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一案 同学被杀 · 2

秦明2017年05月09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虽然七八年没有见过面了,但是死者眉宇之间仿佛还是能够辨认出那种熟悉。是的,他就是我小学时候的同桌,饶博。

晴天霹雳一样。这老天是什么意思?究竟是想在我当上法医之前彻底断绝了我的法医路,还是想历练我的意志力让我这今后的法医路走的更好呢?第一次看尸体解剖,就看我的小学同桌。这,太残忍了。

圣兵哥可能看出了我的异样:“怎么?受不了?尸体都受不了,可干不了法医啊。”

我依旧调整不了情绪:“不是,,,不是……饶博,是我的同学。”

“是吗?这也太离奇了。要不,你先回去?”圣兵哥也不敢相信世界上还有这么巧,应该说是不凑巧的事情。

我怔了十秒,但还是下了决定:“我不走,我看。”我觉得,如果我能挺过这一关,那么以后还有什么不能接受的呢?“做法医,就要有强大的心理。”我爸早就和我说过。

圣兵哥用怀疑的眼神看了我一眼:“好,看看也好,锻炼一下自己。如果受不了就到车上去,没事的。”

“我受得了。”这个时候,面子还是更重要一些。其实,因为儿时伙伴的暴毙,我受的打击不小,全身都是麻木的。那种麻木至今难忘。

尸袋取下时,一股血腥味扑鼻而来,来势凶猛,我差点呕出来。眼前的景象更是逼人走到崩溃的边缘。那是我的同桌啊,我的玩伴,如今躺在我的面前,一个胳膊僵硬得半举着。整个尸体笔直的躺着,眼睛微张,一点也不像书上说的,死人就像睡着了一样。饶博身上白色的T恤已经完全血染,裤腰到裆部也都血染了。圣兵哥和泽胜法医在仔细的检查着死者的衣着,边看边说着什么,一旁的小王哥在紧张的做着记录。尸体翻动时,衣服的破口处还滋滋的往外冒着血。他们在说什么,我完全没有听见,我的脑袋已经一片空白了。

顷刻间,饶博的衣服已经被完全脱光了,露出了他的纹身,纹身处已经被血液浸染的很模糊了,我微闭眼睛,不太忍心看下去。但是朦胧之中,看到了他的胸腹部有翻出来的脂肪和肌肉。看起来伤的不轻。

圣兵哥是主刀,站在尸体仰卧位的右手侧,他拿着一根标尺,一处处的量着创口。模糊之中,我清楚的听见了圣兵哥报出的数字。饶博身中七刀,胸部三刀,腹部四刀。七刀都是创口一钝一锐,创口长3cm至4cm,所以致伤方式很清楚了,他是被刃宽4cm左右的单刃锐器刺击。

“圣兵哥,这个,还需要解剖么?死因应该很清楚了吧?”我看见圣兵哥开始准备解剖了,不忍心的说道。

“当然要解剖,不然你知道他伤在哪个脏器么?哪一刀是致命的么?”

“这个……有意义么?”

“呵呵,有没有意义,你一会会知道的。”

刀起皮开。圣兵哥麻利的一刀从颈下划到耻骨联合的上方。顿时露出了皮下组织。黄的红的,十分扎眼。

”一字划开胸腹部,这是我们国家法医习惯的术式。颈部解剖一会再进行,先解剖胸腹部,这样等于是放血,可以防止颈部解剖时划破血管导致血液浸染肌肉组织,造成无法判断是肌肉出血还是浸染,这样就无法明确颈部有无遭受过外界暴力了。颈部是关键部位,要留心。“圣兵哥一边分离着胸部的肌肉组织,一边解说着,”分离胸部的肌肉要贴着肋骨,不要像外科医生那样小碎刀,我们没有那么多时间。一刀是一刀,范围要广,下刀要准,刀面要平行,不要切伤肋骨,更不能刺破胸腔。“

看着饶博的胸部被一点点的打开了,我的神经已经被绷紧到了极限,强忍着呕意。

很快,腹膜也被打开,涨了气的肠子噗地一声就膨胀出来。圣兵哥仔细检查了死者的腹腔,摇了摇头:”肚子上四刀,没一刀伤到脏器和血管,连肠子都没破,这人真不该死的啊。“

说完了,他麻利的用手术刀沿着肋软骨和肋骨的交界处切开,提起来胸骨,沿着胸骨的背侧一刀刀的分离,刷刷的组织分离的声音在幽静的走廊上回荡。

当胸腔打开的时候,我已经受不了了,走到旁边抽着烟。只听圣兵哥说:”真是不巧,只有一刀进了胸腔,刀剑刺破了主动脉弓。剩下两刀都顶住了肋骨,没进胸腔。这孩子真是运气不好,刀歪一点,顶多是个血气胸。“我回头去看,发现饶博焦黑的肺脏已经被拿出了体外,我又是一阵呕吐的感觉。

