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七百一十三章 设伏

忘语2015年08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没关系,试试看再说。若真不能成功,再走也不迟的。有我护着你,即使身受禁制,我也能带你冲出去的。”韩立笑了笑,话语中充满了自信。

“这……好吧!虽然我不知道你的神通有多大,但你如此自信应该有些手段才是。不过,你也不用主动去找她,师姐居住的落日殿禁制重重,还是我将她引到这里,然后我二人借助禁制之力,出其不意将她擒下。”南宫婉凝望了韩立双目一会儿,似乎知道无法劝阻住韩立,轻咬红唇的说道。

“这个方法当然更稳妥一些了。不过你这洞府禁制还能用吗?我进来就发现,好像禁制有些残缺不全的样子。”韩立一怔之后,笑着说道。

“放心,虽然表面上的几处禁制已经被师姐毁掉。但我还有一种非常厉害的隐秘禁制没被其发现,还可以使用的。”南宫婉嫣然一笑,胸有成竹的说道。

“好!既然如此,就如此办吧。我身上带有几套布阵器具,虽然不是多厉害的,但设下后,也能起到一定牵制作用。”韩立摸了摸下巴,说道。

“还有阵旗,这就更好了。事不宜迟,先留小半日时间给我,让我破除身上其它禁制,好好恢复法力助你一臂之力。你先布置下法阵吧。”南宫婉听到韩立如此椅说,心中更添了几分信心。

“不过,若是我们能制住你师姐的话,难道不能顺势控制掩月宗吗,如此一来,我们也不用狼狈而逃。”韩立想了想后,有些疑惑的问道。

“这恐怕不行!我们掩月宗除了师姐外,还有另一位师兄也是元婴期修士。他虽然为人还算不错,但肯定不会让我名不正言不顺的上位大长老之位的。而我也没有争权夺利的心思。只要能有一处幽静之地,让我安心修炼即可了。”南宫婉一呆之后,摇摇头的说道。

“要是这样的话,就算了!若是一切顺利的话,你跟我回落云宗就是了。九国盟势力就算再大,魏无涯就算再偏爱魏离辰,在这法士入侵的关头,也绝不敢轻易得罪天道盟和我们两名元婴修士的。”韩立点点头,冷笑的讲道。

随后他单手往储物袋上一拍,手掌以翻转,手中多出了一叠阵旗阵盘出来。

南宫婉见此,嘴角微翘的笑了笑,在原来的椅子上重新坐下,闭上明眸,双手掐出古怪的法诀。

片刻后,雪白衣衫上始冒出赤红色光焰,足有数尺之高,将南宫婉包裹在了其中。

这时,韩立也没有闲着。

他身形一晃之下,在大厅四周来回游走,同时手中的阵旗阵盘不停飞射而出。

五颜六色的光芒后,它们全都钻入了厅堂各处,不见了踪影。

阵旗布置自然非常快,但为了尽量发挥阵法的威力,韩立只将法阵威力只控制在了大厅内,而且还全是那种隐蔽异常的阵法,不经刻意用神识仔细搜索,一般很难发现的。

这些阵旗阵盘都是韩立以前在结丹期时炼制的一批,就是对付结丹修士,都有些不足,更别说元婴期修士了。

韩立肯本没有寄希望在此上,而是又在布置玩这些法阵后,又沉吟了一下,忽然袖袍一甩,一道白光从袖中飞射而出,一个盘旋后落在了韩立身前,正是银月所化的白狐。

“主人,你唤我出来,就不怕南宫女主人吃醋!”银月现形出来后,笑眯眯的口吐人言道。

“哼!你一个器灵有什么吃醋的。这一次要对付元婴中期修士,而且不能让其跑掉。虽然有禁制辅助了,但还是需要你从旁协助一二的。元婴中期的修士不比初期的修士,不全力以赴很难成功的。”韩立双眉一挑,盯着小狐,神色凝重起来。

