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五案 捕鱼人之死 · 2

秦明2017年05月09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我说嘛,这么恶心的情节也只能编编电视剧,怎么会在现实中发生?”否认了这是一起乱伦事件后,我感觉如释重负。

“DNA的结果只是肯定了不是她的父亲干的,但是,没有肯定不是李斌干的,对么?”飙哥说。

“你的意思是说,李斌可能不是她的亲生父亲,但是李斌的犯罪嫌疑还是最大的,是么?”我很快理解了飙哥的意思,问道。

“是的,如果这孩子不是李斌亲生女儿,那么李斌作案的嫌疑就更大了。”飙哥说,“打电话问问,这么久了,怎么办案单位还没反馈抓人的消息?”

我刚把电话拿了起来,发现侦查员小张卷着裤腿、满头是汗的跑了进来:“这边结果怎么样?”

“有生物检材,但是不能肯定是不是李斌干的,人抓到了么?”飙哥紧张的看着小张。

“他……可能畏罪潜逃了。”

原来,侦查员赶到李斌家里时,发现家里只有小女孩的母亲陈玉平一个人在家。据陈玉平陈述,她知道女儿自杀以后,就去工厂结了工资、辞了工作,但她傍晚回到家里的时候,发现丈夫李斌并不在家里,而且他平时捕鱼用的工具和工作服都不在家了,当时她以为李斌是去捕鱼了,但是等了一个晚上,一直到民警到他家里找人时,仍没有回来。 分析当地交通不便,几名民警在他家附近可能藏身的地方都进行了搜索,依旧一无所获。

“我先赶回来了,他们去李斌经常捕鱼的水塘附近找去了。”小张一口气喝了杯水,说道。小张看到飙哥一筹莫展的样子,神秘的笑道:“飙哥,你看我带回了什么?怎么样,有证据意识吧?”

我们抬眼一看,小张的手里拿着一把破旧的牙刷。当时的南江市,基层民警对提取DNA证据方面都有了一定的认识,这次小张在搜查李斌住处的时候,顺便提取了李斌的牙刷,这根牙刷上面,很有可能能提取到李斌的DNA。

飙哥很是高兴,把牙刷送到DNA实验室,对DNA实验室的同志说:“看来,你们又要辛苦了。”

话音刚落,飙哥的手机铃声骤然响起,飙哥一看是前线侦查员打来的,迅速接通了电话:“怎么样?有什么情况?”

“我们在一个水塘边找到了李斌的一些捕鱼工具、胶鞋,还有他平时当做小船划的木盆,怀疑可能是捕鱼的时候落水了,现在正在打捞。”

“落水?”这一结果,出乎了我们意料,飙哥说,“走吧,我们还是去现场看一看吧。”

我们到达这个偏僻的现场,整整在颠簸不平的土路上行驶了三个多小时。到现场的时候,李斌的尸体已经被打捞上岸,湿漉漉的摆放在岸边,头发还在滴着水,在夕阳的照射下,显得阴森恐怖。

尸体的周围站着几个民警,也湿漉漉的,看来为了打捞这具尸体,费了不少劲。陈玉平也已经到了现场,呆呆的坐在一旁,村长在和她说着什么,但她就像没有听见的一样,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木木的看着前方,没有痛苦,没有绝望,没有悲伤,就那么平淡的坐在那里。

死者衣着整齐,指甲青紫,口鼻腔附近还粘附着泡沫,窒息征象明显,口唇和颈部没有损伤,胸腹腔膨胀,用止血钳扩张死者的鼻腔,发现里面有不少泥沙,撬开闭合的牙列,发现口腔内也有不少泥沙,这些都是典型的溺死征象。所谓的溺死,就是生前入水、溺水死亡,而不是死后抛尸入水,这一点是很明确的。

“溺死征象明显。”我一边检验一边和飙哥说,“他不会是畏罪自杀吧?”

“不会,他要是自杀,没必要带着这么多工具,还有木盆。”飙哥指了指旁边的一些捕鱼工具和木盆。

“是啊,有道理。可是他水性很好,怎么可能是意外溺死?”我疑惑道。

“完全有可能。这水底下啊,全是水草!”刚才负责打捞尸体的民警一边说,一边用长竹竿波动水面,“看到没有?幸亏我们是在岸边用长竹竿打捞的,要是下水,估计明天咱们几个的名字上全加黑框了。”

“他水性好,别人不会用推他下水这么笨的杀人手法,所以只有可能是意外落水后被水草缠住,然后溺死的。”我对自己的分析很是满意,觉得滴水不漏了。

飙哥在一旁未置可否,只是默默的用一根长竹竿在试探水深和水草生长的高度。

突然,飙哥的电话铃声响起,是DNA实验室打来的,没有出乎飙哥的预料,小女孩体内的少量精斑和李斌牙刷上的DNA认定同一。

虽然我们依旧用穿刺法从李斌的心脏内取出心血再次进行DNA检验以防万一,但是我们知道,不出意外的话,这起强奸案件应该就是李斌做的了,现在李斌也溺死了,按照法律规定,就应该销案了。

即便这样,我依旧心情阴鹜,真的是因果报应,恶有恶报啊。只可惜了那个小女孩,幼小的心灵受到了那么大的创伤,身体受到了那么多的伤害,以至于让自己的生命之花在那么年轻美丽的年纪就黯然凋谢,实在是可怜至极。

在一旁的飙哥突然想到什么事情,走到陈玉平的身边,蹲下来点了根烟,小声的问道:“你们不是你们女儿的亲生父母?”

陈玉平听到这话,像是被针锥了一下,突然跳了起来,眼神中充满了惊恐:“谁说的?你们胡说!”

飙哥依旧蹲在那里,盯着陈玉平的眼睛。两个人就这样用眼神较量了两分钟,最终还是陈玉平败下阵来。

“女儿是我的亲生女儿,但不是李斌的,我和李斌结婚的时候,我已经怀孕了。”陈玉平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靠在了草垛上,泪水慢慢的流下。其实在这个年代,亲子鉴定已经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老百姓也大多知道公安机关是掌握亲子鉴定的技术方法的,这种事情,狡辩也没有什么用。

“李斌对你的女儿好么?”飙哥的眼神无比的犀利,盯得陈玉平背后发毛。

“好……不不不,我不知道,我长期在外打工,我什么都不知道。”陈玉平神色惶恐,语无伦次。

飙哥没有再继续问下去,弯下腰,和我一起清洗、收拾器械,收拾完毕后,回头又看了一眼陈玉平,陈玉平正在向我们这边张望,眼神交会时,她立即避了开去。

“我们走吧,尸体拉回中心。”

飙哥一路上没有说话,默默的看着窗外,任凭颠簸的山路把车里的我们和后车厢内的尸体摇来晃去。

这天晚上我做了很多梦,梦见小女孩哭泣的样子,梦见李斌变成了厉鬼朝我们扑来,梦的真真切切、令人窒息,甚至早晨闹钟的铃声都没能听见。

早上,飙哥来敲开了我宿舍的房门:“洗漱起床,马上解剖。”

“解剖?”我努力的想着昨天出的现场,没有命案啊,没有哪起案件需要解剖的啊?

但是服从命令还是第一位的,我以最快的速度洗刷完毕,一路小跑赶到解剖室。

解剖台上躺着的,是李斌。

“啊?李斌?他明显是溺死啊,这也要解剖吗?”我疑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