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三案 护城河上的尸块 · 2

秦明2017年05月09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这个案子还没有着落,再来个什么事,岂不是雪上加霜?平哥看着我们清一色惊恐的眼神,噗地一声笑了,接着说:“别紧张,是交通事故。”

大家都长吁一口气。“交通事故你大惊小怪的干什么?”飙哥显然很不满。

“这次多啊,十几个。”平哥擦了下额头上的汗珠。

一次交通事故死亡十几个人,就是特大交通事故了,相关的处置工作会比较复杂,但是对于法医来说,只需要仔细进行尸表检验,排除他杀可能,基本确定一个死因就完事了。但是,十几具尸体的尸表检验,至少也要做五六个小时,是一件非常辛苦的工作。

“你去现场了么?”飙哥问道。

平哥说:“去了,听惨不忍睹的,到时候你看见了就知道。这次搞大了,我们的运尸车都装不了,说是公交车拉来的。”严歌苓芳华小说

飙歌低头看了看解剖台上的尸块,又转脸看着我说:“你来了一个多月了,这起交通事故的检验和接待工作,交给你办了,行不行?反正碎尸案还没有头绪,不过放心,碎尸案一旦有头绪了以后,你继续参与,不耽误你学本事。”

飙哥说的接待工作是指接待这些死者家属来法医中心认领尸体,因为交通事故中死亡的尸体通常很容易找到尸源的,除非是面目全非的尸体。只要有全尸且面容衣着还保存完好的,尸源都是通过家属认领尸体这一步工序来进行认定的。我自负的觉得这种事情让我来做实在大才小用了,不过是带教老师的吩咐,我也就欣然答应了。

说着话的功夫,一辆8路公交车(我是不是不该写得这么清楚?南江的朋友以后不敢做8路车了。但是因为印象深刻,十年以后的今天我还能清晰的记着那辆头顶上印着8的公交车由远至近的开进法医中心。)停到了解剖室外的小广场。我是领了鸡毛令箭的本事件“负责人”,等车一停门一开,我一个箭步就窜上了公交车。

眼前的景象让我顿时石化。车厢里横七竖八的停放着十几具尸体,衣着光鲜,清一色的花季少女。

开来这辆公交车的是法医中心的驾驶员小李,估计公交车驾驶员是没有那么强大的心理单独和十几具尸体待这么久。

交通事故的案情很简单,一所旅游学校的礼仪专业学生,乘坐一辆面包车开往一家五星级酒店开始实习工作,不料面包车开至一个水库旁时,为了避让一辆横冲直撞的渣土车,掉进了水库。驾驶员侥幸逃出,车上的十三名十八九岁的女学生全部葬身水库。

我和我的同学戴上手套,将尸体一具一具的抬下车,一字型排列在解剖室外的广场上,小小的广场上瞬间排满了尸体,这样的景象实在是让人触目惊心。这么多年轻女孩的猝然死亡,无情的牵动着我们这些人怜香惜玉的神经,广场上空的空气仿佛都凝固了。为了节约时间,我和我的同学们立即开始对这些尸体进行尸表检验。

十多名死者都是赶赴实习单位的,身上多半带了身份证,这让身份识别简单了不少。尸表检验迅速的进行,十三个人,除了坐在副驾驶上的女孩因为猛烈撞击车体,头皮被碎玻璃整个的掀到了脑后,头部撞击车体导致颅骨粉碎性骨折以外,其余的死者全身都未发现致命性损伤,结合她们的口鼻附近都有明显的泡沫,基本可以确定是溺死。

大家都一声不响地埋头进行尸表检验,心情都异常的阴霾,多可怜的孩子们,就这样提前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在解剖室里继续对尸块进行检验的飙哥,此时走出了解剖室,看他脸上的表情,我知道连神通广大的他对于本案也依旧是一筹莫展。虽然有了十年的法医工作经验,走出解剖室的他依旧还是被眼前整齐摆放着的这么多女孩的尸体惊呆了。法医就是这样,成天面对着残酷的死亡,总要承受强大的心理压力。

飙哥就那样呆了一会,突然他的脸上冒出了一点灵气。我已经很了解飙哥,他有这样的表情,说明又有什么好点子了。

“秦明,过来,我突然有个想法。”

我停下手中的工作,用胳膊擦了下额头上的汗珠,问道:“咋啦?”

