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四案 滴血的屋顶 · 2

秦明2017年05月09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南江市公安局法医中心。

此刻,充满了神秘感的解剖室内,器械相互碰撞发出的叮叮当当的声音,将这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装饰的更加诡异。

飙哥带着我身着解剖服,手持手术刀,满头大汗的工作着。

“刚从DNA实验室传来消息,死者生前确实没有遭受过性侵犯,”平哥接了电话,回头和我们说道。

飙哥用胳膊擦了下额头上的汗水,点点头,说,“除此之外,你们还看出什么?”

我说:“从尸体现象看,死者应该是今天晚上六时三十分左右死亡的,死因是重度颅脑损伤。”

“嗯,致伤工具呢?”

对于这些问题,我已经是轻车熟路了:“死者头部有7处创口,创角钝,创口内有组织间桥,创缘不整齐,所以是钝器打击所致。结合她颅骨严重粉碎性骨折,骨折线延伸到颅底,可以推断是便于挥动金属质地的钝器打击。”

“仔细看看这里。”飙哥指着林琪的头皮上的一处皮下出血,不紧不慢的说,“这一处应该也是嫌疑人击打所致的,但是因为种种原因,这一下他没有打上力量,没有击碎头皮,正是因为这样,他在死者的头皮上留下了他的犯罪证据。”

这是一块很细微的损伤,像是一枚印章印上去的“∩”形。

飙哥继续道:“这就是书本上说的工具印痕,很难发现,但一旦发现就清楚的提示了作案工具的形态。”

我挠挠脑袋:“似曾相识,但想不起来哪个工具上有。”

飙哥说:“作为一名法医,要时刻关注身边的各种可以用来作案的工具,关键的时刻就可能用到。活动扳手,正面螺口的凹槽就是这个形态,大小也合适。”

在场的几个实习生不约而同:“哦,对!”

飙哥笑着说:“以后别总说哦对,要学会让别人说哦对。除了这个,从死者头部的损伤,你们还能看出什么?”

我摇了摇头。

飙哥很耐心的说:“注意看,她头上的7处创口,一处在左侧,六处在右侧,再想想死者倒伏的状态,”飙哥又开始出卷子了,“留个悬念,你们回去好好想想,明早8点案件碰头会揭晓答案。”

因为死者损伤简单,尸体检验工作进展的很快,我们仔细检查了死者的头部后,又重点检查了死者的颈部和双手。最后,我们的目光都聚焦到了死者肚脐上带着的脐环。

我摘下脐环,细细打量:“好像是钻石的,乖乖,这个东西很贵吧?”

飙哥笑着摇摇头:“这个东西不值钱,是假的,但是它的价值不在于此。”

“那它的价值在于哪里呢?”

“看看它的内侧吧,如果这个案子是熟人做案,它就有可能直接指出了犯罪嫌疑人。”飙哥有浮现出了信心满满的表情。

脐环的内侧隐约的刻着三个小字:孙昊天。显然是个人的名字,也显然是这个叫做孙昊天的人送给她的。

“飙哥,你的眼睛真尖,这样小的字都能发现。不过,这个案子应该是尾随入室抢劫杀人吧,和熟人应该没有关系吧。因为她的钥匙掉在门口啊,熟人何必要趁她开门的时候推她进去啊。”我很迷惑。

“呵呵,我看你是先入为主了吧。”

又听见了这个词,我也知道先入为主是法医的死穴,要坚决杜绝的,但是仔细想想,我确实有点受现场情况的影响了。

飙哥又摆出了说教的姿态:“给你们思考的空间,才能印象深刻,这,是我的师傅告诉我的。很管用。”

尸体解剖结束了。飙哥和我仔细的将尸体上的切口缝好,清洗干净尸体上的血迹,并为尸体重新穿着好了衣服。飙哥抹合了林琪不瞑的双眼,叹口气说:“生前很爱漂亮吧,我们也尽力让你漂亮的走。放心,我们会为你洗冤。”

真正的法医都是很尊重死者的,为了办案我们会解剖尸体,但是我们也会仔细的缝合,有的法医甚至会每次解剖前都向死者鞠躬。这不是迷信,不是作秀,是真真切切的尊重。

此时,中心解剖室的门外来了几个人,哭声一片。

“你们节哀吧。我们会抓到凶手的。”飙哥已经是安慰死者家属的老手了。

林琪的母亲仿佛没有听到飙哥的安慰:“女儿啊,我们全家都以你为豪,你怎么这么早就走了啊。你让我们怎么活啊。”

飙哥和我实在无法忍受这么悲怆的气氛,走出了解剖室,走进夜色中,互相递了一颗烟,深深的吸了一口。

突然,我隐约听见了一阵细微的抽泣声,着实让我头皮一阵发麻。飙哥显然也听见了,我们循着抽泣声向前走去。

不远的一株冬青树旁,隐约的可以看见一个瘦长的黑影。

飙哥大声道:“请问,您是?”

黑影吓了一跳,随即抬手擦了下眼睛,说:“我是司机,带他们来的。”

“那您在这里……”

此刻我们已经走近了黑影,是一个相貌不错的男人,白皙的皮肤,高挺的鼻梁,低垂的眼帘更是增添几分忧郁,眉心的一颗黑痣让他更凸显了忧郁的内涵。

“我是林琪儿时的玩伴,看见她死,我也伤心。”

“哦,是您开车载她家人来的吧?”

“是的。”

“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变吧。”我递上一支烟,问,“您在南江开出租?”我注意到了停在身侧的出租车。

“是的,听说林琪出事了,就开车去她老家接她父母过来了。”

“呵呵,你还挺有心,和林琪关系不错吧?”飙哥仿佛话中有话。

“没,没,我们只是初中同学,很少打交道的。”出租车司机连忙解释,“林琪性格内向,不喜欢交朋友,我们很少见面,就是见面,也是她租我的车回家。”

“哦,她一般不和别人打交道?”

“是的,听说她被一个姓孙的老板包养了。不准她接触任何男人。她性感内向,也没有什么女性朋友。她被杀,一定是那个老板找人干的。”

“呵呵,看来你对她挺了解嘛。”飙哥继续他的话中有话。

“不是,只是来的时候听她家人说的。”

“好吧,这是我的名片,如果你或者她的家人想起什么情况,可以和随时我联系。”飙哥递上了自己的名片。

出租车驾驶员伸出的右手没有接住名片,名片掉落到了地上。此刻,我们都注意到他的右胳膊绑着绷带。

“哦,对不起,前不久出了个小车祸,尺骨骨折,现在快好了,就是还没有多大力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