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六百八十六章 法士初现

忘语2015年08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韩立神识所感之处,黄风铺天盖地而来,足有百余丈之高,所过之处,更是飞沙走石,黄尘滚滚,如孽龙出世一般,好大的煞气。

他也心里一惊!

不过他神识强大,几乎可媲美元婴后期修士,因此和其他几人神识到了百里之外,就再也无法向前只能远看不同。他体内大衍决略一运行,神识一凝,就探入风沙之中。

但神识一进入风沙之中,就昏沉沉的,只能模模糊糊感应到数十丈远而已。而再往深处探去,也是同样的情形,如同迷雾相仿。

韩立大感愕然之际,接着那老妇人的话语声,那冷面的尤姓修士也将神识收回的说道。

“不错,这是慕兰人的风灵术!以前和我斗过法的法士,施展的就是这种“红尘万丈”的灵术。此灵术一施展开来,不但可以隔绝我们修士的探测,而且其中的黄沙狂风,更有护身困敌的奇效,非常麻烦。不过,眼前这般惊人的情景,我倒从未见到过,好像是将灵术范围扩大了百倍千倍一般,有点古怪。”南陇侯一边说着,一边脸色阴沉了下来。

“慕兰人?”

其他几人闻言,全都微微色变。

王蝉和燕如嫣更是面色一下苍白起来。不过,他二人在这里身份和修为最低,自然不敢随意插口什么。

“南陇兄所说没错。也只有法士灵术才能让风沙变得这般惊人。而且看此术威力,里面更不知藏了多少法士在其内,就是有和我们同阶的存在其中,也并非不可能之事。”白衫老者同样慎重的说道。

“这怎么可能?慕兰人突然出动这般多法士,要干什么?”老妇人惊疑的问道。

“邰夫人,我们上次和慕兰人休战,是什么时候的事了。”王天古忽然脸色古怪的问道。

“大概是百余年前吧!王兄的意思是……”老妇人闻言,脸上忽露出若有所悟的神色。

“百余年时间也差不多了。足可让慕兰人养精蓄锐完毕。”王天古脸上露出一丝讥讽之色的淡淡说道。

“王兄所言不错,差不多该开始新一轮争战了。这一次又不知道要陨落掉多少修仙者。不过怎这般凑巧,我等竟恰好碰到了慕兰人的先锋。南陇侯喃喃的说道,脸现一丝无奈之色。

其他人闻言,也觉得此事实在巧合之极。

“这世间巧合的事多了。不必太多惊讶。不过眼下,我们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是就此原路返回,不用硬碰眼前的慕兰人先锋。以后另寻其他时机再来寻宝,毕竟宝物不会长脚,以后还有机会的。但是慕兰人的进攻几年内肯定不会停歇下来的,短时间内是不可能了。而世事难料,下一次是否还能将诸位道友聚集到一起,这可就不好说了。”白衫老者沉声讲道。

“不用说了,第二条路肯定是直接动手,从对方风阵中闯过去。不过,这风险也未免太大了些。万一里面藏有几个和我们同阶的厉害老鬼,我们很难成功的。难道不能想办法避开对方吗?”老妇人摇摇头,不赞同的说道。

“绕开恐怕来不及了。慕兰人一旦展开进攻,怎么可能就这一股先锋。我们即使绕到其他方向,同样也会遇到慕兰人的。不过我们可以先隐匿身形。看看能否从旁边穿插过去。只要不是迎头撞进风阵的中心处,应该没问题的。而只要过了慕兰人的先锋,我们就有足够时间,避开法士的主力。正好赶到人手空虚的慕兰草原,可以轻松许多的取宝走人。”老者沉吟了一下后,才凝重的说道。

