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十案 平安夜的火光 · 4

秦明2017年05月09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局长的眼神里充满了失望,看来他原本对厅刑侦专家是报以很大的希望:“那……那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他仍然希望师父能够给专案组指点迷津。

“下一步,让你的兵多休息。”师父笑着说,“让大家休息吧,看一个个累的,身体是自己的,要以人为本啊。”

对于师父这个工作狂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连我都非常诧异。师父接着说:“休息一下,下午我们再碰头,我还没有想好,我要去看看现场。”

还看现场?我拿起茶杯喝了口茶,此刻的我很困,我想念我的枕头。

专案会散会了,侦查员们分别向自己的睡地奔去,我则很不情愿的和师父来到了现场。现场仍被警戒带围着,为了防止万一,县局还派出了民警在警戒带外看守。看着被冻的发抖的值班民警,我们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心想一定要早点破案,给老百姓一个交代,也让民警们能少受一点苦。

“你在外围看看,我进去看看起火点。”师父揉了揉通红的眼睛,转身对身旁的痕检员说,“给我准备一个筛子。”

我明白师父的意思是让我去寻找蓝色的钝器,而他是去清理起火点的灰烬,看有没有更深一步的发现。

按照师父的安排,我一个人围着现场周边漫步走着,脑子里继续翻滚着蓝色的钝器。大约走了个把小时,突然,远处的草丛中有一个物件被阳光反射而闪闪的亮着蓝光。我的心立即提到了嗓子眼,发了疯似的向蓝色的物件跑去,边跑边戴上了纱布手套。

当我气喘吁吁的跑到了物件旁边,我突然有了一种茅塞顿开的感觉,原来那是一个蓝色的打气筒。在这个特殊的位置出现一个打气筒,而且是比较新的打气筒,是一件非常可疑的事情,或者说,这个时候的我,已经基本确定:我真的找到了凶器。

那是一个比平常打气筒更粗大的打气筒,这样的打气筒通常见于给摩托车打气,比一般给自行车、板车打气的打气筒要小一些。打气筒被扔在离现场2公里外的一处荒地草丛中,草丛的旁边是一条小路,是村民平时拉板车走的路,汽车是无法开进来的,但摩托车可以。打气筒已经被露水打湿,但仍然可以清楚的发现这是一个八成新的打气筒。我小心翼翼的从草丛中将打气筒拿了出来。

打气筒底座是用蓝色的油漆涂抹的,有几处油漆已经皴裂、脱落,露出黑灰色的本质。底座的周围可以清晰的看到有几处红黄色的附着物,我知道,那一定是血。

带着发现凶器的心理准备来进行外围现场勘查的,我随身携带了物证袋,可是没有想到会发现这么大的一个凶器,只有用两个较小的物证袋分别套住打气筒的两头。因为一头是着力点,可以判定是否这真的就是凶器,另一头是抓握点,可能找到认定凶手的证据。我拿起打气筒向现场跑去,心里充满了欣喜。我真的发现了凶器!

跑到了现场外面,我大声的喊着师父。一会,师父带着头套和口罩走了出来,满脸的笑容:“让我猜猜,你找到了凶器!”

我使劲的点了点头,满脸的兴奋。

师父神秘兮兮的举起戴着手套的右手,说:“师徒合力,其利断金。你看看,我也有发现。”

师父的手心里攥着几个塑料片,看起来已经烧得不完整了。

“这是什么?”我走近仔细的看了看这几片其貌不扬的碎塑料片,“师父的这个发现可不如我的这个啊,哈哈。”

师父看着我得意洋洋的样子,说:“别太自负,你仔细看看这几片塑料片,是我从起火点的灰烬里筛出来的。”原来师父真的用了几乎一上午的时间把现场中心的灰烬慢慢的筛了一遍,并且从中发现了这几片让师父很是欣喜的塑料片。

这是几片红色的硬质塑料片,我仔细的翻来覆去的看了半天,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有用的线索,于是抬起头看了眼师父,师父正微笑着看着我:“怎么?没有发现这其中的奥妙吗?”我又低头看了看,茫然的摇了摇头。

“哈哈,小时候没有玩过拼图游戏嘛?”师父说道。

我依旧十分迷茫,就是能把这些碎片拼在一起,又能说明什么呢?心理虽然这样想,但是嘴上不服输:“我可是拼图高手。”

不一会,我把烧碎的塑料片拼了一个大概,松散散的摆在地上。师父这时候递给我一个放大镜,我接过来仔细的看着地上的塑料碎片,隐隐约约的突出的汉字,可是大部分已经被烧毁,很难辨认。我抬头看了眼师父,说:“没觉得有什么好线索啊?”

师父蹲了下来,用放大镜照着其中几块碎片的交界部位,说:“别的字可能认不出来了,这两个字应该可以看得出来吧。”

我低头仔细的观察了师父放大镜中央的位置,中间的两个小字依稀可辨:盆业。

“嗯,是什么什么盆业。”我挠了挠脑袋,说,“我早就想到了,既然是起火点,那么最大的可能是装盛汽油的容器啊,这不算什么好的发现吧。”

“我也知道那些灰烬是装汽油的容器。”师父神秘的笑了一笑,“但你见过拿盆装着汽油来焚尸的吗?”

原来师父的发现是这个,这是一个不正常的装盛助燃剂的工具。我陷入了沉思,这能说明什么呢?

师父看了一眼我沉思的表情,知道我还是没有什么头绪,指了指我手上拿着的打气筒,提示我说:“你发现的这个凶器,你有什么想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