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九案 赤脚医生 · 3

秦明2017年05月09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师父走到我的背后,将我的手臂反背到背后,一边比划一边说:“只有这样将手指、手掌弯曲,才能形成这样的损伤,加之一只脚踩在死者小腿上,大家可以看看,这是什么动作?”

“擒拿!”都学过擒拿格斗的刑警队员们几乎是异口同声。

“是的。”师父微微一笑,“我也认为这样的损伤应该是在被专业的擒拿动作制服的时候形成的。如果是学过擒拿的,只有是咱们刑警或者是武警了。结合之前的橡皮棍,我觉得,退伍武警转行做保安的人可能性比较大。”

这都是一些推理猜测,依据不是非常的充分,所以师父才显得比较保守:“这个,仅供参考。”

“您是说,一个退伍武警拿着橡皮棍抢劫?”刑警队长也开始了他的猜测,“马路上碰见受害人,用棍子打晕受害人,然后拿走了受害人包里的钱?”

“不会。”师父摇了摇头,恢复了斩钉截铁的表情,“第一,如果是路遇抢劫,没有必要在大马路上翻包,拿钱不拿包,直接拿走包不就得了?第二,我认为被害人遭袭是在室内,而不是在室外。”

“哦?在室内都能看得出来?”刑警队长对师父的眼神已经从平视变成了仰视。

“是的。刚才我们说到了尸体的双侧膝关节都有明显的出血。这样的出血是髌骨和硬物挤压、摩擦造成的出血。”师父说,“髌骨和硬物挤压、摩擦通常见于什么情况?”

“跪着呗。”

“既然是有跪着的过程,肯定不会是在马路旁边了。而且,髌骨的表皮和相应部位的裤子上是没有擦伤的,这说明他跪着的地面应该是非常光滑的地面,比如地板砖、大理石,至少肯定不会是柏油路。”

刑警们纷纷点头:“您是说他有被控制的过程。”

“对,这一点我敢肯定。”师父说,“不仅死者尸体上的损伤提示了他生前有跪着的过程,而且他的双腕关节皮下组织和肌肉也有轻微的条状出血,这样的出血应该是被软质绳索捆绑形成。”

“哦,原来是熟人作案啊!”一名刑警插嘴说,“既然在室内被控制了,肯定是他去了熟人的家,中了熟人的套。”

“恰恰相反。”师父又是微微一笑,“我认为犯罪分子和被害人一点也不认识。”

“嗯。”刑警队长狠狠瞪了一眼插嘴的刑警,“熟人还能不把他置于死地?还能让他活着躺在马路边?那救活了怎么办?”

“那这么大人还能被骗到别人家去?”那名刑警不服气的嘟囔着嘴。

“问得好。”师父笑着说,“这个案件的关键就是被害人是如何到了室内,为何被犯罪分子控制后伤害的。其实这个问题应该不难查,不是有群众反映李解放生前吃喝嫖赌五毒俱全吗?”

“是的,应该是这些事情了。”刑警队长点点头,“高度怀疑是不是在地下赌场输了钱还不起被殴打的。”

“这样的案件,有时在赌博案件中可以见到,但是我不觉得这起案件的起因是赌博。”师父在不停的切换幻灯片,“我认为是嫖娼。”

刑警们都在专心致志的看着幻灯片,他们对师父之前的推断钦佩不已、心服口服。

“大家看,这是交警在事故现场拍摄的照片。”师父指着幻灯片的中央说,“我们可以看到,死者的裤带没有系好,拉链没有拉上。如果不是交警有这张照片,我们也不能肯定这样的衣着不正常究竟是原始状态,还是医院抢救的时候松解裤带所致。所以要对交警处置现场初期的细致工作提出表扬。”

参会的交警自豪的笑了一下。

“不仅如此,我们尸检的时候发现,死者的内裤是反穿的。”师父说,“医院抢救是不会动伤者内裤的。所以,这应该是原始状态。”

师父喝了口水,又继续慢慢的说道:“既然是原始状态,那么什么情况下会把内裤反穿呢?一是李解放穿内裤的时候很慌乱,二是李解放重伤后被别人慌乱的穿上内裤。不管是哪种情况,都提示李解放事发的时候赤身裸体。那么,此案就应该和卖淫嫖娼车上一些关系。”

“您是说,死者嫖娼的时候,被人敲诈,继而控制、伤害,然后犯罪分子把死者移动到路边,对吗?”刑警队长问道。

“是的,就是这个意思。而且本案行凶的地方应该离发现李解放的现场不远。既然不是熟人作案,没有必要冒着危险把那么重的伤者运送到很远的路边。”师父继续分析,“所以,下一步应该在现场附近寻找有可能租住在此、或者窝点位于此地的卖淫女,重点是和退伍武警、现职保安的人联系密切的卖淫女。”

“原来是仙人跳啊。”刑警队长长吁了一口气,信心满满的说,“有了您的分析,接下来的工作很容易了,给我两天时间破案!”

我和师父回到宾馆,准备第二天一早打道回府。可是万万没有想到云陵市刑警的办案效率如此之高,破案没有用两天的时间,在我们一早起床准备出发之前,刑警队长就给师父打来了电话报喜,案件顺利告破。

师父如有神助,100%准确的推断对了案件的全部过程。

原来,李解放来到云陵市后,心里像猫抓似的痒痒,正在这时,王启给了他3000块钱,他顿时色胆包天,晚上趁黑溜了出去。他一个人闲逛到了现场附近,恰巧碰见了在路边招客的卖淫女陈某。两人一拍即合,谈好了价钱就往陈某的出租屋走去。陈某看李解放一副农民打扮,又是个外地人,顿时起了歹意,短信通知她的男朋友前来敲诈。陈某的男朋友谢某曾经在西北当过几年武警,退伍后就在现场附近化肥厂当保安。李解放和陈某来到出租屋,刚脱去了衣物,谢某就闯进门来拍了照,声称李解放强奸他的女朋友,并把李解放双手捆绑,让其跪在卫生间。陈某和谢某则翻遍李解放的衣服和包,找到了全部的3000多块钱,正在欣喜中时,李解放在卫生间开始大骂,并且声称要报案。谢某一气之下,拿起随身携带的橡皮棍打击了一下李解放的额部,李解放已经年过半百,哪里经得起这样的重击,一下便被击晕倒下。谢某看情形不对,扛起李解放,把他丢弃在化肥厂大门附近的马路旁边。

第二天清晨,看到交警前来勘查现场,谢某和陈某还暗自庆幸躲过一劫,没想到事隔一天便被从天而降的刑警摁在了自家床板上。

回去的路上,我对师父的精彩推断佩服的五体投地:“师父这个案子分析的真是太精彩了,我算大开眼界了。原来以为法医专业在命案侦破中只是个基础工作,真没有想到,只要仔细认真,我们原来是可以操盘的。”

师父说:“关键是态度,尤其是技术工作。把工作当成事业,你会发现自己的价值。”

“是啊。不过真是人心隔肚皮啊,什么地方都有危险。”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师父幽幽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