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六百八十八章 御风车

忘语2015年08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韩立跟在南陇侯等人的后面,总算飞离了这绵延数十里的巨大风阵,在这期间,一名法士都没有现身拦阻过,显然得到了什么人的叮嘱了。

这让韩立想起,破禁出来时,无意中发现的异常情况。

说起来,这还真是巧合之事!

当时他因为神识无法穿透四周的风沙,无奈之下就只好将灵力注入双目之中,试试那明清灵目的神通。

毕竟他也已经用那明清灵水擦拭双目多次了。效果如何,现在正好一试。

结果大出他的意料,原本黄濛濛的风沙,在灵目一扫之下,竟轻易的透彻而出。

这让他惊喜之极!

不过随后他又诧异起来。因为在不远处的风沙之中,他竟看到了一个圆乎乎的黑影存在其内,直径足有十余丈之广。

他一惊之下,目中灵力消褪。那黑影竟也随之消失。用肉眼观察到的,还是满目的风沙。

韩立一怔之下,再用灵目神通查看,黑影又出现在了原来位置,仿佛从未不见过一样。

但这一次,韩立往双睛中加大了灵力,黑影渐渐清晰了一分,竟隐隐有几个人形在黑影中晃动。

此后再注入灵力,仍只能看到这种程度。看来这就是他明清灵目的神通极限了。

但他韩立这时已经明白,那里是有人在施展神通,竟隐匿在附近偷窥他们。

虽然不知道这是何种惊人神通,竟连元婴期修士都能欺瞒过去,但能在此地出现的无疑只有法士了。

看来对方也知道他们一行势大,并不想现身死磕,只是在一旁冷眼监视着。

如此一来,韩立也没有喝破他们的存在,而是故作不知的就此离去。

想来这些人也没有胆量,再出来阻挡的。

一离开黄沙风阵,韩立等人立刻运转遁光,几人化为一连串惊虹,全速破空而去。

要知道,虽然晃过了法士的先锋,但法士主力不久后也会到来的。

要是未能在短时间内遁出这片黄土荒野,那可就真有生命之忧了。

无论法士大军中高阶修士单独对他们出手,还无数法士一拥而上,他们都吃不了兜着走。

故而,南陇侯等人一语不发,只是闷头提速的飞遁。

以他们深厚的修为,提速之下,仅仅小半日时间后间,就隐隐看到了远处地面上的一抹绿色,终于到了慕兰草原的边缘。

“好了,总算可以松一口气了。看来这一次,是有惊无险了。”在前面带路的南陇侯见此情形,长吐了一口气后,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同时放慢了自己的遁速。

如此长时间来大量消耗法力来,他即使也有些吃不消的。其他人也好不到哪里去,也随之减缓了遁速。

“是啊。到了这里都没有出事。那些慕兰人就算后悔,也无法追上我们了。”黝黑面目的汉字轻松的说道,显然认为到此已经脱离了危险。

“不可掉以轻心!法士中有许多厉害的角色,拥有的神通也大的实在不可思议。我们……咦!”白衫老者刚说了两句,就轻咦了一声,面现疑色的向后望了望。

韩立见此心中一动,正想开口说些什么时,从后面遥远之处,隐隐传来传来了刺耳的爆鸣声。

霎那间的工夫,这怪异尖鸣就大了三分。

这一下,所有人都面色大变,齐往后看去。

只见远远的天际边上白光闪动,一个看似不大的光团,以让人目瞪口呆的速度,向这边急速遁来。

其速度之快让人不可思议!