”圣兵哥,他,是不是烟瘾大,所以……“

”你说肺的背侧的黑色么?呵呵,不是,这是尸斑。人死后,血液往地下部位坠积,所以感觉比上面的组织黑一点。“

”你确定死因了么?“

”是的,他中了7刀,但是只有1刀致命,就是胸口这一刀,“圣兵哥边说边掀起死者左侧的胸大肌,指了指皮肤上创口,”这一刀刺破了主动脉,大失血死亡。“说完,他开始用一个吃火锅的汤勺一勺一勺的把胸腔的血液舀出来装在一个器皿里。

”胸腔积血1500ml“圣兵哥说:”加上流出体外的血液,足以致死了。加上尸斑浅淡等尸体现象,死因很明确。“

紧接着,圣兵哥解剖了饶博的颈部和头部,未发现明显的异常。那个时候,还很少见电动开颅锯,法医是用小钢锯一左一右的这样拉锯,直到把头骨锯开,那种骨屑的味道,我至今还是最怕闻见。

刚刚缝合完毕,准备收工,只见侦查员小李哼唧哼唧的一路小跑过来。

”怎么了,审讯有进展么?“圣兵哥很关心审讯的情况。

”别提了,“小李擦擦汗,”三个人持刀,都固定了证据。但是三个人的刀基本差不多样子,他们三个都不承认捅了胸部,都说是捅了肚子。“

现在的地痞流氓也都学聪明了,知道捅肚子捅死人比捅胸口捅死人的几率小多了。

”那不是扯淡么?胸口三刀怎么解释?“圣兵哥皱皱眉头。

小李摊了下手,表示无助。

”刀带来了么?“圣兵哥盯着尸体上的伤口少许,突然眼睛一亮,”知道哪把刀是谁拿的吧?“

”没问题,证据都固定了。“

圣兵哥仔细看了看伤口,又挨个拿起分别装着三把刀的三个透明物证袋,仔细看了看刀刃,微微一笑,拿出了其中一把红色刀柄的匕首说:”致命伤,就是这把刀捅的。“

我顿时觉得很神奇:”不是吧,这样也能分辨出来?这三把刀基本一个形状啊!“

”形状是一样,但是大家仔细看尸体上的7处刀伤,看起来形态基本一致,如果我们分析,可以说是一种凶器可以形成。但是,再仔细看一看创壁(所谓的创壁,就是指创口裂开的两边皮肤和皮下组织),致命伤的这一处创口,创壁有一处皮瓣,看出来了么?“

大家一齐点头。

”为什么其他创口没有皮瓣,就这一处有皮瓣呢?创壁是刀的侧面形成的,刀面基本都是平滑的,不应该形成皮瓣。那么形成皮瓣的不会是刀面不会是刀刃,只有可能是刀刃上的凸起,比如说卷刃。“

”噢!对啊!“一群人等恍然大悟。争相去抢着看那三把刀。果不其然,那把红色刀柄的匕首是卷刃的。

”如果刀的材料不是很好,刺进肋骨后拔刀扭转,很容易形成刀刃的卷刃,那么在卷刃以后再次形成的创口创壁就会留有皮瓣,所以,我怀疑胸部这三刀,至少有两刀是这把刀形成的,也可能这把刀原来就是卷刃的。但是,有一点是最关键的,致命伤可以肯定是这把刀形成的。“

”有您这分析推断,我们就放心啦。“小李高兴的又跑走了。鬼吹灯小说

我楞在一旁。直到圣兵哥看看我说:”怎么样,刚才不是说这样已经明确犯罪嫌疑人的案件,法医工作、尸检工作就不重要了么?“

我才回过神。说:”真的没有想到。原来铁板钉钉的案件,也会出现问题,这些问题还是需要我们来解决。看来我是轻看了法医学了。“

泽胜法医说:“是啊,这样一推断,就明确了多名参与殴斗的行为人中导致死者死亡的直接关系人。这可是案件定罪量刑的关键证据。尸体是不会说假话的。“

回去的路上,虽然我还因为同学的被杀而感到无限悲伤,但是悲伤之余,我感觉到了一丝自豪。我第一次真正的认识了法医学,真正的领略到了法医学的关键作用。我们不仅仅是为侦查提供线索、为审判提供证据那么简单。犯罪分子也有人权,犯罪分子的定罪量刑,有很大程度上寄托在我们的手上,今天,我们就无形中在一定意义上为另外两名犯罪嫌疑人洗脱了冤情。

那是非同凡响的一天。从那一天起,我立志成为一名好法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