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七百章 先手

忘语2015年08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护体光罩竟阻挡不了看似一吹即灭的蓝色火焰,这显然出乎了尤姓修士意料之外。

结果他连躲避的机会都没有,那纤细之极的蓝焰一闪即逝的击到了其脖颈之上。

“兹啦”一声,蓝冰蓦然出现,接着一呼一吸之间,就将他整个人化为一座晶莹闪烁的蓝冰雕像。

这也是这位尤姓修士倒霉。

韩立吸取了上次面对穆姓法士的对敌经验,特意将这一缕乾蓝冰焰直接击到其脖颈上。先将头颅冰封起来,然后才轮到躯体的。让他根本连反应施法的机会都没有。

如此做来,果然一击成功了。

但就在韩立用乾蓝冰焰将对方化为冰人的同时,从那葫芦中射出的蓝色电弧,也迅雷不及掩耳的击到了韩立眼前。

是未等其真接触到韩立身子,雷鸣生声大响,一层淡金色电网蓦然浮现在了韩立周身。

金光闪动下,蓝色电弧转瞬间被电网一吸而去,不见了踪影。

这时韩立毫迟疑的身形微探,一抬手,劈手将那只蓝色葫芦一把抓去。

从韩立发动风雷翅,到冰封尤姓修士、夺宝,其过程只不过一瞬间就完成了。

一旁的王蝉,这时才刚刚释放完护体血气,原他打算立刻冲上前协助尤姓修士的,但刚上前两步,就亲眼目睹了尤姓修士瞬间落败的一幕。

这一下,让他双目露出骇然之意。

当韩立扭头冷冷看向他时,王蝉想都不想的身形倒射,急忙和的燕如嫣并肩而立,并略带恐惧的吼道:

“一齐施法,用血灵大法困住他。”说完这话,他粗暴一伸手抓住了燕如嫣的一只玉手,口中急促的咒语声大起,血雾顿时高涨起来。

燕如嫣虽然没有挣扎,但眼中深处闪过一丝厌恶之色,迟疑了一下后,樱口中同样传出悦耳的法决声,其身上血雾竟和王蝉的血雾,毫无芥蒂的融和交汇一起,形成一股泛起紫色血光的雾团出来。

王蝉和燕如嫣的身影消失在了紫色雾气中。随后其内隐隐传出鬼哭狼嚎的凄厉叫声,仿佛有什么怪物存在其中一般。

韩立见此,脸上毫无表情,但嘴角上升起了一丝嘲讽之色。

“好!没想到韩道友还有如逆天神通,我二人联手的话,说不定真有和他们一战之力呢!”另一侧,传来了南陇侯大感意外的大喜声音。

韩立闻言目光一扫,瞥那边一眼。

南陇侯等人还没有动手,不过王天古、白衫老者全都目瞪口呆的盯着他,满脸的惊骇之色。

而对面的南陇侯却露出惊喜交加的表情。韩立的刚才的表现,让其大生逃出生天的希望。

“只要道友肯联手,我情愿再分道友一只玉盒!”南陇侯想到不想的立刻拉拢道。

“联手?嘿嘿……”韩立冷笑一声,没有言语什么,但心里根本就没有此想法。

他可很清楚,别看如此轻易的拿下一名同阶的元婴修士,这完全是因为尤姓修士并不知道乾蓝冰焰的厉害,才会如此轻易的中套。

否则真用其他手段斗法,即使能获胜,也绝非一时半刻之事。

而对方可还有三名初期修士和一名中期的修士,如过南陇侯自己完好无损,倒也不是不能上前一搏。但现在他身负重伤,和他联手,岂不是将自己也坑了进去。

这只玉盒不要也罢!