“我问你,我们利用长骨、耻骨来推断身高、年龄,有没有什么科学依据?”

这个问题问的,咱法医用这些回归方程算年龄、算身高,算了这么多年,突然问起有没有科学依据,实在是显得有些荒唐。

“当然有依据,没科学依据,我们能算那么多年么?能每次都推断的那么准确么?”我回答道。

“那你说说,有什么科学依据?”飙哥像是在给我出考试题。

“这个……”我卡了壳,但很快就找回了思路,“我们用的方法,不能说是什么自然科学,但是,我们之所以能够通过采集一些数据来计算出我们需要的结论,是前辈们通过收集无数根长骨、耻骨,根据这些长骨、耻骨上的一些特征性指标,比对骨头主人们的身高、年龄算出一个系数,然后用多个指标系数,制定回归方程。因为有前期大量的数据支持,所以就会很准确啦。这……这叫统计学意义。统计学意义,也算是有科学依据。”我一口气说完,对自己的回答非常的满意。

“说的好。”飙哥赞许道,“我们不能通过软组织推断身高、体重,是因为没有人去研究,没有人去收集检材,去计算回归方程。对吧?”

“您现在有做研究的想法,对这个碎尸案已经来不及了吧?”

“谁说来不及?我们不一定要有大量的检材。”飙哥指了指广场上的尸体,“她们或许能帮助我们。”

我突然明白了,飙哥的意思是说,利用眼前这十三具女尸的软组织形态,找到指标,计算出系数,然后根据尸块上的相应指标,利用系数的回归方程计算出我们需要的结论。

“那,用什么当指标呢?”我问。

“我想好了,两侧乳头和肚脐,可以形成一个三角形。这个三角形有三个边和一个高,我们利用十三具已知身高女性尸体上的这四条直线的长度,和身高相除,计算出系数,四个系数在乘以尸块上的这四条直线长度,算个平均数,就可以计算出死者的身高了。至于体重,我们可以测量胸锁部、胸骨处、上腹和下腹的脂肪厚度,用同样的办法去算。”

这是一个大胆的想法。要知道法医在制定尸源条件的时候如果出现明显的错误,会导致整个案件侦破工作无法进行下去。这样的办法,虽然是利用了我刚才说的“统计学意义”,是有科学依据的,但是,因为检材量只有十三具,数量太少,所以出现误差的可能性也就会很大。

“死马当活马医吧。”飙哥仿佛看出了我的心思。

说干就干,我们开始测量相应的数据,很快的计算出了上述八个系数的平均数,然后乘以尸块上已经测量完毕的数据,算出了这三块尸块的主人身高平均值是161.9cm,算出体重的平均值是47KG。

“可是年龄怎么办呢?”这就真的没了办法。

这时,法医中心荣主任走了进来:“怎么样?”

飙哥简单汇报了我们的前期工作,说:“就差年龄了,这个……真没办法。”

荣主任赞许的点点头,说:“年龄有办法。”径直走到尸块旁边,把眼镜推到额头上,对着尸块的乳头仔细的看了两分钟:“定24岁左右吧,没有哺育史。”

直到现在,我依旧无法理解荣主任是用什么办法准确推断的年龄,我想,这也应该是统计学意义上的经验之说吧。

五分钟后,我们制订了尸源寻找的条件:“女性,24岁左右,无哺育史,身高161左右,体重95斤左右,胸口有一颗芝麻大的红色痣。”

正在我们为顺利得出结论欣喜的时候,门口突然传来了哭天抢地的声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