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六案 电闸上的血指纹 · 3

秦明2017年05月09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我知道喊门卫门卫不一定听得见,于是我摸索着想把尸体先塞回冰箱,可就在这个时候,尸库的门轰隆隆的关上了。我被关在了漆黑的尸库里。

我的大脑一片空白,难道世界上真有鬼?不然怎么会这么诡异的关门关灯?想到这里,我感觉全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冰箱的轰鸣仿佛变成了鬼哭狼嚎的怪异声音。

我感觉我的神经已经紧绷到了极限,就快要断裂了,尸体就在我的身侧,我看不见,却闻得到血液经过冷冻过后的味道。我就这样,傻傻的站了五分钟,忽然,日光灯又逐一的闪亮了,门也轰隆隆的再一次打开,门口露出了门卫龇牙的笑脸:“怎么样,秦大胆儿,怕不怕?”

很快,我找回了我的意识。原来,在第三案的时候,我和门卫曾经说过我什么都不怕,并且因为他说他刚工作时很害怕而鄙视了他。他一直记着仇,这不,来报复加考验我了。

我用苍白的脸色和颤抖的声音回了他一句:“原来是你恶作剧!这有什么好怕的,我以为电闸系统坏了呢。电闸?对啊,电闸!”

看来人在极度恐惧的时候,肾上腺素大量分泌,确实能让脑子非常清醒而且能爆发出灵感。这时的我,好像发现了这个电闸和这起案件中的灯的关系。如果现场那天正好跳闸了,会是怎么样呢?来不及多思考,我跑去值班室和飙哥汇报了这个想法。

“我正好也想到了这个问题,不如我们马上叫上痕检员一起再去现场看看?”飙哥冲动了一把。

当我和飙哥以及痕检员小方赶到现场时,发现现场的大门外居然还有一个辖区民警在值班守卫现场,可见局里对这一起命案还是非常重视的。

辖区民警为我们打开了现场的门,我们铺好勘查踏板,进入现场开始找起了电闸,找了一圈一无所获。

“这房子不老啊,电闸难道不在家里?”我的话音刚落,飙哥说道:“我找到了!”

顺着飙哥的目光,我们发现在客厅的一个小矮柜上方,有一块墙纸不像其他地方那样平整。

飙哥带着鞋套站到了矮柜上,敲了敲那一块与众不同的墙纸,发出砰砰砰的空洞声,果真,这块墙纸的后面是空的。用强光手电仔细照了照这块墙纸周围果真是有裂缝的,轻轻一掀就掀了起来。露出了里面的电源盒。

更让我们兴奋的,不是这个电源盒,而是电源盒盖上的血迹。血只能喷溅到墙纸上,但不可能喷溅到墙纸里面,可见,凶手杀了人以后,掀开墙纸动了里面的电源盒。

小方也站上了矮柜,仔细的看了看,说:“都是擦蹭状血迹,没有鉴定价值。”

飙哥一边小心的打开电源盒,一边说:“不能做证据没关系,但是这说明了很多问题。”

话音刚落,站在矮柜上的飙哥和小方都沉默了。

因为,他们在总开关电闸上发现了一枚清晰新鲜的血指纹。

提取到了关键证据,而且明确了侦查方向,这些个意外的收获,让我们高兴的紧紧相拥。

“别急着高兴。”飙哥说,“理一理思路吧。”

我抢着说:“血指纹新鲜,可以确定是犯罪分子所留,是关键证据,这个就不说了。我来说说犯罪分子为什么会在杀人后动电闸。电闸的正常状态是开启的,我们到现场的时候,电闸也是开启的,里面的保险丝也正常,这种老式的电闸不可能自动跳关,那么犯罪分子在杀人后动电闸的唯一可能就是他在杀人前关掉了电闸。为了不让我们生疑,所以杀人后又把它恢复到了原始状态。”

“对,接着说。”

