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六案 电闸上的血指纹 · 2

秦明2017年05月09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我知道,这叫试切创,在自杀事件中多见,但是此案显然肯定不会是自杀,所以我一时没有想明白,就摇了摇头。

飙哥说:“这个看似是试切创的拖尾痕迹,实际是多次切割同一位置形成的,因为着力点在颈部的前侧,而颈部的切面是类圆形,所以创口两侧的力度就会明显减少,多次切割颈部,导致一个巨大创口,在创口的两端就会形成多条皮瓣。”

我挠挠头,觉得这个我是知道的啊。

飙哥接着说:“颈部的损伤,比对头部的损伤有一个特征,就是集中。头部的损伤很分散,符合在搏斗中形成,颈部的损伤集中,且血迹流注方向是从前往后,说明颈部的损伤是在死者已经倒地并失去抵抗能力的时候形成的。”

我又挠挠头,心想这个我也知道啊。

突然,我知道飙哥问这个问题的意思了:“明白了,飙哥。你是说,死者明明已经失去抵抗能力,并且损伤已经足以导致他的死亡了,但是为什么凶手还要切割没有抵抗能力的死者的颈部?对吧?我觉得,这个行为出自凶手恐其不死的心态。所以我认为,这是一起熟人作案的案子。”

飙哥赞许的点点头:“对了。我就是这个意思。熟人作案可以定,那么你看看这个熟人应该是何时、如何进入现场的呢?”

在回法医中心的路上,我已经捋清楚了自己的思路,面对飙哥的问题,我如数家珍:“死者的衣着整齐,尸体的旁边还发现他去健身中心工作时候带的洗漱用品,家里没有任何房间开灯。结合刘刚的下班时间,所以我认为,这个熟人不应该是晚上敲门入室,而应该是和刘刚一起回到刘刚家的。且刚进门就进行了打击。所以要重点查和刘刚在健身中心交流过的人,或者是他下班时遇见的人。”

“你有什么依据说刘刚是刚进门就遭到了袭击呢?”飙哥接着发问。

“有依据。门口玄关处的墙壁上有一枚刘刚自己的血掌印,但门口玄关处没有搏斗的痕迹和血迹。为什么在客厅里搏斗、受伤,会在门口玄关处留下血手印呢?结合刘刚穿着外出的衣服但穿着拖鞋这一点,我认为玄关处的血手印应该是刘刚在门口换鞋的时候遭到了别人从背后的打击,导致头皮破裂,他下意识的用手捂了头,手上沾了血,因为头部受伤会导致晕厥感,他又会下意识的去扶墙,所以留下的这半枚血掌印。而后刘刚被凶手推进了客厅,与凶手发生打斗,因为开始受了伤,即便他身体强壮,依旧不是持有凶器的凶手的对手,所以就有了后来的惨剧。”

“有理有据!”飙哥朝我竖起了大拇指,“我赞同你的推理。但是凶手为什么不在小区外没有人的地方动手,而非要进门了以后才动手呢?”

我终于卡了壳:“是不是想进刘刚家里找什么东西?”

“他既然是熟人,认识刘刚的家,他为何不杀了人,拿了钥匙,再自己去找呢?”

“凶手或许是不认识刘刚家的熟人?或者是不知道刘刚平时单身居住的熟人?所以去确认刘刚的家在哪里或者去确认了家里没人才动手的?”

飙哥听我这么一说,点点头:“是不排除你说的那两种可能。”

尸体检验结束的时候,已经下午四点,我和飙哥饥肠辘辘的跑去食堂找饭吃。吃饭的时候,飙哥问我:“你说,会不会是有人提前藏在屋里?”

