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七百零三章 盒中之宝

忘语2015年08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用雷遁术一口气遁出百里后,韩立才稍微顿了一下,重新辨认下方向,换成血色披风,化为一团血光,破空飞遁。

这一次飞出了千里之外时,他见到下面出现一个数万人的慕兰人凡人队伍,心中一动的停了下来。

他在落云宗期间,也和银发老者二人聊过一些慕兰法士和天南修士交战的情形。

知道虽然慕兰族的普通族人无法修炼灵术,但是每次进攻时,慕兰法士仍会组织不少青壮凡人组成一个个的临时部落,趁着天男修士无法旁顾之极,前去抢占天南的各种灵石材料原矿。这样一来,即使一段时间后,慕兰法士最后失败而归,也不至于空手而回。

这种类似抢劫的举动,自然让九国盟大骂不已。但一时也无法分心顾及此事。

毕竟派去驻守这些地方的修士若是少了,很可能被慕兰派高阶法士一锅全给端了。若是修士派多了,又会影响主战场和法士的争斗。

唯一可行的,就是等法士们枪下这些原料产地、矿洞后,再派修士前去重新夺回,并将这些慕兰凡人给顺手灭掉。

可惜的是,这些慕兰人根本不在乎普通凡人的死伤,一旦被灭一批,马上又会重新组织一批上来,根本就是那人命换取这些珍稀资源。并且他们还时不时的设下圈套,重创前来夺回矿洞、产地的修士。

如此一来,损失了不少修士后,九国盟干脆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反正如此短的时间,慕兰人就再怎么疯狂开采,也无法夺走多少资源灵石的。而尽快只要正面击退了法士大军,这些慕兰凡人也会乖乖的退走的。

现在这队伍车牛马车甚多,前进的方向是往天南而去,而其中多为年轻男女,应该正是一支抢占天南资源的临时组成的小部落。

韩立站在这支队伍的上空,强大的神识一扫而过,里面只有一名筑基期三名炼气期法士,没有能威胁到他的存在。

低头沉吟了一下,韩立忽然两手一掐诀,身形在空中隐匿消失不见,下一刻悄然的出现在了法兰人队伍中的一辆破旧的皮蓬马车上,里面塞满了许多破破烂烂的牛皮,还有一些锄头之类的开采工具。

韩立挥手之间,在马车中间清理出一小块地方,心安理得的盘膝坐下。

他思量的很好,现在慕兰法士全体出动,他这么一位修士明目张胆的要回天南,恐怕路上多半会出事。

虽然以他的修为,除非遇到几名法士中的最顶尖人物,倒也不用怕谁,但总架不了人多啊。

就算当初他们一行七八名元婴修士的队伍,不也得躲躲藏藏的取宝吗!

