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十五案 天外飞尸 · 3

秦明2017年06月2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没有特征,我们也得把基本特征总结出来。”没能发现重要的能够个体识别的特征,我也很沮丧。

这起碎尸案件,因为尸块全部找全了,性别、身高、体重自然不是问题,因为耻骨联合也在,年龄的推断也会很容易。

我拿起手锯锯下了死者的耻骨联合,走到水池旁,慢慢地分离耻骨联合上的软组织。

“奇怪了。”在检查死者腹腔脏器的高法医说,“死者的膀胱内有冰碴儿。”

我连忙走过去看,果真,从切开的膀胱内,高法医用止血钳钳出了几块小冰碴儿。盗墓笔记小说

“最近附近地区虽已入冬,但是普遍温度在5℃左右,膀胱内的尿液怎么会结冰呢?”高法医说。

“难道是尸体在冰箱内保存过?”我说,“既然刚才分析了死者死后2小时之内就被肢解,说明死者被肢解后放进了冰箱冷冻?”

我拿起死者的上臂和下肢,检查着指关节的活动度:“尸僵完全缓解了。死者已经死亡2天以上了。”

“等等,我有点儿乱,得捋一捋。”黄支队揉着脑袋说,“目前看,死者应该是死后2小时被人用电锯和刀肢解,然后被放进冰箱冷冻。48小时以后,凶手从冰箱内拿出了尸块,然后抛尸到这里,是吗?”

我点了点头。鬼吹灯小说

“可是,胃内也全是溺液,为什么就完全化冻了,而膀胱内的尿液却没有化冻完全还剩下冰碴儿呢?”一旁负责照录像的痕检员说。

“这个容易解释。”黄支队揉搓着自己的下巴说,“胃组织不如膀胱组织致密,保温效果也差。而且尸体腹部被截断,胃的一半暴露在空气中,而膀胱隐藏在盆腔内,周围的盆腔脏器和腹壁组织把膀胱包裹,化冻化得慢一些也是正常。”

“这个发现,有价值吗?”高法医问道。

我和黄支队都在思考,没有回话。我慢慢地剥离开死者耻骨联合的软组织,观察耻骨联合的形态。

“根据这个耻骨联合,估计死者24岁左右……”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看见刚从省厅被指派过来的我的好友林涛急匆匆地走进了解剖室。

“抛尸点找到了。”林涛气喘吁吁地说,“从尸块坠落的上方,我们沿着高速公路边缘找到了抛尸点。那里的护栏上发现了滴落的血迹。只可惜这个地方正好没有监控。”

黄支队说:“如果真的是从高速上扔下来的,还真不好查了。这条高速公路是贯穿江南各省的主干道,即便不是高峰期,每天仍有数万辆汽车经过,如何查呢?”

我想了想,说:“如果是这样,那么膀胱内的冰碴儿就有用武之地了。”

我兴奋地说:“其一,既然死者从家里出发,到高速上抛尸,而尸体内的冰块还没有完全融化,那么至少说明了两个问题。第一,死者的家应该离我们这里不远,不需要数个小时日夜兼程的路程。第二,今天早晨发现的尸体,尸块不可能在现场停留了很久,被抛下的时间应该不长,所以只需要查一查昨天深夜经过前一个高速收费站的车辆就可以了。时间上圈定了,排查对象要少得多了。”

黄支队和高法医都对我的想法表示认可,笑着点头。

黄支队补充道:“高速上车流那么多,凶手决计不敢在白天停车抛尸,多半是深夜时分趁车少视线差去抛尸。”

林涛仔细询问了我们做出推断的依据后,又匆匆地走了。

“我觉得膀胱内发现冰碴儿,还有一个作用。”黄支队笑眯眯地说,“如果我们发现了犯罪嫌疑人,说不准有可能在冰柜中找到死者的血迹,这可是决定性的证据。”

“犯罪分子肯定会打扫碎尸现场的。”我点了点头,说,“但是冷冻尸体的冰柜未必能打扫干净。”

即便尸体已经被锯得支离破碎,但是出于对死者的尊重,我们还是把能缝合的皮肤都缝合了起来,让死者有个全尸。

缝合完毕后,我们脱下解剖服,逐个儿洗手的时候,黄支队接了个电话。挂断电话后,他面色凝重地说:“可能我们低估了跨地抛尸的难度。林涛刚才来电话,他们去高速收费站简单查阅了过站数据,昨天晚上天黑后至尸块被发现的时间点,经过收费站的车辆,居然还有2000辆之多。”

