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六百九十一章 冰封

忘语2015年08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就在穆姓老者心中大惊,暗生退意之时,韩立望着那黑色山峰,脸露出一丝动心之色。

如此奇特惊人的宝物,一看就不是老者士能炼制出来的,多半是上古修士遗留的某种惊人古宝。

而以此宝的威力,韩立相信就是元婴后期修士硬挨此山峰一击,都绝对无法安然无恙。

只要能击中,这几乎是种一击定乾坤的手段。

若能将此物弄到手中,立刻就可弥补他自身攻击威力不足的缺陷。

况且,他对老者手中的那件御风车,也另感一些兴趣了。

这样思量着,韩立目光一转盯着老者,神色渐渐冰寒起来,眼神深处现出一丝凌厉的杀意。

虽然交手不多,他自信已对对方功法有了大概了解。

也不知是不是对方倒霉?老者所主修功法及使用的灵术,竟都是冰属性的。而这对吸纳了乾蓝冰焰的他来说,造不成太大威胁。刚才如此多的冰棱攻来,都被其用乾蓝冰焰所化冰花,轻易的化为了无形。

而这件能瞬移的黑色山峰,应该是对方最厉害的宝物。但在风雷翅的雷遁之下,根本拿他无法。

如此看来,灭掉对方倒也不是不可能之事了。

韩立心中计定,不再迟疑。

他托着冰花的单手一抖,蓝光闪烁后,冰花迅速变形溶化,化为了一团鸡蛋大小蓝色火焰,在手心处漂浮不定,透漏着一丝诡异气息。

韩立另一只手冲空中的巨剑和银钟同时点指,随后背后雷鸣声响起,双翅微动之下,身形瞬间消失。下一刻再浮现时,手托着蓝焰的他,已接近了老者百丈之内。

而巨剑和银钟则已光芒大放,化为一银一青两道光华,向老者飞射而去。

其中巨剑在途中突然间解体,再次化为数百道尺许长的青濛濛剑气,铺天盖地落降下来后,一下将老者困在在了群剑之中。

青光闪动不已,剑气狠狠扎向了老者的护身光幕。

而银钟一声接一声的放出银色音波,将那光幕一冲之下,晃动不已。

这一连串的攻击,让老者有些吃惊,但倒也心中不慌。除了往头上的宝珠注入大量灵力,让周身光幕更加凝厚之外,他单手则飞快的一掐诀,身上蓝色灵光闪动,随后脱体射出。

一阵旋转后,灵光化为四面数尺大小的晶莹冰盾,小巧精致,缓缓转动,将老者护在了其中。

有了这几面冰盾的保护后,老者才心中一安,另一只手立刻冲远处黑色山峰一招后,让其化为一道黑虹,激射而回。

当然,他对韩立的瞬移也同样身怀惧意,双目精光四射,不停的左右瞅个不停,生怕韩立突然现身附近,对其进行偷袭。

真不愧为元婴期法士,对敌经验当真丰富。

轰鸣声再次响起时,韩立就在电光中浮现在了老者一侧十余丈之处,并且一扬手,密密麻麻的大片青丝从手中狂喷而出,正是犀利之极的“青冥针”符宝。

儿如此短的距离,慕姓老者根本来不及做什么反应,那无数青丝就一下洞穿了蓝色光幕,直接击到了那四面冰盾之上。

“噼噼啪啪”的雨打落叶之声发出,青丝一射到冰盾之上,白光大起,竟瞬间凝结成了一根根洁白晶莹的冰针,纷纷跌落而下。

慕姓老者见此情形,先惊后喜,随后哈哈一笑后,一张口,一道蓝色光柱从口中喷出,径直激射向近在咫尺的韩立。

结果自然是韩立银光一闪,再次踪影全无。

但就这一耽搁的时间,黑色巨峰飞回到了老者的头顶,黑压压一片,好不惊人。

而老者好不迟疑的一道法决打在其上。

顿时此山峰一阵微颤,忽从底部放出黑濛濛的大片光华出来,一下以老者为中心,将数百口青色剑光和银色巨钟同时罩在其内。

原本攻击正欢的这些宝物,马上腾转扭动之间,立显晦涩迟钝,威力大减起来。

老者身上原本激烈晃动的光幕,重新安稳了下来。

老者见此情景,心中大安。

随后他单手一翻,白光闪动,原先收起来的御风车重新出现在了手掌中,轻轻一抛,此车迎风变长,片刻工夫就恢复了原先的大小。落在了一旁。

不知为何,自从对方手中的冰花,化为了一小团蓝色怪焰后,穆姓老者就隐隐有了不妙的预兆。再等韩立背后风雷翅显出之时,他终于觉得事不可为,决定就此撤走,不再纠缠下去了。

