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十二案 山坡上的小土坟 · 2

秦明2017年05月09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案发的当天,派出所民警和老大爷一起,仔仔细细的查看了那座基本消失的新坟痕迹,原来这座坟下并没有挖出一座墓室,而是简单的用周围的黄土直接在地面上堆出了一个小土堆。如果不是小土堆里遗留下了一只本不该出现的黄色女式布鞋,那么这里出现一座坟堆就根本不足为奇了,很多胆大的孩子可能都会在坟地里玩这些整蛊游戏。但是,这只让人摸不到头脑的鞋子,却让整个事件变得有些诡异恐怖。

即便诡异恐怖,民警终究不能根据一只鞋子就下达什么结论或者立案侦查。民警们简单的巡视了小土坟周边的情况,并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于是只有填写了处境登记表、简单的照了几张现场照片,收队撤离。

接下来的日子仿佛过的很平静,雪停了,连续大晴天,天气也变暖了。一周之后,村里的两个年轻人拿着自制的弩,准备去山里打一些山货卖了补贴家用。当他们走到离坟地一里以外的一片树林里时,隐约的闻见了一股异味,像是垃圾场里腐败的味道。循着臭味,他俩走到了一条旱沟的旁边,旱沟下的灌木丛生,遮盖住了沟底。但是在沟底仿佛有个什么东西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亮。

“不会是大白天捡到金子吧?”其中一名胆子大的年轻人还是决定跳下旱沟,查探究竟。他拨开灌木,定睛一看,哇的一声叫了出来。原来闪闪发亮的物件真的是一只做工精细的银手镯。

银手镯不足为奇,只是这只银手镯却是戴在一只泛着黑绿色、发出恶臭的人的手腕上。朝霞

接到报警后,派出所民警和刑警队民警先后赶赴了现场。

这两个年轻人没有看错,这确实是一具尸体,一具残缺不全的尸体。灌木丛掩盖住了大部分的尸体,只能看到一只已经高度腐败的手。派出所民警壮着胆子,拉住这只手用力一拽,半具尸体就呈现了出来。

“半具尸体?”我好奇的问老大爷,“是碎尸?”

“尸体我没有看见,也不敢看,只是听派出所民警说尸体不全,后来还拉来了警犬搜索,不过什么都没有搜索到。”老大爷说。

“不着急,我们明天去检验一下就知道了。”师父说,“天色不早了,不如,老大爷带我们去现场看看行么?”

听到师父这样说,老大爷面露难色:“本来天黑就忌讳去墓地,现在冤死了个人,我……我真的不敢去啊。”

“时间已经这么久了,现场估计也不可能发现什么。”师父笑着说,“我们就是去看看现场方位,有个大体的印象,具体的内容还是要看当时现场勘查的照片。所以,我们这次去现场很快的,保证在天黑以后回来,而且这么多人一起,没事的。”

老大爷很热心,听我们这么一说,就没再坚持,带领着我们一行人向深山走去。天色已经渐晚,走在山路上的我,依稀听见狼的嚎叫。

走了二十几分钟山路,我们就走到了老大爷发现新坟的那块坟地。坟地静悄悄的,阴森树立的墓碑在夕阳的照射下一闪一闪。老大爷指着其中一座坟墓的旁边说:“当时就是在这里发现的坟堆。”老大爷又抬手指了指远处,接着说:“看见那处树林了嘛?尸体就在那边。”

“尸体的位置我知道。”陪同我们一起进村的派出所民警显然看出了老大爷不敢再到发现尸体的现场去,于是主动请缨,“我带你们去。”

又走了一里地,我们走到了发现尸体的现场,简单的看了看尸体所在的旱沟以后,我们绕着旱沟走了一圈,可惜我们并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在回去的车上,师父问刑警队员:“尸体没有穿衣服吗?”

“应该穿了,但是后来分析是被野兽撕扯,衣服都破烂不堪了。”派出所民警说,“好像没有什么价值。”

“价值是人找出来的,不是摆在那里让你发现的。”师父说,“今晚的任务,就是研究死者的衣着。”

晚饭后,我们来到县公安局的技术物证室。县局的技术人员显然对死者的衣着也下了大工夫。他们拿出来两个塑料袋,里面都装着衣着的碎片。尸体的身上是不可能能够附着那么多衣物碎片的,这些碎片都是技术人员沿着坟地到尸体之间的地上一片一片找出来的。

我和师父又开始了拼图游戏。我们蹲在地上把衣服的碎片尽可能的拼接在一起,很快,死者的衣着就初现端倪了。

死者的衣物以下肢部、胸腹部碎裂的最厉害,这两个部位的衣服有很多碎片没有找到,自然也就无法完整的拼接。只有两个上肢和背部的衣物是很完整的,并没有被撕碎。根据我们拼接的结果,基本可以断定,死者死的时候,下身穿着黑色蕾丝边内裤、蓝色棉毛裤、黑色布外裤,上身穿着黄色文胸、蓝色棉毛衫、绿色黑花薄线衫,脚上穿着白色线袜,还有一双样式很时髦的黄色布鞋。

“你们认为这些衣服对本案的侦破没有价值?”物证室里的空调开的很足,师父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问道。

技术员茫然的摇了摇头。

“我觉得很有价值。”师父一边仔细的看着每件衣服,一边说道,“第一,从衣着上可以看出,这是一个年轻女性。”

“这个我们已经从耻骨联合上推断出来了,是个27岁左右的女性。”李法医对师父的这个所谓推断很失望,忍不住打断了师父的话。

师父对于李法医的打断并没有理睬,接着说:“第二,看看这里。”

我们探头过去看,发现师父将两个小碎片拼接在了一起,显示出“OLAER”的标识。“这个标签和文胸上的断裂口可以相连,也就是说,这个是文胸的牌子。下一步,你们去查一查这个牌子的文胸主要在哪些地方销售。”

这是寻找尸源的一个方法,就是确定其消费的范围而锁定她的基本租住地。一旁的侦查员点了点头。

“第三,死者应该是住在农村。虽然穿着显得有些时髦,但是把衣服放在一起根本不搭。”

我对师父佩服的五体投地,四十岁的老男人,居然对时尚还有着深刻的理解,还知道衣服搭不搭。

师父接着说:“关键是死者的衣物都是些杂牌子,质量很差,所以她的经济条件并不是很好。更为引人注目的是,死者穿的是布鞋,这不太和她这个年龄相配。但如果她是住在山区农村,穿布鞋就正常了,因为要走山路,其他材质的鞋子自然没有布鞋更实用。”

“第四。”师父说,“凶手事先藏尸了。”

“藏尸?”这个推断让我们觉得有一些意外。

“是的。开始听说尸体高度腐败,我就十分奇怪。现在山里的温度最低可以达到零下十几度,坟堆是12月10日发现的,尸体是12月18日发现的。短短八天,是不可能在这种温度下出现高度腐败的现象。”师父说,“所以死者应该是在死后一个半月左右才被移尸,凶手准备埋掉她,但是却被野兽从简单掩埋的坟堆里拖了出来。”

“死后一个半月?死亡时间可以根据腐败程度推断的这么准吗?”我提出了质疑。

“根据她的衣着状态,我就更加肯定凶手有藏尸的过程。”师父说,“这样的衣着,在这么冷的冬天,根本就没法生活。山里的天气是10月底开始从深秋转冬,所以这样的衣着应该是10月份的衣着,这样算来,她的死离发现应该有一个半月的时间。”

“凶手把尸体放在自己家里?”我惊讶的说,“那太变态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