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七百一十一章 昔日之心

忘语2015年08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白衣女子一见韩立进来,将手中抚摸的银剑放回了木匣,然后螓首轻轻一抬,娴静的望向了韩立。

一张魂牵梦萦无数次的娇容,出现在了韩立面前。

略尖的下巴,秀气的鼻子,清澈醉人的明眸,这一切韩立如此熟悉,如此动心,更有一种说不出的温馨感觉从心中油然而生。

仿佛早已此女共度过上百上千年一般!

什么心境,什么口诀,在这时韩立彻底放置了脑后,任由这种以前从给体验过的激情,瞬间充斥了整个胸腔。

南宫婉见韩立如此放肆的盯着他,先是一怔,接着大大美目中闪过一丝若有所思之色,秀眉不经意的皱了皱。

“玉儿,你先下去。我要单独和此人谈谈。”南宫婉微扬下巴,冲那名引韩立进来的黄衫女修,平静的说道。

“是,师祖!”那黄衫少女先是一呆,但马上垂首的答应道。

她悄然退出了大厅,不见了踪影。

韩立静等此女从门口彻底消失,才左右看了看,用神识一扫视四周,大厅附近确没有在有他修士的样子。

然后他这才盯着南宫婉,二话不说的两手一掐诀,体内忽然一阵“嘎嘣”的爆裂声蓦然传出,接着身形一下突兀的长了数寸,同时面上青光一阵晃动。

韩立显出了真容出来。

“真的是你!韩立!”南宫婉玉容上闪过一丝复杂之色,但并没有过于吃惊的样子,只幽幽的叹息一声。

“你……你知道我会来!”回复了本来面容的韩立,也不知如何称呼此女才好,吞吐之下,经有些笨拙的说出这么一句无趣的话来。

此话一出口,韩立自己也有些后悔不及,不禁懊恼的挠挠后勺。

“你呀!叫我婉儿就行了。”南宫婉见到韩立这般呆头呆脑的样子,却艳容一展,嫣然轻笑起来。

此女明眸流动,容光慑人。”婉儿!”韩立心中大喜,情不自禁的轻呼一声。

原本还有些忐忑不安的他,终于定下心来了。

此女的确对他并非没感觉的,否则就不会对他显露如此神情了。、一时间,韩立紧盯着此女的绝色容颜,有些痴迷起来。

“我有什么好看的,难道比你那位新收的侍妾还耐看吗?”南宫婉脸上一红后,微一偏头淡淡说道。

“侍妾?这你也知道。”一听对方似乎不快的言语,韩立终于清醒了一些,惊讶的说道。

“哼!落云宗的新进长老,二百多年就进阶的元婴修士,我怎会不知道的。”南宫婉螓首微低,看着光洁的青石地面,微哼了一声,略露一丝刁蛮之意。

“是前些日子遇见的姓唐的修士?”韩立想了一想,有点恍然的说道。

“你倒也不笨!的确是那位唐师侄,利用特殊渠道给我发的传音符。我接到传音符时,实在不敢相信。消失多年不见的你,竟然也成了元婴修士,立刻叫人找来了落云宗近期的资料。以前我对这方面消息一向不太注意的。虽然迟了些,我总算知道了你的大概情况。从你忽然现身,成为落云宗长老,并到交易会途中离开为止。我都略知道一些的。而你的那位侍妾,还在阗天城至今未走呢!”南宫婉一拂额前青丝,斜瞥了韩立一眼,似笑非笑的说道。神情忽然妩媚无比,尽显万般风情。

“我当时明明叫她起跟另一位长老同回宗内的。看样子,有什么事情耽误了吧!不过这位侍妾是……”韩立摸了摸鼻子,露出一丝尴尬之色的想解释一二的。

“好了,不用多说什么了。我并不是对你收侍妾有什么埋怨之意。我自己不也要嫁人了吗?”南宫婉一下打断了韩立的话语,神色同时黯然下来,蓦然柔弱无比起来。

“这倒底怎么回事?难道你真打算嫁给那人的!”韩立脸色微变,声音一沉后,缓缓问道。

“在回答此问前,婉儿想仔细问一下。你这次来是为了什么。是要阻止我嫁给那人,还是只想看看我就走。”南宫婉微咬了下红唇后,星眸闪烁的说道。

“当然是带你走,我要你做我韩立的妻子!不管谁要横刀夺爱,都先问过同不同意。”韩立闻言,毫不犹豫的说道,话语里充满了数不尽的毅然之色。

“你想的倒美!我什么时候答应,要嫁给你了。南宫婉闻言,脸上红晕顿生,有些羞涩的轻啐了一口,神态撩人非常。

韩立嘿嘿一笑,没有说什么。

他在情事上再是个菜鸟,也知道这时候最好少分辨些什么的好。

片刻后,南宫婉脸上羞意渐去后,神情一正的说道:

“你知道吗,当年在禁地血色试炼中,我失身给你后,原本心中升起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将你这名小小炼气期修士斩成了无数截,然后再用朱雀环将你挫骨扬灰,以报失身之仇!毕竟我苦守了百余年的清白身子,毁在了你手中。怎能不让我痛恨至极。”

“这么说来,我当年还真差点一命呜呼了!”韩立揉了揉鼻子,露出几分哭笑不得之色。

“当然。当时要不是我鬼使神差的忽然心肠一软,放过了你。你以为我一位结丹修士的便宜,是这么好占的。”说到这里时,南宫婉虽然面上还残留着一丝嫣红,口中却没有好气的嗔怪道。

韩立咧咧嘴,没有再说什么。而南宫婉心中一丝幽怨稍解后,杏唇轻启的继续道:

“后来你我分手,我回道宗内后。不知为何,无论修炼功法,还是闭关打坐,总也无法摆脱掉你的影子。并且出现的次数还越来越清晰,越来越频繁起来。这时,我才知道你已经成了我命中的魔障,若不设法摆脱,恐怕修为终生都无法再精进的。”

“而消除这魔障只有两种方法,一是我嫁给你为妻,你我夫妻一体,魔障自然就不复存在了。第二种方法则是你从这世间从此消失,你这个人都不存在了。魔障也会渐渐消褪的。嫁给你,因为修为身份悬殊太大,对当时的你来说,根本不可能的。所以被苦苦折磨了许久之后,我还是一咬牙的决定除去你。但我还未来及行动,那时魔道六宗就正好来犯了。我在七派营地中恰好又遇见了你。而你那时已是一名筑基期修士了。这让我刚下的决心,又动摇了起来。毕竟若是你能继续精进的话,你我结成夫妻也不是不可能之事。”

“原来你那时又对我动了杀心。我当时见到蒙面的你时,可是兴奋异常的。但被你冷漠的样子,给浇了一盆冷水,还沮丧了好些日子。”韩立面上一愣,但马上喃喃的苦笑道。

南宫婉闻言,抿嘴一笑,没有接口的又说道:

“再往后,因灵兽山背叛,七派大败。各派都准备了带离核心弟子撤离越国。作为最年轻的结丹修士,我原本也在先撤离人员之中的。但是当时我也有一个交好的黄枫谷好友,在给我传信交谈中,隐隐知道了令狐老祖的撤离计划。知道了你可能会要身处险境。”

“当时,我也许鬼上身了。竟不知为何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突然返回救下你,当等我过去的时候,却已经迟了一步。战斗已经结束,你们作为诱饵的弟子已经大半被杀,只有一小部分修士,突围出去。我不知道你的生死。无奈下,只好先回到了宗门内,协助留守弟子和魔道之人大战了一场。结果被一名结丹修士重伤,突围离去时又被几个小辈追杀。后面的的事情,你想必也知道了吧。这世上并没有南宫屏此人的。根本是我易容改扮而已。这倒不是我不想以真面目和你相见,只是我一名结丹修士总不能亲口告诉你,我特意来救你,想要嫁给你吧!而且当时我又吸取了你的大半修为,更加不好意思以真容相见。但我不是提出了要你跟我回掩月宗的话语吗。原本你只要跟我回去。我就会显出真容,尽量协助你结成金丹,然后嫁给你的。谁成想,不知道你是真的贪财,还是大男人主义太重,竟然硬是只要点灵石就算了了。这让我一时也无法了。”南宫婉说到这里时,明眸中闪过一丝好笑之色,狠狠的瞪了韩立两眼。但韩立却怎么觉得,此女这两记媚眼中,经由一丝欣慰之色。

韩立自然不知道,他当日若是真答应了跟此女返回了掩月宗,南宫婉固然可能依言嫁给他,但更可能因为他随意答应和别的女子双修,对其大失所望下就此解除心魔。

到时对韩立冷淡下来的此女,十有八九,会随意找一名女弟子应付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