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七百一十五章 凝光宝镜与轮回神光

忘语2015年08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大厅四周浮现丝丝的红青色光霞,波浪滚滚般向中心处的冰冷女子席卷而去。

银钟的音波攻击更是瞬息攻到此女面前。

身处正面的女子神色不变,一点指身前的两口飞剑,黑白光芒闪动,接着飞剑轻轻凭空旋转一圈,寒气热浪瞬间爆发开来,竟形成了黑白双层的一个诡异光罩。

白色在外,黑色在内,炎寒呼应。

银波一攻击到此光罩上,如同泥牛入海,护罩纹丝不同,仿佛一点效果都没有。

但随后四面八方而来的红青色的禁制光霞,一下将此女连同护罩淹没进了其内。

这时,南宫婉也出手了。

其身前的“朱雀环’光化一闪,“兹啦”一声,忽化为一个巨大火团,声势浩大向场中激射而去。而与此同时,她原本下垂不动的一只素手不经意的动了一下。

一道赤红暗芒一闪即逝,瞬间从其手中消失不见。

若不韩立神识过于强大,也无法发现南宫婉这一暗中的攻击。

一声女子的闷哼,几乎在暗芒打出的同时从霞光中传出。,“诛邪刺,你竟然用此物伤我。师妹好手段,我一直以为师妹早已用完此物了,没想到竟还留有一枚。”冰冷女子惊怒的说道,仿佛在不知不觉间吃了什么大亏似的。

不过听此女声音虽然略露痛楚,但元气充足。

韩立就知道,对方只是受了点小伤。多半是南宫婉为了打断对方催动令牌,才施展出的此手段。

故而在催动厅中禁制后,韩立又手掌一翻,那黑乎乎的“千重峰”就出现在了手中。

接着往空中一祭,数道法决飞快的打在了山峰之上。

而此刻被光霞覆盖的冰冷女子,似乎被那光霞禁制暂时困住,竟不多不闪的被朱雀环所化火团击了个正着,瞬间被火团七八道胳膊粗的狰狞火蛇,纠缠撕咬而上。

厅中滔天火海一片!

眼看山峰已狂涨五六丈之高,韩立正要催动此宝时,远处却“噗嗤”一声轻响,一道碗口粗五色光柱从火海中迸射而出,所过之处无论光霞还是厅中的滔滔火焰,全都被此光柱一扫而空,势如破竹一般。

“呛啷啷”一阵清鸣从空中发出,只见原本灵活之极的光柱突然凝住不动起来。

一只晶莹赤红的圆环在光柱中滴溜溜转动不停,竟被禁制在了光柱之中,无法脱身而出。

“凝光宝镜”

韩立眼神一缩,面色郑重的喃喃一声。

在此女到来之前,南宫婉自然将他这位师姐的功法宝物,大概都说了一遍,好让韩立对敌时能多一两分把握出来。

而这件“凝光宝镜”就是南宫婉提到最多的一件古宝,也是她师姐成名宝物之一,神通极大。

说起来,韩立当年在血色试炼中得到的法器“青凝镜”,就是这件古宝的一种简化仿制品,论威力尚不及“凝光镜”的百分之一。但就是如此,“青凝镜”也在低阶修士中鼎鼎大名,跻身顶阶法器绰绰有余的。

由此就可见“凝光宝镜”的威力之大了。

现在青红色的禁制霞光和火焰全都被那光柱冲的七零八落,再也无法困敌。所以冰冷女子身影重新显露出来了。

她在黑白光罩中,正一手掐诀,一收持镜。

韩立目光一转之下,就落在了那面即使在元婴期修士中也名声不小的宝镜上面。

此镜不大,和青凝镜相仿,但是通体乌黑发亮,镜子正面中黑幽一片,给人一种深遂阴森感觉。但从中却射出一道光濛濛的五色光柱。强烈反差之极,让人觉得有些怪异。

而原本持有的禁制令牌,从手中不见了踪影,反而掐诀的玉手血迹斑斑的,仿佛隔着护罩竟受到伤害一般,实在有些不可思议。

看来应是那所谓的“诛邪刺”之功了!