“主人,打算让奴婢如何协助?”银月闻言,笑容一收的问道。

“很简单,你在恰当的时机使用这件宝物,一定不能让其脱困而出。”韩立又从储物袋中摸出一物出来,递给了银月。

“这个东西,给我用?”银月一对爪子捧着手中之物,有点难以置信的说道。

“嗯!你驱使此物,应该比我更能发挥它的威力。由我消耗法力来使用此物,不如交给你用了。当然,只是暂时借你用的。毕竟你这器灵之身,没有办法长时间驱使其它宝物的。”韩立冷静的说道。

“银月知道了。”白狐小脑袋一搭,有些沮丧的回道,但同时又摸了手中之物几下,似乎非常喜爱的样子。

韩立看进眼中,心中一动。

随后银月手持那物,周身银光闪动的一下钻入了地中,消失不见了。

下面,韩立围着大厅又转了几圈,忽然脑中灵光一闪的抬首望了望上面后。

他沉吟了一下后,忽然将身上一只灵兽袋然祭了出去。

大片的三色噬金虫从袋中蜂拥而出,化为丈许大虫云在空中飞舞盘旋。

韩立深吸了一口气,一张口,一团青霞从口中喷出,直接打在了虫云之上。两手掐诀,口中低沉咒语声传出。

空中虫云“嗡”的一下,瞬间化为漫天星光,冲天而去。

竟在青光闪动中,一下没入了屋顶不见了踪影,并且飞虫就此气息全无。

韩立眼睛眯了眯,站在原地细望了屋顶一会儿,觉得毫无破绽,的确没有明显异样后,才满意的点点头。

布置完一切的韩立,瞅了瞅座位上闭目施法的南宫婉。

这时,此女身上光焰流转不停,形成一个圆形大红光盘,就并开始诡异的忽明忽暗起来。

整间大厅的灵气随着光焰的变化,也开始随之晃动,并渐渐开始躁动起来。

韩立眉头皱了皱,随后略一思量,一道法决打在了一侧的一根石柱上,顿时一层青色光幕蓦然浮现,将南宫婉附近都罩在了其中。

大厅内外的灵气一下回复了正常。

韩立见此,笑了笑。

伸手一招,一把藤椅飞射而来,被他接住放置身下,在南宫婉对面随意坐下,望着此女一语不发。

有如此良机,他自然要将眼前女子诱人娇容,一次看个够,好一解多年的相思之苦。

没多久,正当韩立看着有些怔怔之时,忽然目中迷醉之色一褪,神色一下阴沉了下来。

马上,韩立的身形毫不征兆的一阵模糊,接着整个人突然从椅子上凭空消失了。

正躲在大厅外正向厅堂内偷窥的某个人,一见此景心里一惊,暗叫不好的就想抽身离开。

但这时已经迟了,在她身后传来了韩立淡淡的声音。

“为何在此偷窥,难道不怕你师祖怪罪于你!”

“我没有偷窥,只是见师祖和你这么长时间在里面不出来,有些担心而已。”这人不敢回头,有些结结巴巴的说道,但声音清脆娇嫩,竟是那名引韩立进来的黄衫少女。

她此时已经感受到了身后的庞大灵压,这才心惊胆颤的解释道。

“哦!是吗?不过既然只是想来看看,为何要隐匿身形,鬼鬼祟祟的。而且你身上贴着的这张“灵隐符”,是罕见的高级符箓,你一个小小的筑基期修士,从哪里弄到的。”韩立双手倒背,盯着少女的苗条背影,面无表情的说道。

“我……”

“不用再解释什么了。你先乖乖的跟我回去,等你师祖收功后,再决定如何处理你。”

少女一惊,还想再分辨几句。韩立根本没有耐心再听下去,冷冷的说道。

黄衫少女一听此话,终于害怕起来。

她猛然将手中紧握的另一张符箓捏碎,身上黄光一闪,瞬间化为一道惊虹,就激射而出,沿着长长走廊就想要逃离此地。

韩立冷冷的观望着,并没有动身去追的任何意思。

但黄色遁光刚射出十余丈远,在一个拐角口处时,附近的一处墙壁上突然凭空喷出一团粉红色香雾,一下将遁光罩在了其中。

少女遁光一散,身形在雾中晃了几晃,翻身栽倒。

黄光闪动,银月从喷出香雾的墙壁上一跳而出,优雅的摆动几下狐尾,笑嘻嘻的走到了少女身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