不过临走前,自己必须让他们动起手来,让他们把心思放在南陇侯身上才行。

否则万一反悔,他就没这么容易走掉了。

想到这里,韩立不再理会他人。背后双翅一动后,在雷鸣声中,身形从原地消失。

“不好,他要跑。拦住他!不能让他将那玉盒带走。”云姓老者一见此幕,立刻不假思索的大声道。

但是刚见过韩立几乎瞬杀掉同阶修士的惊人之举,老妇人和黑脸汉子闻言,根本充耳不闻,没有丝毫动手的打算。

即使王天古也面带迟疑之色,一时有些拿不定主意。

毕竟如果韩立真的就此走掉,他们对付剩下的南陇侯自然十拿九稳。那两只玉盒就可以稳稳的拿到手中。若强行留下韩立,以对方显现的诡异神通,绝非普通的同阶修士。恐怕云姓老者和他单打独斗,都不见得能赢。这其中的变数可就太多了。

但韩立带走的盒中宝物,也可能就是他不惜花费偌大力气,也要得到的坠魔谷秘密。

一时间,即使王天古心机深沉,也不由得两难起来。

云姓老者见此,那还不明白这几人的想法,但他同样对韩立的乾蓝冰焰有些发怵。并且他离开这里对上韩立,那这里的南陇侯虽深受重伤,但施展秘术下冲出王天古三名元婴初期修士的阻拦,还是有不少希望的。

这让他也踌躇起来,不知是否出手拦阻。

在电光中,韩立身形就出现在楼梯口处,他诡异的冲王天古等人一笑,马上冲黑色山峰一点指。

黑色小山一阵颤抖后,瞬间从原地消失,然后突然出现在了王天古几人头顶上,毫不客气的狠狠压下。

云姓老者和王天古没想到韩立竟会来这么一手,心中自然大怒之极。

但以此山峰的威力,即使云姓老者也绝不敢独自硬接,几人无奈之下,不得不身形晃动,倒射出了小山压下的锋芒。

但如此一来,南陇侯终于得到了出手的机会,他眼睛一亮之下,忽然化身为一道刺目金光,直接冲对面的老妇人冲去,老妇人大吃一惊,身前黄光一闪,一面土黄色小盾档在了身前。

顿时金光黄芒交织到了一起。南陇侯周身金光大放,就要一口气冲过去。

但其他几人见此,不及多想催动法宝一齐攻去,将硬生生的拦了下来。

但是南陇侯也不知施展了什么秘术,身上金光越来越来越浓,越来越密,竟如同一个金人一般,同时祭出数件大威力古宝和他们几人混战到一起,而丝毫未落下风。

王天古他们心惊之余,一时间自然再也顾不上韩立的举动了。

韩立见此,心中满意。冲黑色山峰再一点指,巨峰呼哧一声,缩成了数寸大小,飞射回了其手中。

随后看了看那团不停翻滚的紫色血雾,韩立面上一丝厉色闪过。

他瞳孔中蓝芒随之亮起,稍微凝望了紫雾里面的情形,就毫不迟疑的单手一抬,整只手臂泛起黑光的膨胀起来,接着一片黑红色光片从手掌上激射而出,从血雾中一斩而过。

正是那阴魔斩的秘功!

在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从血雾中传出的同时,韩立已经电弧闪动中,消失不见了踪影。

在他阴魔斩一击之下,王蝉即使没能当场毙命,但也绝受伤不轻。

可惜他虽然想立刻趁此机会让王蝉形神俱灭。但是自知出手后,那王天古肯定不会束手不管。到时就不得不直接卷入和王天古一伙人的争斗中,危险大增不少。

反正一个区区的结丹后期修士,韩立自付随时都可以灭掉对方,倒也用不着冒此风险。

故而一击之后,看都不看结果的,用雷遁术离开了。

韩立的身形一下浮现出在了阁楼一层的大门处,随后他立刻化为一道青虹瞬间飞向了大厅的入口处,只是在半途中,突然从大厅的一角飞射而出一道白光,一下遁入了韩立袖口中,并显出了原形,竟是一只雪白的小狐。

“主人,我……”银月一张口,有些兴奋的想说什么的样子。

“现在什么也不用说,等脱离了眼下的危险再说。”韩立直接从大门飞掠而出时,神色阴沉的马上开口打断道。

在破开太妙神禁的时候,韩立故意用耀眼灵光一下扰乱别人的灵觉,然后强行打开一点点的禁制缺口,将银月刹那间就送进了里面。

然后才故意拖延时间,慢腾腾将此禁制真正破掉。

否则,韩立怎会仅因一个优先挑选的条件,就费心费力的破这太妙神禁。

如今看银月如此兴高采烈的样子,看来在那楼阁中收获不少了。

有此先手,这也是韩立毫不犹豫的拒绝和南陇侯联手,先让自己脱出危险境地的原因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