现在眼见南宫婉本命法宝被此镜神通困住,韩立自然不会袖手旁观的。

他默不做声的冲黑色山峰一点指,此宝轻轻一颤后,瞬间从原地消失,但下一刻就出现了冰冷女子的头顶,直接气势汹汹的压了下来。

下面的秀美女子冷笑一声,手持的“凝光镜”略向上一偏,同时另一只手一道法决打进了镜子表面。

顿时境中的光柱微微一颤,蓦然分射出另一道稍细些的光柱,同样迅雷不及掩耳的射向了上面压下的黑色山峰。想同样禁制住此宝。

已经有了防备的韩立怎会让其如此轻易成功,不及多想的两手一掐诀,黑色山峰落下之势蓦然一顿,接着滴溜溜一转后,从底部喷射出了大片的黑色光霞,正好和那迎上二来的光柱冲撞到了一起。

开始时黑光将相比纤细的光柱吞没了进去,并且余光还将下方的冰冷女子也一并罩在了其中。

冰冷女子身上的黑白光罩在黑色霞光中一颤,徒然觉得周身灵气一乱,竟差点让镜中喷射的光柱散乱了开来。

女子身影在黑光中一下黯淡起来。

她神色微变,毫不迟疑的一张口,一团精气喷到了镜面上,迎向黑色山峰的光柱立刻粗了三分,并马上化为了一团五色霞光,轻轻托起黑霞和小山不让其落下。

两者之间摩擦,隐隐传出沉闷的爆裂声竟一时成僵持在那里!

南宫婉见此,精神一振,猛然一催被困的朱雀环,顿时此宝在凤鸣声中涨大收缩不定,拼命的想要挣脱禁制似的。

一时之间,终于形成了两人联手对抗南宫婉师姐的局面。

三人的手段自然不仅仅只有这些,所以见此局面出现,三人几乎同时又有了举动。

韩立是单手猛然往腰间一扯,将一只灵兽袋祭了出去。

嗡鸣声大起,无数金灿灿飞虫蜂拥而出,形成了一块狰狞可怖的金色虫云。

南宫婉则口中一阵仙乐般的咒语声传出,头顶上空数尺处蓦然浮现赤红色的巨大光晕,如同佛光般的流转不停,并渐渐耀目异常起来。

“轮回神光!南宫师妹,你真想拼命不成!竟敢动用此神通!”

冰冷女则将手中宝镜往头顶一祭,两手一搓,多出一面角形的碧绿小幡出来,但一见南宫婉头上现出的光晕,不禁面色阴沉的说道。

她虽然对韩立释放的金色虫云略感诧异,但倒不怎么放在心上的样子。显然不认识这些近似成熟的噬金灵虫。

“师姐不想拼命的话,就那困心术的禁制令牌交出,放我二人离去。”南宫婉神色如常,平静的说道。

“哼!口气倒不小。轮回神光虽然厉害,但以为能对付得了我吗?”冰冷女子冷哼一声,脸上煞气一闪,同时再一张口,喷出一口血色小剑出来。

此剑只有数寸大小,但通体血红晶莹,放射出刺目的血光。而在此剑体内,还隐隐有一丝黑气在其中游走不动,更是诡异之极。

而此小剑一现身出来,竟未等女子催动,就自行颤抖嗡鸣起来,一股血腥之气顿时弥漫了整个大厅。

“血魔剑!你什么时候得到的此魔器?师姐动用此物,就不怕魔气反噬?”南宫婉一见血色小剑,玉容上笑意全消,盯着女子冷冰冰说道。

“反噬?师妹放心,我既然动用了此宝,击败你们根本用不了多长时间,哪会给魔气反噬的机会。倒是我现在再问师妹最后一声,为了本宗的兴盛,师妹是否真的不愿嫁给魏离辰。若是还不同意的话,一会儿血魔剑发狂起来,我可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够控制住威力大小。万一伤了师妹,可别怪师姐没有提醒过你。”冰冷女子不客气的说道,似乎对这血魔剑信心十足。

“你不用再问什么了。就算婉儿愿意为掩月宗牺牲,我也决不会同意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韩立瞅了那血魔剑一眼,淡淡的说道,似乎将此剑根本没放在心上一样。

“你倒底是谁?看你的修为神通不低,应该不是无名之辈才是。可我记忆中似乎没有你这么一位元婴修士,难道也是近些年才进阶元婴期的?婉儿?叫得如此肉麻,看来我师妹一直不肯嫁人,多半是因为你了。”冰冷女子星眸中寒光一闪,盯着韩立杀机顿生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