有了飙哥的赞同,我自信了许多,我清了清嗓子,说:“既然是杀人前有条件关掉电闸,只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电闸原来是坏的,修理电闸的工人和刘刚一起进入现场,后在修理电闸的时候因为某种原因杀了刘刚。但从电闸的状态来看,保险丝是被灰尘覆盖的,不是新的,电闸也没有其他烧坏的迹象。加上晚上11点半,哪里去找电工?可见第二种可能,应该才是事实真相了。”

飙哥看我在学着他的口气说话,忍不住笑了。

我走到门口的玄关,指了指一侧的卫生间,说道:“第二种可能,就是凶手事先进入现场,关掉总电闸后,潜伏在这里。刘刚回家后开灯发现没亮,认为保险丝烧了,就又关掉了灯的开关,然后换鞋。这个时候凶手从卫生间出来突然袭击了刘刚,刘刚捂了伤口,然后因为晕厥,用手撑了墙,留下血掌纹。凶手趁机推刘刚进入客厅,没想到刘刚体格健壮,虽然头部受了伤但仍和凶手进行了搏斗。但是最终因为手无寸铁、被对手多次击打头部后倒地,然后凶手恐其不死切割了他的颈部。最后凶手怕我们知道他是提前进入现场的,就又开启了总电闸。但是这个时候满手是血的他不可避免的在总闸上留下了血指纹。这样解释的话,前面关于灯的矛盾就全部解开了。”

“很好。但是凶手为什么要提前关掉电闸?”

“因为他自知身体素质不及刘刚,所以必须抹黑突然袭击。”

“那为什么凶手在无灯的情况切割颈部还能切割的那么密集?还能准确的找到电闸的位置?”

“第一,应该是对这个家很熟悉的人,第二,应该有第二个人负责照明。”

“可是,你说过,这个家只有两把钥匙,他老婆又确实不在本地。那么凶手是怎么事先进入现场的呢?”飙哥继续问道。

“难道是他老婆把钥匙给别人的?或者是技术开锁?”

“不会,痕迹检验已经排除了撬锁和技术开锁的可能。”飙哥说,“不管怎么样,得先把他老婆控制起来。”

再次来到专案组会议室,几个侦查员工作完后就睡在这里,横七竖八的靠在椅子和桌子上打着鼾。听见我们几个进门,有几个侦查员醒了过来:“这么晚还不睡?”

“有新情况了,刘刚的妻子崔玉红可能有嫌疑,恐怕得控制起来。”飙哥说。

“准备明天告诉你们呢,我们查到崔玉红和她的老板有奸情,已经派人监视崔玉红了。”一个侦查员说道。

我和飙哥相视一笑,心里有了底。

飙哥说:“既然有奸情,那么这个老板做的崔玉红不在场的证据很有可能就有问题了!抓人吧,我们有证据可以比对。”

这个晚上,我和飙哥都美美的睡了一觉,醒来已经第二天早上九点了。等我们赶到局里,发现大家都已经开始在击掌庆功了。

案子真的就这样破了。

20多岁的崔玉红和她40多岁的老板陈方都有了家室,但是两人却保持着长期的奸情关系。有一次刘刚无意中发现了崔玉红手机里存有她和陈方的床照,刘刚并没有冲动过激的行为。他拷贝了照片,并以此为要挟,勒索陈方50万。陈方误认为自己是中了崔玉红的圈套,就和崔玉红大发雷霆。崔玉红感到无比委屈,对刘刚拿她做筹码也是无比的愤怒和伤心。为了证明其实她的心里只有陈方,崔玉红就许诺陈方如果要是想杀掉刘刚,她一定会支持帮助。就这样两人一拍即合,在这个没有月亮的晚上,驾车潜回了南江市。

因为刘刚身体素质极佳,陈方担心他们两人合力都敌不过刘刚,于是关掉了现场的电闸,趁黑从背后偷袭了刘刚,并在崔玉红用强光手电闪花刘刚的眼睛的情况下,多次打击中刘刚的头部,最终杀掉了刘刚。最后陈方又冷静的恢复了电闸的状态,连夜驾车逃离南江市。

经比对,电闸上的血指纹是陈方遗留的,陈方的车里也检验出了死者刘刚的血迹。

因为不该有的奸情,或者说是因为五十万,硬生生的毁掉了两个本该幸福的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