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七百零二章 炼婴

忘语2015年08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南陇侯和天极门有关?云道友,你以前可没提过此事!”老妇人脸色微变的问道,黑脸汉子也露出了惊怒之色。

“没提过吗?也许老夫一时大意疏忽了此事。不过,我这位老友并未真加入天极门。两位若还有些担心的话,大可以加入本门。只要成了鬼灵门长老,天极门也不能拿二位怎样的!”云姓老者微然一笑,不慌不忙的说道。

“哼!老身都这般年纪了,没有兴趣再受什么拘束了。”老妇人闻言冷哼一声,一口回绝道。

“在下懒散惯了,同样没兴趣加入贵门?”黑脸汉子眉头一皱之下,也淡然说道。

“那真是遗憾了!两位若肯加入我们鬼灵门,必能让本门声势大震的。老夫也不强求二位道友。只要将南陇侯在此灭杀,天极门也不会真为一个死人出头的。只是可惜,我虽然和南陇侯虽然相交百余年,但有关坠魔谷之事,他却口风甚紧,一丝都没有透漏过。只是知此地的隐秘洞府中,放有一份苍坤上人当年进出坠魔谷的路线图。若按此图进入坠魔谷,安全自然大有保障了。所以一会儿追上去的时候,先别灭了其元婴,我用搜魂术,看看能否再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老者并没有因为二人的拒绝而动怒,反而话锋一转说起其他事来。

“可万一路线图,恰巧就在姓韩小子带走的玉盒中,可有些不大好办了?”王天古面露担心之色的说道。

“这好办。大不了就将此事挑开了说,让天南所有宗门都知道此事,到时候不要说正魔两道,就是天道盟也会追问他要图的。然后我们再浑水摸鱼就是了。区区一个落云宗,也想独自享坠魔谷的宝物,先看看有如此大胃口吗!相比那路线图,我更在意南陇侯脑中的一些坠魔谷消息。若是知道这些东西,就是人人皆知进入坠魔谷的方法,我们也大占先机的。”云姓老者缓缓说道。

“万一真的如此不巧,也只能如此办了。不过在此之前,我们也可以尝试能否花其他代价从对方手中将路线图换回来。毕竟这世间没有不可交易的事情。即使他和我们结下了仇怨也是一样的事情。”王天古想了想后,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嘿嘿!王师弟所言比为兄又妥善一些了。不过话说回来,这小子的神通实在够诡异的。他真和王师侄差不多年纪?但我看其争斗经验,可比我们这些老家伙还狡诈的多,连尤道友都着了其道。论单打独斗,我也不见的能奈何的了他?”云姓老者长出了一口气,喃喃的说道。

“我问过蝉儿,此人原先只是黄枫谷一名普通弟子,修为也的确只有筑基期。现在为何会突飞猛进有如此大神通,这就不太清楚了。不过,若非这小子远超乎我们意料的厉害,并加以捣乱,我们几人联手下,怎会让南陇侯如此轻松的跑掉。”王天古目光闪动下,露出一丝懊恼神色。

显然他想起了韩立用黑色山峰攻击,并在最后驱使太妙神禁阻挡他们之事!

老妇人等人闻言,也只有苦笑而已。

“说到这里,我们先回去将尤道友解封再说,以尤道友的元婴期修为,应该还有救的。另外我也有些担心小侄。刚才韩小子临走时,放出的那黑红色光片,竟有些像本人修炼的魔血斩!不知有没有大碍!”王天古接着又建议道。

“也好,反正现在无法感应到对方,先回去看看那再说。等到我那位南陇道友的秘术失效后,我们再追过去也来的及。“云姓老者赞同的说道。

顿时一行人再次驾起遁光,飞入了通道中。

转眼间回到了玉矶阁的废墟中。只见燕如嫣正半蹲着,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而王蝉趴伏在附近的地上,一动不动。

“怎么回事,蝉儿被击中要害了吗?”王天古一见此景,声音一寒的问道。难得到此时,他的声音还是显得冷静异常。

“没有,但夫君的腿……”燕如嫣迟疑的说道,,脸上露出一分焦虑之色。

王天古几步上前看了一眼。结果眉头紧锁。

只见王蝉两条大腿齐膝而断,旁边地方放着两条被切下来的小腿,但诡异的未曾留下一滴血来。

“我和夫君已经联手施出来了血灵大法的护体血雾,但不知对方施展的是何秘术,不但奇快无比转瞬间就到了跟前,而且血雾根本无法阻挡分毫。夫君只来得及跳起一半,避过拦腰一斩。但双腿就……”燕如嫣有些无奈的讲道。

