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二案 恩爱夫妻 · 1

秦明2017年05月09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对于法医学生来说,大二大三就是噩梦。因为医学四年理论课程,作为法医学生必须三年就全部修完。虽然我学习还算刻苦,但是大二那年的生理、生化、病理、病生、寄生虫等变态的课程接踵而至,我还是没有能够招架得住,生化和寄生虫双双挂红。虽然大二的暑假在家复习功课没能再去参与实习,但是我对法医专业的牵挂却无时不在的。直到大三的暑假,我又兴高采烈的来到久违的法医门诊。

基层法医的工作并不是想象中那么刺激,除了要在命案侦破中打头阵,更多的精力要花在怎么做都做不完的伤情鉴定,和时不时就出现的非正常死亡案(事)件上。所谓的非正常死亡,是指非衰老、疾病死亡的案(事)件。这些现场都是要法医处置的,一般情况下只需做一些尸表检验和现场勘查。但越是这类现场,越是责任重大。之所以用“非正常死亡案(事)件”这种形式来表达,是因为法医在对这类案件做完前期工作后,结合简单的调查情况和现场勘查情况,要在第一时间确定是不是命案,如果是命案则称之为案件,需要进一步的解剖检验、参与侦破;但如果确定不是命案,则称之为事件,尸体则交家属处理。如果把事件错看成了案件,则会浪费大量的警力、精力,侦查工作走不下去重新审视的时候发现错误,则会被千夫所指;而把案件错看成了事件,那么,就是冤案。非正常死亡案(事)件的处置,我们省每年有10000起,每个案件需要两名法医处置,所以平均每个法医每年就得看70多起,当然,这还不包括交通事故的相关检验鉴定。

重新回归法医门诊的第一天就不消停,刚踏进门诊大门不到五分钟,电话就响起了。

“新绿小区的一家住户,昨天夜里突然死亡,请求你们过来看看。”是派出所打来的电话。

“前期调查有什么情况么?”圣兵哥问道。

“没情况,封闭的现场,应该是猝死。”派出所民警打了个哈哈,显然对于这样一起非正常死亡事件没有引起多大的重视。

这个小区离法医门诊很近,很快我们便赶到了现场。

现场位于一栋楼房的五楼,是一个两居室,家里住着一家三口,丈夫体弱多病,是个下岗工人,隔三差五的到附近的一个小作坊打工;妻子,也就是死者,长的五大三粗,没有什么工作,靠捡废品赚些外快,两个人的收入都少的可怜,勉强维持生计。家里还有个7岁的小男孩,长的十分可爱。

我们到达现场的时候,发现现场并没有采取严格的保护措施,痕检员小郭正在检查门锁。客厅里坐着两名派出所民警以及死者的丈夫和儿子。丈夫还在不停的抹着眼泪,嘴里还在念叨:“你怎么就这么走了?你走了我们怎么办?”儿子站在一旁,脸色煞白,仿佛多了一些惊恐,少了一些悲伤。可能是他这个年龄,还体会不到失去亲人的伤痛吧。

圣兵哥不急于勘查现场,将派出所民警拉到门外,开始询问前期的调查情况。

“前期调查怎么样?”

“很正常。上午接到报案说女的死了,我们就立马赶来。把男的和小孩分开问的。男的说是昨晚他在小房间带小孩睡的觉,早上洗刷完毕准备送孩子去上学,喊女的起床,可是左喊右喊没有反应,过去一看,没气儿了。”民警擦了擦汗,接着说,“小孩也证实是他爸爸带他睡的觉。”

“屋里正常么?肯定没有人进来过?”圣兵哥看着小郭说。

痕检员小郭直起身子,说:“肯定没有。门是从里面销住的,没有撬门和技术开锁的痕迹。窗子我也看了,都是关着的,完好无损。可以确定是个封闭现场。”

