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七案 大眼睛男孩 · 1

秦明2017年05月09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秦医生!”

我回过头,一副熟悉的面孔出现在眼前。现在的我,面色苍白,双眼充满了血丝。一直号称大胆的我,没想到也会被惊吓成如此程度。事情已经过去二十分钟了,心脏的跳速还在120以上,双腿还是软弱无力。真的当一名法医会要面对这些看似不可能发生的诡异的事情么?

“您……没事吧?”对面的这个女人看见了我的不正常,关心的问道。

“没……没事,请问,我们是不是见过?”虽然似曾相识,但我依旧没有想起和面前的这个女人什么时候碰见过。

“你不记得我了么?”女人的眉间充满了忧郁,“我是小青华的妈妈啊!”

“啊!小青华!”我突然想了起来,那个长的非常可爱的大眼睛男孩,“怎么样,现在小青华好了吧?”我回头看了看“省第一人民医院”的牌子,知道我这句话显然问的毫无意义。

果真如此,我的话音刚落,对面的女人眼眶已经潮湿了:“你那次手术后两年,他的病就又复发了,没办法,只有来这个全省最好的医院治,但是医生说了,希望渺茫。”

这个女人三十多岁,面容姣好,不像是一个已经有个6岁孩子的妈妈。但是她衣着朴素,可以看得出来,她生活的并不怎么样。

小青华是我大学毕业实习阶段最为深刻的记忆。当时我们为期一年多的实习阶段,有大半年时间都是在医院的各个临床科室参加临床医学的实习,我的第一个科室就是脑外科。当时我是小青华的床位医生,包括我在内,所有的医生护士和同病房病人都喜欢小青华。那是一个大眼睛的男孩,不仅长的非常招人喜爱,而且性格活泼大方,那时候,他仅有4岁,但是他总是能够逗得大家笑得前仰后合。

但是,这也是个命苦的男孩,他入院后1周,便被诊断为脑癌。

看着爸爸妈妈天天以泪洗面,小青华的乐观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他对他妈妈说:“我是不是要死了?不要紧,下辈子我再来陪你,好不好?”一个4岁的小男孩的话,让所有的人动容。

我第一次上手术台,就是参与了对小青华脑部病灶切除和对其脑室内插管减压的手术。手术很残忍,去除了一部分脑实质,还在脑室里插了根管子直接通过皮下连接到腹腔,通过一个阀门,将脑室内的积水抽取到腹腔。出乎意料的是小青华术后恢复的非常好,能蹦能跳,就是说话有一点障碍。我以为他得救了,可是没有想到,死神再次找到了他。

虽然我知道这样的病复发,凶多吉少,但还是关心的问道:“省医的医生怎么说?”

“还要二次手术,不过想恢复,很难了。而且……费用我们真的快撑不住了。”小青华的妈妈悲痛欲绝。

“秦明,过来。”胡科长喊道。

“你在脑外科是么?我忙完这个案子过来看看小青华。您得坚强些。”我安稳了小青华的妈妈一句,匆匆的向脑外科抢救室跑去。

这个时候的我,已经又去中国刑警学院念完了两年的双学士学位,来到了家乡所在省的省会城市–龙番市公安局参与实习工作。和其他的实习生相比,我显然经验丰富很多。在这几个月里,我的带教老师是市局的法医科科长胡老师。

刑警学院的两年,对于身体素质不算非常好的我来说,实在是地狱式的。刑警学院更注重警体课和法律课,这样正好弥补了我作为一名公安机关法医的缺点。虽然在散打馆我经常会血洒衣襟,但是让我觉得,经过这么刻苦的训练,会让我真正的成为一名人民警察。

而这个时候的我,应该是心情最愉悦的时期。国家公务员考试已经顺利通过,省厅对我的考察已经接近尾声,也就是说,实习期满、毕业论文答辩结束,我就可以成为家乡省的省公安厅的一份子了。没有了就业的心理负担,工作起来得心应手,心情愉悦。

但是这一天,得知了小青华病情的恶化,我是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了。

“你在这里等着,我要带他去急诊CT,做个CT应该就知道怎么回事了。”胡科长指了指病床上的人,说。

此时的我,因为受到小青华病情的影响,心情已经从惊恐变成了阴霾。看着胡科长和两个民警推着病人小跑着去了急诊CT室,我转身走进了脑外科的住院病房。

小青华是在一个六人间的病室里,这是省第一人民医院最低档的病房了,病房里充斥着一股纱布和酒精的味道,异常刺鼻。

“秦叔叔!”我刚走进门,就听见了小青华清脆的声音,“叔叔,你……你怎……怎么来了?”

可见,小青华的失语症状已经愈加严重了。我笑着走近他,抓住了他的小手,但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小青华的视神经被压迫,导致他的一侧眼球已经斜视,头上的头发已经悉数脱落光了。可是我看出了他斜视的眼睛里充满了乐观和笑意。我的眼泪突然情不自禁的想要喷涌而出。

“还好么?”我调整了半天呼吸,憋出来这三个字。

“没……关系,我不……怕死的,叔……叔。”小青华用我非常熟悉但是艰难的声音说道。

“别乱说,你不会死的。”虽然他只是我曾经的一个普通的病人,但是我看见他那可爱、坚强的脸蛋,就牵动了心头最敏感的神经。

“好好养病,叔叔回头再来看你。”我实在忍不住在眼眶内打转的泪水,转头走出了病房。

门外,小青华的妈妈付玉正趴在丈夫吴敬丰的肩上痛哭,吴敬丰无助的看着天花板。

“现在什么情况?”我打断了这悲恸的气氛,问道。

“医生说,这次复发的位置在动脉旁边,手术会冒非常大的风险。现在正在保守治疗。”

“有什么困难么?”我问道。

“费用太高了。我们已经卖光了值钱的东西,还有房子,快支撑不住了。而且,我们看到他放疗化疗后反应严重,吐得死去活来,我们……我们实在不忍心。”付玉说完,又开始痛哭起来。我毕竟是他们孩子之前的床位医生,他们对我是非常信任的。

那时候没有微博,没法为小青华倡议捐款,我只有摸出身上仅有的200元,塞进了吴敬丰的手里,抹着眼泪离开了病房。

心很疼,为了这个可爱的男孩的遭遇。

走到脑外科病房诊断室,看见胡科长已经拿了CT片过来,在阅片灯上和脑外科魏主任说着什么。我走了过去,看着这张CT片。胡科长不知道我遇见了熟人,还以为我躲哪抽烟去了,发现我走了过来,笑着问道:“怎么样,没给吓傻吧?看看这张片子吧,有什么问题?”

这种小儿科已经难不到我了,我随口答道:“对冲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