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七百一十二章 困心术

忘语2015年08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后来就没什么可说的了。我回到了掩月宗内,并等本宗一在北凉国站住脚后,又潜入越国找过你一次。但得到的消息很糟糕,只知道你似乎被鬼灵门又追杀过一次,具体的情形却无法得知。不久,我被魔道的人发现,不得不返回了九国盟。之后,就一直没有你的消息,我以为你十有八九陨落掉了。有关你的心魔也渐渐消褪了。再往后侥幸凝结元婴成功,我顺利成了掩月宗的长老,一直到现在。”南宫婉平静的说道。

韩立听着南宫婉悠悠的讲述,神色随之变了数次,当年此女为他做了如此多的事情,他可毫不知,望着南宫的眼神更多一丝丝的温情。

“那魏离辰是怎么回事?”半晌之后,韩立还是忍不住的问道了。

“魏离辰!他是数年前一次外出游历时,我无意中遇见了化意门长老。这个人我并不喜欢。因为此人几乎可以说是一个典型的伪君子,表面上风度翩翩,但背地里一肚子男盗女娼。听说光所谓的女弟子,就有七八名之多。而且我还听闻,此人似乎偷偷修炼过采阴补阳之术。会想我求婚,估计十有八九也对我没起什么好心思。因此第一次向我求婚时,我一口就回绝了。”南宫婉脸带冷笑的说道。

“回绝了?那现在怎会变成这样?”韩立听到这里,面露奇怪的问道。

南宫婉没有直接回答此问,而是忽然问道:

“你知不知道,天南三大元婴修士?”

“这个自然知道。正魔和九国盟各有一个修为到了元婴后期,只差一步就可以进入了化神期的修士?否则,几大势力也不能一直保持平衡至今。至于我们九国盟,则有一对精通联手术的元婴中期夫妇。两人联手之下,倒也能勉强抵住一名元婴后期修士。怎么,魏离辰难道和其中之一有关?”韩立脸色阴沉的问道,心中隐隐有些不太好的预感。

“不错,这位魏离辰的亲叔祖就是三大修士中魏无涯。这位魏无涯,身为九国盟的太上长老,修炼的是罕有人知道的毒道功法,举手之间就可以取他人性命于无形间。神通之大,远超普通修士想象。”南宫婉低声的说道,十根玉指交织纠缠到了一起,脸现苦笑之色。

“难道是那魏无涯亲自为难于你!”韩立嘴角抽蓄了以下,目中煞意一闪的冷声道。

“这倒不是。但是魏无涯的确插手过此事了。你知不知道,现在掩月宗的大长老并不是以前的那位大长老了。而是换上了昔日的一位师姐。这位师姐修为虽然不低,但功利心很强,和我平常多有些不合。虽然有另一位长老进行调和,但我二人关系极糟!”南宫婉面带愠怒的说道。

韩立面色一沉,心知南宫婉说到了关键之处。

果然南宫婉玉牙一咬后,接着道:

“在我一连数次拒绝了魏离辰的求婚后,不知道魏离辰用什么方法亲自请动了魏无涯找上了我这位师姐,虽然不知两人商谈了什么。但仅仅半年后在我素女轮回功法的轮回期内,她突然出手制住了我。然后逼我嫁给魏离辰。”

“你们这位师姐,脑子没有坏掉吧。竟然用这种手段对付同门的元婴修士?”韩立愣了一下后,有点难以相信起来。

“你说的不错!我也没想到她疯狂到如此地步。不过那位魏无涯提的条件,倒也的确很难让她拒绝。后来我才知道,只要掩月宗答应了这门亲事,不但允许掩月宗甚至六派跳出北凉国发展,甚至说魏离辰还愿意娶了我之后,就此脱离化意门,加入掩月宗来。有这种一箭双雕的美事,难怪她不惜一切手段了。甚至她不管我答不答应,就先放出去我同意和魏离辰双修的消息,还准备举办庆典,想将此事生米做成熟饭,到时我就是想反悔,都无法办到了。”南宫婉嘴角一翘,露出讥讽的说道。