“这夫妻两,平时感情怎么样?”圣兵哥还是不太放心。

“他两可是我辖区内的模范夫妻,感情好的没话说。”辖区民警像是打开了话匣子,“这男的身体不好,前不久住在工人医院,治疗了几周,经济上支撑不住,就主动要求出院。因为医院离家有六、七公里,他们又不舍得花钱打车,是这女的一路背着这男的走回来的。多么贤惠的女人啊。”

“你的意思是说,可以排除这男的杀妻的可能?”圣兵哥问道。

“我觉得没可能。邻居都知道的,从来没听他们拌过嘴。而且也没有发现他们双方谁有婚外恋的迹象。更何况,你看看这男的身板,再看看那女的身板,不是一个重量级啊。”派出所民警信心满满。

看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是有一起吃苦的幸福这种境界啊。可惜阎王不识相,这么早就收去了妻子,生生破坏了一个贫穷却美满的家庭。

圣兵哥的表情轻松了许多,戴上了手套,径直走进了中心现场–大房间。

因为现场的窗帘自然的拉着,房间采光也不好,光线暗淡,只能通过模糊的线条判断房间里家具的摆设。家具虽然破旧,但是很整洁,物品摆放都井井有条,看来死者生前是个很爱干净的人。现场没有任何翻动的痕迹,显得很平静。房间的中央摆放着一张大床,床上的草席很整齐,尸体仰面躺在草席上,盖着一条毛巾毯,安安静静的躺在那里,很安详。圣兵哥轻轻掀起窗帘,检查了窗户,发现窗户果真都是关死了的。“大热天的,关窗户睡觉不嫌热么?”我嘟哝了一句。圣兵哥回头看看我,笑了笑:“很好!我们就是要带着问题去看现场、去尸检。”

尸表检验的程序是从上到下,从外到内。圣兵哥开始了仔细的尸表检验。

“死者眼睑内有明显的出血点,口唇青紫,指甲青紫。看来窒息征象明显啊。”圣兵哥说,我在奋笔疾书的记录。

“窒息?”站在一旁的民警听见这个词明显出现了紧张的表情。

“很多疾病导致猝死的尸体上也可以看到窒息征象,因为如果疾病导致呼吸、循环功能的衰竭,其死亡也通常是因为缺氧窒息。”在此之前,我已经看过几个猝死的非正常死亡现场,所以虽然没有进行专业课的学习,也基本掌握了猝死的一般征象。

“口鼻腔未见损伤,颈部皮肤未见损伤、淤血。”圣兵哥继续检查尸体。

“看到了吧,口鼻和颈部都没损伤,哪里来的窒息呢?说明这种窒息征象来自疾病啊。看来你们前期的调查没有错哦,又是个猝死。”我得意的和民警说道。

圣兵哥朝我摆摆手,意思让我多记少说。我很不好意思的闭了嘴。

圣兵哥随即掀起了死者的衣服:“胸腹腔未见致命性损伤……”说到一半,他突然怔了一下,盯着死者许久,又用手指按压了几下死者的胸骨,陷入了沉思。

我仿佛也看出了圣兵哥的一丝反常,探头过去看。死者胸骨部位赫然有一大块明显的苍白区。虽然看到了这一块不太正常的皮肤颜色改变,依旧不能明白这能说明什么。我茫然的看着圣兵哥。

没有想到,圣兵哥已经开始在收拾他的检验器械了。我这才长吁一口气,暗想:“就是嘛,这能说明什么,学校老师和我们都说过的,要学会抓大放小。尸体征象都是因人而异的,不尽相同,所以法医不能因为一些小的问题影响整体的判断。死者颈部和口鼻腔都没有损伤,基本可以排除机械性窒息,那么就只有可能是猝死喽。”想到这里,我为我自己的推断感到十分的自豪。

这是圣兵哥已经收拾好了器械,脱下了手套,拎着法医勘察箱走到了客厅。死者的丈夫抬起红肿的眼睛看了一眼我们,又低下头去哭诉。

“结束啦?通知殡仪馆来拉人?”民警问道。

圣兵哥盯着死者的丈夫,冷冷的说了一句:“拉去殡仪馆,我们要进一步解剖检验。”

在场的所有人,包括我,都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