“不好!这是法士的御风车,里面乘坐的肯定是和我们同阶的法士,否则绝不敢追来的。”白衫老者一搭眼就认出了飞来之物,神色一下惊怒起来。

“里面坐了五名法士,都是和我们一样元婴期存在。看来他们不是想击败我们,而是想就此缠住,好拖延时间等援兵上来。”王天古神识扫过之后,面容也一下阴沉的讲道。

“不能和他们缠斗。对方有五名法士,是无法短时间内击败的。而且一动起手来,就无法脱身了。我们还是分开走,各自施展神通的独自行事。这里有几块玉简,一人一枚,里面记下了一个地址。分开后三天后,我们再在此处集合。”南陇侯匆匆忙忙的说完这些话,立刻从怀内取出了一些一模一样的玉简,一人一块的抛给了众人而就这片刻的耽搁,远处的御风车就已清晰可见了。

“诸位道友,好自为之。三日后再见。”南陇侯不再耽搁,全身金光罩体,一下斜射出去。

白衫老者则面容阴沉的化为一道白虹而去,走的和南陇侯竟不是一个方向。

老妇人等人接过玉简后,也没人啰嗦,同样纷纷催动秘术四散而去。

黑脸汉子浑身冒出数尺高的淡黄灵火,整个人向下方的地面一扑,人就直接没入地中不见了踪影,竟是施展土遁术而走。

老妇人则手中银光闪动,一支银灿灿的白鹤发簪出现在了手中。一口灵气喷到此宝之上,一只白羽灵鹤马上被白霞包裹的出现在了眼前。

人影一闪,老妇人就颤颤巍巍的站在了鹤背之上,白鹤一声长鸣后,一人一鹤,就到了百余丈外。

而那尤姓冷面修士,周身银光大放,两手一掐诀后不知和什么宝物合二为一,竟化为一条银色蛟龙向上破空飞去,钻入了云中不见了踪影。

王天古和王蝉、燕如嫣三人,则不知使用了什么鬼灵门秘术,一同化为一道粗大黑芒,联襟飞遁而出。

瞬间工夫,三人就化为一个黑点。遁速之快,叹为观止!

韩立动作也并不慢,几乎在刚从南陇侯手中接过玉简的同时,红光一现,一件赤红披风凭空浮现在了身上。

他认准了一个方向后,毫不迟疑的将大量灵力注入披风之内。

嗡鸣声从披风上发出,赤光大放,韩立化为一团血光激射而出,速度之快,一点也不比其他人慢上多少。他甚至还有闲暇,回头望了下后面追来的御风车一眼。

虽然此车还在远处,但以韩立神识强大眨眼间就将才物看的一清二楚。

这宝物形象委实怪异的!

整体仿佛一辆洁白的四方兽车,只是前面没有灵兽牵引,下面也没有车轮。而是在车壁左右,各伸出了一只七八丈长的暗红色木翅,上面符文飘动,正有五色莹光流动不已。

韩立再细看两眼,才惊讶发现。这御风车通体洁白细腻,竟是用不知名的兽骨炼制组合而成,隐隐散发出来一股凶煞之气。

因为有白光遮挡,韩立只能大概看到车中坐有几人的样子。

并且由于从未和法士交过手,韩立没敢轻易的用神识探进御风车中,而转首过来再次催动身上的血色披风,向南边的慕兰草原方向,径直遁去。

片刻的工夫,韩立等一行九人就向各飞遁出了十余里去。

而那御风车则紧追到了韩立等人刚分手之地,这让韩立不由自主的又回望了此车一眼。

结果那御风车蓦然一停,接着白芒闪动几下后,从车中先后下来了四个衣着打扮各异的人影。三男一女。

接着这四名法士聚在一起,商量了几句后,同样的一分为四的分别向南陇侯等人奋起追去。

而韩立这个方向,恰好没有人追来。

韩立见此,心中一安,刚想长松一口气时,却转念一想,忽然暗叫一声“不好!”

几乎与此同时,原本停下来的御风车白光狂闪几下,向韩立这边激射而来。

那尖利的爆鸣声如同钻脑魔音,让血光中的韩立,脸色一下难看起来。

但韩立随后冷哼一声,周身光芒开始急剧耀眼,夺目。韩立的遁速一下提升了三分,血色披风本身,也开始发出低沉的嗡鸣之声。

两个光团,血光在前、白光在后,两者相隔了十余里的距离后,开始一逃一追的举动。

那法士的御风车固然速度惊人,但韩立身上的血色披风也是非同小可。

两人竟成了僵持之局,一时间无法再拉近丝毫。

片刻后,他们就一前一后的追入了大草原之中,没多久两个光团就从草原边缘的上空失的无影无踪,追逐到了草原的更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