“不可能。根据侦查部门提供的情况,刘刚平时很谨慎,家里的钥匙只有他和他老婆有,连他父母都没有。他老婆不是在外地打工么?我们去现场的时候她刚接到通知,我们勘查完毕现场,她才赶到的。侦查部门说打电话问了她的公司老板,说她这两天都正常上班的。”我自信满满。

“哦。”飙哥又开始狼吞虎咽起来。

我们闷声不响的吃饱了饭,捧着滚圆的肚子,又不自觉的聊起了这个案子。

“作案人数方面,你怎么看?”飙哥问道。

“虽然现场有两种致伤工具,一种是锤类的钝器,一种是菜刀类的锐器,但是使用上有时间的先后顺序。所以,我认为一个人就可以完成了。”

“但是一个人杀人,会携带两种工具?”飙哥问道。

“这个……这个……有可能吧。说不准他已经想好了杀人的方法的步骤。”我想了想,说,“不过照明有没有问题?如果是一个人,没有另外一个人照明的情况下,不可能击打头部击打的那么准确,而且切割颈部切割的那么密集。”

“死者已经换好了拖鞋,说明他进门以后就开了灯的。凶手离开的时候把灯关掉了呗。”飙哥说。

“可是电灯开关上没有发现除了死者之外的其他人的指纹啊。”我问。

“会不会戴了手套?”飙哥陷入沉思。

“戴好手套后再对死者突然袭击?死者还能不察觉?或者是在这不冷的天,戴着手套一路和死者回家?而且手套上粘附的血迹也会留在开关上啊。”疑问出现了。

“会不会是杀了人以后,戴手套……翻动东西啊?”

“可是现场没有翻动啊。”

这个问题的出现,使得我们的整个推断矛盾重重。

吃完饭后,我们到市局参加了专案组的分析汇报会。在会上,我们没有提出太多的观点,毕竟自己的思路还没有理清。我们提出,本案是熟人作案,应该从刘刚发案当天在健身中心接触的和出健身中心后遇见的人入手调查仇、债关系。一人作案还是两人作案目前还没有依据支持。

我和飙哥垂头丧气的离开了会议室,回到了法医中心。

晚上我在宿舍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刘刚是在门口刚换好拖鞋就被第一下袭击,然后再在客厅里搏斗,这个过程是没有问题的。如果现场本身就没有开灯,而是有另外一个共犯负责照明,刘刚没有道理不开灯就换鞋啊;如果是刘刚开了灯,凶手离去的时候关了灯,没有道理不在开关上留下指纹和血迹啊。难道是先开了灯打斗,然后在搏斗过程中不小心碰到开关关了灯?也不可能啊,因为开关所在的玄关处没有搏斗痕迹和血迹啊。也不可能是凶手用身体其他位置关的灯,因为凶手割破了死者的大动脉,身上应该沾有大量的血迹,看了卫生间和厨房,也没有清洗的迹象,不可能那么巧,关灯的部位正好没有沾到血吧?

电话铃在这个时候突然再次响起,着实吓了我一跳。

是飙哥打来的:“我猜你还没睡。你和我一样,在想灯的问题,对吧?”

“是的。”

“我在想,如果凶手杀人后,是为了查找死者身上携带的东西,所以戴上了手套,可能不可能?”

“如果那样,手套上会沾上血迹,关灯也会在开关上留下血迹啊。”

“如果只是戴手套找东西,顶多手套的掌侧会有血,背侧不会有血,这个干净的手套反而遮盖了他满手的血,用手套背侧关灯。”

我唔了一声,觉得有道理。

飙哥说:“你去尸库,再确认一下尸体的衣服口袋内侧有没有粘附血迹,或者有被翻动的情况。也有助于我们分析凶手的动机。”

按照飙哥的指示,我在这个月黑风高的大半夜,一个人走到了尸库的门卫间。

门卫间离尸库有20米的距离,里面的操纵台可以操纵尸库的大门和照明。

我和门卫打了声招呼,只听尸库的卷闸门轰隆隆的打开了,随即里面的日光灯也打开了,整个尸库一片通明。

我独自走进了尸库,找到储存刘刚尸体的冰箱,拉出了载有刘刚尸体的停尸床,在刘刚的衣服上摸索着,并逐个检查刘刚的口袋。

就在这时,灯忽然灭了,我的眼前一片漆黑,更可怕的是,我的手正握着刘刚冰凉僵硬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