“原来你从来没有答应过婚事,一开始还故意说什么要嫁人的话语,让我心里咯噔一下子!”韩立闻言,大喜的说道。

“我还想问你呢!既然数年前就已经结成了元婴,那为何不及早来找我。你若早来一年,说不定就不会惹出这许多事端出来了。”南宫婉白了韩立一眼,没有好气的说道。

“并不是我不想找你,而是我……”韩立一愣,张口想解释些什么的,但仔细一想却的确有些奇怪。

他虽然隐隐约约觉得,南宫婉应该就是自己真正喜欢之人,但不知为何始终没有想过直接碰触这份感情,若不是突然得知南宫要嫁人的消息,恐怕他心中还有一丝彷徨,不敢直接面对此情感的。

韩立就自己脸色不定时,南宫婉却嫣然的站起身来,几步走到了韩立身前,直视着他双目的说道:

“其实我和你的情况差不多。虽然我等阅历神通都远超凡人,但是在情感一事上,都是第一次,都有些陌生和畏惧的。即使你我都在对方心中留下了很深的痕迹。但我二人毕竟不是普通的世俗男女,不可能像他们那样为了短短一瞬间的耀目,就迅速燃烧了所有的情感,再尽请释放出来。为了最佳的修炼心境,我们修士是不得不将大部分情感都淡化和深埋心底的。激情过后,留下更多的恐怕还是相敬如宾的那份平淡和持久。所以当我得知你还活着的消息时,高兴之余,还是仔细考虑了两天两夜,才最终决定按照本心来接纳你的。”

温柔的说完这话后,南宫婉伸出纤纤素手,握住了韩立的一只手掌。

韩立默然了一会儿,随后一言不发的另一手也搭了上去,感受着女儿家手掌的娇嫩和滑腻,心中竟升起了温馨的感觉。

南宫婉脸上一红,飞快的将双手抽了回去,并嗔怪了韩立一眼。

韩立不以为意,却微然一笑的忽然说道:

“婉儿,你虽然被困此地。但看你如此镇定的样子,应该早有了脱身良策才是。否则不会见面至今,还一丝焦虑之色没有。”

南宫婉闻听此言,抿嘴笑了笑,星眸中隐隐流露出狡黠之色的说道:

“你反应很快嘛!的确,我虽然被软禁在了洞府内。但知道此事的只有寥寥几个高层而已,普通弟子是不知道此事的。否则,我也不会直接收到那位唐师侄的传音符了。但是为了怕我逃跑,他们在我身上施加了好几种禁制。其它禁制没什么。他们不知道我的轮回素女功一进入了元婴期后,多出了许多不可思议的神通,这些普通禁制根本困不住我的。我随时花些时间,都可恢复原来的法力。但是唯有被那位师姐亲手下的困心术,实在不太好破解。这种法术,是她准备在大典中使用的。我万一一直不肯答应婚事,她就用此术暂时操纵我,特意用她自己的精血种下的此禁制。而这禁制的关键,就在于一块禁制令牌上。不将此法器摧毁。我只要在百里之内,就不得不受其控制的。好在我和她的修为相差不是太大,这种控制,只能控制一些简单的动作,我身上的任何法力,她是无法驱动的。”

“那你原来的打算是……”韩立好奇的问道。

“嘻嘻!我原先是想在临近大典几天前,瞅个他们最松懈的时机出其不意的回复法力,然后立刻远远的逃之夭夭。只要不在那禁制令牌控制范围内。她也拿我没办法的。但现在既然你来了,这个问题自然就交予你了。毕竟你可是要娶我的男人。而且我可听说,你很轻松就击败了一名同阶的元婴期法士的。应该有些手段吧。”南宫婉轻声一笑,轻松的说道。

“困心术?这个禁制的确很麻烦的,除了毁掉那令牌外,是没有其他简单的方法可解。”韩立眉头一皱,面带沉吟的喃喃道。

“实在没有办法就算了。我二人远远离开掩月宗就是了。”南宫婉明眸流转,不在意的说道。

“没关系!不就是一块禁制令牌吗?它应该在你师姐手中吧。我去将它取来就是了。顺便替你出口恶气!”韩立双目微眯,一缕寒光闪过后,豪气大发的说道。

“我只是说说,试试你的心意而已!并没有真要你去盗令牌的意思。我那位师姐已修炼到了元婴中期,一身功法神通不是我等初期修士可比的。我二人还是偷偷溜走就是了。大不了,我多花费十余年的时间,将这禁制一点点炼化就是了。”南宫婉摇摇头,抿嘴笑笑的说道,娇容上隐现一丝淘气之色。

韩立无语之下,一下联想到了当日初见此女时,那个古怪精灵的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