“既然如此,为何不施术帮蝉儿马上续肢接上。你应该懂此法术的。“王天古仍然阴沉的问道。

“我试过数种续肢法术了,可不知为何一点效果没有,根本续接不上。断口处虽然没有流出血来,但有一股黑气字在伤口处聚而不散,怎么也驱除不净的!可能因此才法术失效吧,而夫君也因此昏迷不醒的。”燕如嫣秀眉一锁的不敢肯定道……

“哦,这倒有可能。你二人联手再加上血灵大法庇护,普通攻击怎么可能伤到你们。我来看看!”王天古神色一缓,凝神望向王蝉伤处。

王断腿的伤口处,果然一团淡淡的黑气,若隐若现的。

王天古一抬手,五根手指黑芒闪动,往那些邪气上轻轻一抓,一团豆粒大小的黑色气团凭空出现在了其指尖处。

他本想随手就用真火将此邪气烧掉,但忽然心中一动的想了想后,另一只往腰间一拍,一只小瓶出现在了手上。

王天古将这淡黑色气团用灵力一包裹,往瓶口处一送。

结果“嗖”的一声,邪气被吸入了瓶中,随后被慎重的收好。

看来王天古是打算以后研究一下此物,好对韩立的功法有点了解。

王天古没有注意到的是,燕如嫣见此情形,面上复杂之色一闪而过,但马上恢复如常。

等到王天古将另一条腿上的邪气,也凭空抓走后,燕如嫣就默不做声的将断肢重新对上伤口,开始施法续肢了。

王天古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则转身向一边走去。

那里云姓老者等人正围着尤姓修士的冰像,有些怔怔的发呆。

“怎么,几位道友还不动手解封?”王天古走到跟前,有些奇怪的问道。

“解封?怎么解?没想到此物比我们想象中还阴毒的多!”老妇人目中闪过一丝恐惧之色,喃喃的说道。

云姓老者阴沉着脸孔,站在原地一语不发。

“这话是什么意思!”王天古口中如此说道,但目光在那冰雕上一转之后,露出一丝若有所思表情,隐隐猜到了什么。”王兄看好了。”黑脸汉子忽然单手朝地上随意的一招,然后冲冰像一甩手。

一颗拳头大小的碎玉,直接飞射而去。

“砰”的一声脆响,蓝光一闪,碎玉刚一接触冰像表面,先是刹那间被化为了同样的蓝色冰块,接着就碎裂成了无数片晶光,消失的无影无踪。

而黑脸汉子的举动还没有完,他又隔了丈许远,伸出一根手指轻轻一点。

一缕炙白真火从指尖处喷射而出,向蓝冰一扫而去。

结果那真火一接触蓝冰,同样的光华一闪,马上消失的无影无踪,竟仿佛被吸纳进去了一样。

王天古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蓝冰如此歹毒,看来尤道友的肉体早已坏死,不用再保了。现在只能让尤道友元婴出窍,等回去后再找个合适躯体另行夺舍了。尤道友以前没有动用过夺舍的机会吧!”云姓老者叹了一口气,忽然问道。

“没有,这身体就是他原本的躯体。”黑脸汉子仿佛和尤姓修士较为熟悉,沉声说道。

“这就好。下面就让尤道友自行元婴出窍吧”云姓老者点点头道。

但蓝冰中的尤姓修士似乎也听到这番言语,整个身体突然间白光大放起来,然后“砰”的一声闷响,身体化为飞灰消失的无影无踪,晶莹的蓝冰中,只剩下了一只寸许高的尤姓修士元婴,双手捧着一颗拇指般大小的玉佩,小脸上满是懊恼和怨毒之色。

它小口一张,喷出了一团火红炙热的元阳婴火到手中玉佩之上,再一高举玉佩过头。

顿时周身冒出了尺许高的红白两色的光焰,然后想也不想的直接冲去,就要破冰而出。

“且慢”云姓老者似乎想到了什么,急忙出口阻止道。

但是此话有些迟了,那尤姓修士的元婴结结实实撞到了蓝冰上。

结果让在场修士背后寒气直冒的一幕出现了。

那看似厉害的红白两色光焰,一碰触冰壁就如同点燃了什么。

所有冰壁一下熊熊燃烧起来,马上化为一团蓝色火焰,将红白光焰连同元婴都一口吞入了其内。

红白光焰转瞬间就被诡异的化为蓝焰,元婴口中发出凄厉之极的惨叫声,带着蓝焰发疯般的一下冲向半空中,但只飞出十几丈远处,就在蓝焰中拼命的打滚哀嚎。

片刻后声音噶然而止,元婴在火焰中被炼化成了一团白光,白光一散后,尤姓修士从此从世间形神俱灭,再无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