而且除了法士之外,现在他也要躲着些王天古等人,以防他们头脑发热的非要寻他灭口。

现在他隐藏在这只凡人队伍中,虽然前进的速度够慢的,但过了两三日,就可以平平安安的出了慕兰草原。

想必没有人会注意这么一支凡人的队伍。就是偶尔有法士检查,以他如今的神通,只要不是元婴后期法士,也发现不了他的存在。

只要进入了荒野之地,出了慕兰人的势力范围,他就可以独自返回天南了。

如今他端坐车内,马车外面几名慕兰人的交谈声,清晰的落入耳中。

慕兰人的言语自然和天南燕族人有些不同,但韩立此行前,早已通过相关玉简学习了一番。

以他如今的强大神识,学习这些东西,虽然只是短短一两日的功夫,但就学的七七八八了。所以外面的话语声,倒也能听的明白。

他们谈论的,大多是此行去天南能抢回多少灵石资源来,是不是有机会受那些‘上师’的垂青,而有机会出人头地。

从话语之间,这些慕兰凡人充满了对那些法士的崇拜,敬畏之情,甚至有有一种类似为信仰的存在。

仿佛即使为这些法士而死,对普通的慕兰人来说,也是一件荣耀异常的事情。

韩立听到了这里,暗叹了一口气,但随之单手一划,一层淡青色光罩就将整辆马车内部封闭了起来。

慕兰人的声音,一下消失不见。

“银月,现在说说你的收获吧。看一开始兴奋的样子,应该有不少好东西吧!”韩立纹丝不动,但大袖一甩,白色小狐从袖口飞射而出,一个盘旋后落在了其身前。

“是不是好东西我也不太清楚。主人应该知道的,一层古宝虽然不少,但因为施展遁术后,无法将它们灵气掩盖起来,所以没有动任何一件。倒是二层你们争夺厉害的玉盒,原本应该是六只的,被我拿走了一半。嘻嘻!其实银月原本想将大半玉盒都取走,但又怕太少了引起他们的怀疑。反而不好。故而只取走了三只。”小狐半蹲在地上,口吐轻盈的笑声。

接着一张口喷出了三个晶莹的玉盒来,稳稳落在了韩立面前。

韩立瞅了瞅玉盒,单手往腰间一模,另一只一模一样的玉盒也出现在手中。

“那苍坤上人一共留了六个玉盒,但其中四个落在了我手中。这一次倒也算来对了。”韩立伸手抚摩了一会儿玉盒的盖子,淡笑的说道。

“不过主人,你的胆子也真够大的。竟当着这么多元婴修士暗中出手,让我先遁进去。就不怕被发现吗?”银月却有些后怕的叹口气道。

“嘿嘿!有什么后怕的。大不了施展血影遁,一下逃之夭夭就是了。况且我如此做,自然有八九成的把握。当时释放灵光掩饰送你进去的异常,不是成功了吗,并没有谁察觉到其中的蹊跷。我原先倒是有些担心你取宝后无法掩饰好身形,被那些老怪物发现就不妙了。但如今看来,你遁术的神妙还远超我的想象。”韩立微然一笑,抬首望了白狐一眼,略有深意的说道。

“主人说笑了。我们银月狼族的遁术虽然神妙,但最主要的,还是这些玉盒本身就能掩饰灵气。否则能否瞒过那些老怪物的神识还是两说之事。“银月听了这话神色不变,反而笑吟吟的说道。

韩立温和一笑,没有再追问什么,但放在玉盒上的手掌忽然闪动起青色灵光,接着五指微一用力,玉盒表面现出了一丝白色灵光,但随即就被大量青光压散了开来,被吞噬的干干净净。

“啪嗒”一声,盖子被轻易的打开了。里面放着一个淡蓝色的玉简。

韩立凝望了此玉简片刻,轻吐了一口气,才将此玉简拿到手中,略带凝重之色的将神识沉浸了进去。

小狐盯着韩立的面孔,一双乌黑的眼珠滴溜溜乱转,一副颇感兴趣的模样。

可是随着时间一点点的过去,韩立的表情丝毫没变,始终保持着淡然的之色。

这让银月有些眨了眨双目,有些疑惑了。

足足过了一刻钟后,韩立神色一动之下将神识抽了出来,眉头紧锁的沉吟了起来。但片刻后他双眉一展,平静就将玉简收好,伸手就去拿第二只玉盒,竟丝毫不提玉简中的内容。

银月心中好奇心更盛,但却识趣的没有追问分毫。

第二个玉盒,用同样的方法打开。

这一次,里面放置的是一只小巧玲珑的指环,但乌黑无光,有些不起眼。

“这是古宝?”银月有些诧异的问道。

“不大像。好像没有多少灵气的样子。”韩立看了看,也有些不太肯定的模样。

随后他一伸手,用两根手指轻易的将此物夹起,放到了眼前细看了起来。

“材料有些古怪,但应该只是一件普通法器,具体有何用处,这可不好说了。”韩立翻来覆去的看了数遍,并用神识也扫描一下,做出判断的说道。

“只是法器啊?”银月目中闪过失望之色。

“放心。既然苍坤上人肯将此物放在盒中,就说明它肯定别有用途。说不定以后会大派上用场的。”韩立倒是无所谓,没有露出沮丧之色。

“主人,看看剩下两个玉盒。不知还有什么宝物在里面。”小狐一歪脖颈,有些期待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