现在一见御风车激发成功,老者立马化为一道长虹,几下闪动后,冲出了众飞剑的阻挡,直接遁向了御风车。

其速度之快,几乎眨眼就到。

光华一敛,老者安然出现在御风车中。

他心中一松,正想收起还在原地的宝珠和黑色山峰时,御风车一侧却忽然传来霹雳之声。

电弧弹跳之下突现,韩立身影蓦然出现在了那里。

“啊……”

老者大吃一惊,一抬手要有所行动时,韩立却手臂猛然一探,一只被乾蓝冰焰包裹的手掌五指“唰”的一下合拢,闪电般的插向了老者。

老者吓了一跳,但其周身漂浮一面冰盾,通灵般的自动护主,白光一闪后挡在老者身前,手掌一下切到了冰盾之上。

慕姓老者见此,脸露一丝喜色。

对方竟赤手空拳的攻击他的“晶冰盾”,这岂不是自己找死吗!

想必下一刻,对方手臂就被极寒之气冰封毁掉。

“砰”的一声闷响传出,白光和蓝光同时亮起。

老者一怔之下,只感到眼前一花,胸前一凉,被蓝色火焰包裹的手掌鬼魅般的按在了其胸膛上。动作轻柔无比。

老者心中骇然,尚未叫出声来,就听“兹啦”一声,诡异蓝冰从韩立五指所按之处迅速蔓延开来,一呼一吸之间,他大半身体就布满了种怪冰,眼看整个人瞬间就要被冰封其内。

老者面上恐惧之极,无奈之下,急忙调动了数百年苦修的一片丹阳之火,让唯一完好的头颅立刻放出刺目白芒,在脖颈处抵挡住了冰封的蔓延,竟一时和蓝冰僵持在了那里。

韩立见此,却冷笑一声,另一只空出的手掌猛然一挥。

一道青色剑气凭空出现,一下狠狠斩在了老者头颅之上。

顿时白芒一阵颤抖,让蓝冰大占了上风,一下侵占了小半头颅,将老者嘴巴鼻孔也冰封在了其内。

穆姓老者见此,仅存半个面孔露出绝望之色,但随后目中狠厉之色一闪,天灵盖处清鸣声大响。

“噗嗤”一声,一个和老者面目无二的元婴,浮现在了头颅之上。

韩立脸色一沉,想都不想的一张口,一道金弧狠狠辟向元婴。

可是老者元婴一出窍后,根本没有丝毫耽搁,马刺目蓝芒一起,瞬间消失不见,金弧一下击射到了空处。

而当韩立凝神四下张望之时,那元婴终于出现在了百丈之外,接着其一点迟疑没有的,蓝光再起,又消失不见。

这一次,原本停留在原地的那蓝色宝珠,在一阵颤抖后,同样消失不见。

再出现时,宝珠已被老者元婴包在了怀内。

元婴用怨毒之极的目光扫视了韩立一眼,二话不说的身形忽隐忽现,不久就化为了一个光点,到了天际边处。

接着其不再使用瞬移,直接御器宝珠,破空飞去,不久踪影全无。

而韩立冷冷的望着对方元婴逃匿而走,单手提着老者肉体,在原地没动一步。

他的风雷翅神通,虽然也是瞬移般的雷遁之术,但是一个逃,一个追,可拿对方毫无办法的。故而对方元婴一旦没有一击必杀,他也就没有第二次出手的必要了。

如今,看到老者元婴落荒而逃的无影无踪,韩立才面无表情的单手一抖,手中提着的冰封起来的老者躯体,立刻寸寸碎裂,化为漫天蓝色晶光,纷纷飘落尘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