听了老者的建议,其他人略微商量一下,觉得只能如此了。毕竟谁也不想放弃眼前的机会,而等数年后的不确定的事情。

当然,这也是南陇侯等人个个都是元婴期修士的缘故。否则就是宝物再动心,他们也只能灰头灰脸的而归了。

不过在此之前,这几人倒也纷纷放出了传信符,让它们飞向最近几处九国盟修士据点。好让九国盟提前做好准备,别被慕兰人偷袭,杀个措手不及。

这也算尽了,他们作为天南修士的一点义务吧。

然后他们一行九人收敛功法气息,隐匿身形,开始向一边悄然的遁去,想避开风沙最猛烈的中间位置,从旁边溜过。

因为怕王蝉二人修为不够,所以王天古特意支起了一个巨大光罩,将这二人一起罩在其中,然后在韩立眼皮底下,渐渐消失了踪影。

不光韩立见此,嘴角边上却暗含一丝冷笑。

以他的神识,王天古等人的行迹怎可能真逃的过他的感应。

百余里的距离,转眼间就到。

灰濛濛,黄沉沉的风沙,从仿佛天际间冒出的妖魔,从远处隐隐压来。

黄沙未到,一股股的冲天风柱率先呼啸而来。

好在他们事先偏离了风阵正面,人已到了较远的一侧,只有寥寥几股风柱从一旁掠过,根本构不成威胁。

这些风柱,大的直径有十几丈,小的也有数丈之大,足以藏纳数名法士了。

隐形下的韩立,在如此近距离,用神识感应的清楚了。

在这些风柱中,模模糊糊的有人影晃动,看来都有法士隐匿在其中。

不过这些法士显然都没有发现一旁的韩立等人,自顾自的御风向前。

韩立等人冷眼盯着,人同样悄然无息的向前遁去。

眼看他们要一头扎进后面紧随而来的弥天黄沙中,走在最前边的南陇侯,突然神色一变的传音警告道。

“不好!小心旁边!”

韩立闻言转脸一看,结果脸色一惊。

一道粗约百丈,一眼望不到顶的巨大风柱,竟从远处横着向他们几人狂啸而来。

这般巨大的风柱,里面施法的法士肯定非同小可。难道此人发现了他们?

韩立深吸了一口气,体内的青竹蜂云剑不禁跃跃欲试起来。

虽然对法士早就久闻大名,但他还真没有亲眼见到过一次。不过在眼前这种情形下看见,可实在不是什么高兴之事。

其他几人同样满脸戒备的盯着巨风柱,有的人甚至手上暗光流转,已经将法宝取在了手中。

但巨风柱一下紧挨着众人的擦身而过,竟似毫不发觉的样子。

这让南陇侯不禁大松了一口气。

而就这片刻耽搁的时间,从天而降无边沙雾,一下将众人淹没了其中。

四周立刻变得黯淡无比,到处都是昏沉沉的深黄之色,让人压抑异常。

“当心点。这风沙有点古怪,神识无法穿透太远的,可不要走散了。”南陇侯冷静的招呼道。

虽然众人想要破除这点沙雾自然轻易之举。但如此一来,众人的行迹也就暴露了。

好在这些黄色风沙应该很快就刮过去的,韩立等人也只能将距离拉近些,继续隐匿身形,小心的前进。

但仅飞遁了一顿饭的工夫后,韩立打量着四周的黯然单调的景色,心中隐隐觉得不对劲起来了。

忽然,韩立的身形一顿,竟漂浮在空中,停吓了遁光。

这一下,自然让南陇侯几人都是一怔,也随之惊愕的停了下来。

“韩道友,为何不走了。”老妇人眉头一皱,有点不满的问道。

“几位道友没有发觉不妥吗?”韩立面无表情的说道。

“友这话是什么意思?”黝黑汉子身形一闪,到了韩立身边,有点讶然的问道。

王天古和白衫老者人闻言,互望了一眼后,脸上竟也露出了惊疑之色。

“其实我不说,有的道友也应该察觉到了。我们在这风沙飞了这么长的一段距离,怎么连一个法士都没有碰到。不要说,这些法士全都集中到了风沙的中间位置了。而且四周的景色,也一直没变过。这代表着什么,几位道友也应该知道吧!”韩立脸色难看的说道。

“有人在施展禁制暗算我们!”黝黑汉子听完后,同样脸色不好看的喃喃道。随后目中精光闪动,向四周扫视个不停。

“韩道友应该没说错。我也觉得有点古怪了。看来我们的确被对方察觉,然后施法在对付我们。看来不得不大战一场了!”南陇侯默然了一下后,点点头的阴沉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