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八案 白色编织袋 · 3

秦明2017年05月09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尸体的甲状软骨(就是喉结附近的软骨)上角有骨折,骨折断段发现了出血。这是一个生前骨折。

真正打开胸腹腔的时候,一方面我们已经基本适应了臭味,一方面尸体的内脏并没有尸蜡化,所以恶心的感觉消失了不少。通过对尸体内脏的检验,我们确定,死者是机械性窒息死亡的。

“她是被掐死的。”我说。

师父认可的点点头:“死因问题不大了。现在关键是找出死者的特征,找到尸源。另外你们觉得她死了多久?”

“全身大部分尸蜡化,应该要四到五个月的时间吧?”我的理论基础还是很扎实的。

“现在是七月,五个月前是二月,二月份那么冷的天,你就穿长袖T恤和单裤了?”

我恍然大悟。所有通过尸体现象判断死亡时间都是统计学的意义,随着环境、季节和个体差异等问题,有的时候误差会很大,结合衣物进行判断是个不错的办法。

“死者是被密闭的塑料套筒包裹的,有没有完全密闭,加之周围环境是潮湿、多菌的垃圾场,再加之是炎热的夏天,所以尸体尸蜡化的速度会相应增快。像这样尸蜡仅限于皮下,还没有完全侵及肌肉组织,我估计在这样环境下最多两个月就可以了。也就是说应该是天气暖和的五月份左右死亡的。”

这真是学了一招,我点了点头。

尸源寻找应该不难。知道了死者大概的死亡、失踪的时间,有明显特征的衣着,再加之我们通过死者牙齿、耻骨联合的观察计算,明确了这是一名27岁左右女子,长发,未生育,162cm,身材偏瘦。有了寻找尸源的条件,刑警部门很快就把死者的衣着照片和死者的基本信息发到各派出所,从报失踪人员中查找比对。

尸体检验工作进行了五个多小时才结束,仅缝合这一项,就整整做了一个小时。尸体太滑了,止血钳都夹不住皮肤,生怕缝针会扎到自己的手,所以格外的仔细。

因为天气炎热,尸检工作进行完毕后,我的整个衣服都汗透了。但这不是最糟的,因为我发现用洗手液洗手以后,双手仍有一股尸臭。

这实在是太烦恼了,于是我又先后换用了肥皂、洗衣粉、洗洁精来洗,依旧无法去除那股味道。闻着自己的手,不停的干呕。

一旁的师父笑了:“是吧,让你戴两层手套,会害你吗?还嘴硬,就是让你尝试一下,看你以后还听不听话。”

“戴两层手套就不臭吗?”我向警犬一样探过鼻子去闻师父的手掌心。果然没有闻到什么味道。看来,真是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啊!

晚饭,参加现场勘查的民警们坐在一桌。因为时间比较晚了,大家都饥肠辘辘,端起饭碗就开始往嘴里扒。只有我坐在一旁,藏着自己的手,虽然我也一样饥肠辘辘,但是手上的味道浓重,实在无法端起饭碗。

师父看到我这样,笑了一下,走出了门,过一会拿了一把香菜走了进来:“还好,厨房还有几颗这个。”

我疑惑的看着师父,不知他是何用意。

“搓手啊。愣着干吗。”

我将信将疑的接过香菜,使劲的搓了起来,直到把香菜都搓成了碎末。再一闻,真的好神奇,两只手一股香菜味。顾不了那么多,我也赶紧吃了个饱,就和林涛回到了宿舍。因为感觉身上也有点味道,我们到澡堂洗了澡、洗了衣服,当林涛一身轻松的入睡的时候,我发现我手上的臭味又回来了。就这样,第二天一早,我去市场买了几斤香菜随身带着、随时搓手,两天后,手上的味道才烟消云散。

当我正在为摆脱了手上的臭味而感到庆幸的时候,一天上午接到了师父的电话:“跟我去派出所,尸源找到了。”

很快,我跟随师父驱车赶到了五街派出所。接待室里,一个年轻男人耷拉着头,无力的坐在凳子上。

“今年5月8号,这个男子来我们派出所报案,称他的妻子可能遭袭,而后失踪。今天我们找到了他,给他看了尸体的衣物照片、核对了死者的基本信息,非常符合。相关的同一认定检验正在检验。这个尸源问题应该是八九不离十了。”同在派出所的刑警队长向师父介绍道。

“小伙子,和我们说说事情的经过吧。”师父向男子发问。

“两个多月前,我和张月到城东的树林里说话。”男子喃喃的说道。

“你说的是垃圾场东边500米的那片小树林?”师父问道。

“是的。”

“那里荒无人烟,附近几里路都没有人家,你们去那里干什么?”

“我……我们有点感情纠葛,想找个没人的地方沟通一下。”

“那也不用到那么偏远、没有人烟的地方吧?”

“我们谈恋爱的时候喜欢去那里,所以……所以习惯了。”我仿佛在男子的脸上看到了慌张。

“好吧,那你接着说。”

“我们过去谈了几句,就谈崩了。我一气之下开车就走了。”

“你是说,你把她一个人丢在了荒无人烟的垃圾场旁边?”

“是的,我对不起她!”男人突然大哭了起来,把在场的人吓了一跳。

“你觉得她是怎么死的?”师父继续问道。

“肯定是有歹徒贪图她的美色,强奸不成杀了她。”

“你怎么知道没有强奸成?”

“我……我……我猜的,我看衣服没有撕破。”

师父盯着男子的眼睛,足足盯了几分钟。男子逃避了师父犀利的眼神,低下头擦着眼泪。

“走吧,问完了。”师父转身走出接待室。

问话的突然结束,让我和刑警队长都很意外,赶紧小跑着追出接待室。

“您看,我们现在怎么办?”刑警队长面露难色,“要不要到那边去蹲点守候?”

“不用了,把这个男的控制起来吧。”师父斩钉截铁。

“啊?控制他?”别说刑警队长,就连我也很意外,抓错人被投诉是会很烦神的。

“他有疑点吗?”刑警队长问道。

“有!”师父依旧斩钉截铁,“他说了谎。”

“就是因为他知道没有性侵害吗?”我和刑警队长都比较差异,师父一向谨慎,不应该如此武断吧。再回头想一想,刚才的对话,也就性侵害这个问题有些破绽。

“楼上有会议室吗?”师父答非所问。

“有的。”派出所所长说道。

“让专案组来这里开会。”师父说道,“把投影仪架起来。”

半个小时以后,派出所会议室坐的满满的。师父操纵着投影仪,在介绍我们尸检所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