的凶险,韩立自恃神识和其他宝物的相助,绝对没有问题的。

唯一要担心的,反到是那无影无形的元婴反同化问题。

要真出了此事,他只有割裂这部分侵占元婴的神念,然后神识大损。至于还会有什么后遗症,会不会影响神智,那可就很难说了。

一想到这里,韩立满脸的迟疑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