“这么多!可见这高速公路是多么赚钱啊。”高法医在一旁说了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

“确实有点儿多了,这样逐个儿排查,要查到哪一年去?”我皱起了眉头,“可惜,这个冰块的融化时间因为受到车内、环境温度和机体组织暴露在空气程度的影响,侦查实验真的不好做,没法确定从冰箱拿出来几个小时后能融化到这种程度,不然还能再精确一些。”

“不错了,总比要查近几天经过的所有车辆要好。”黄支队在自我安慰。

我们几个人都傻傻地坐在解剖室隔壁的更衣间内,各自想着办法。

突然,我和黄支队的眼前都一亮,异口同声地说:“裹尸袋!”

因为本案中装尸块的包装物都是普通的塑料袋,所以我们没有重视,只是检查确定没有有特征的附着物后,就放在了物证袋里。现在缩小侦查范围的工作出现了难题,我和黄支队又同时想到了那些印有花花绿绿字样的塑料袋。

我和黄支队重新戴上了手套,拿出9个塑料袋仔细地查看。

“能不能根据裹尸袋的质地,调查塑料袋的产地和销售范围?”黄支队拿出了其中3个塑料袋,发现塑料袋都没有任何异于其他塑料袋的特征。光秃秃的袋子,连个字都没有。

但是当黄支队拿出剩下的3个塑料袋的时候,我们似乎有了信心。

3个塑料袋上分别印着“三莲”“万家乐”和“香”。

“三莲”和“万家乐”没有什么稀奇,我省到处遍布这两家超市,但是这个草体的“香”字十分惹眼。

“这个袋子很有特征啊,能查出来是什么地方的吗?”我指着那个印有“香”字的塑料袋说。

“这个我好像看到过,等等。”身旁的侦查员说着,随即拿起了手机拨着号码。侦查员简短询问几句后,挂断了电话,兴奋地说:“香贵人专卖店的塑料袋。”

“香贵人?”我和黄支队、高法医异口同声道,我们似乎都没有听说过这个奇怪的名字。

“我爱人是开茶馆的。”侦查员说,“香贵人是一家茶叶的供货商,我爱人拿过一模一样的袋子回家。”

“好!查一查这个香贵人是什么来历。”黄支队一边脱掉手套,一边说。

整个下午我躺在宾馆的床上,思绪凌乱,理不清头绪,不知道下一步该从何处做起。

晚上的专案会上,对香贵人专卖店的调查已经完成。香贵人是云泰市的一家连锁企业,专做茶叶生意,共有4家门面,3家在云泰,1家在邻市琴陵。因为主要从事零售,且从业规模不大,所以4家门面均没有批量外销的记录。

“看来凶手在本市和琴陵市的可能性最大。”黄支队说,“虽然也不能排除有外地人买了茶叶带回去,但从统计学上看,还是在这两个市的可能性大,无论如何要从这两个市的车辆查起。”

“是的,如果是本市的,根据抛尸点位于高速桥北侧,可以断定他是从东收费站上高速,再从西收费站下高速返程。他完全可以找个市内没人的地方抛尸,或者开车去别的市抛尸,他没有必要上高速了还抛尸在市内。”我说,“所以我觉得在琴陵市的可能性最大。”

黄支队点了点头,说:“为了万无一失,下面分两组调查高速各收费站的资料。第一,查原定时间内从本市东收费站上高速又从西收费站下高速的车辆。第二,查原定时间内从琴陵市收费站上高速,经过我市东、西收费站,又于几小时后从琴陵市收费站下高速的车辆。”

第二天一早,好消息就接踵而至。发案的当天晚上没有本市的车辆从东收费站上、从西收费站下;有4辆琴陵市牌照的车辆,于当天晚上从琴陵经过云泰,又于第二天早晨之前返回琴陵。4辆车的车主都已经查清。

“从2000辆缩减到4辆。如果凶手真的在这4个人中,我们的推断就发挥大作用了。”黄支队说,“现在就怕凶手是来本市或者琴陵市买的茶叶带回外地的。”

看到黄支队的担忧,我说:“不管怎么说,这4个人是要好好查查的。”

黄支队点了点头,正准备安排下一步调查,我连忙说:“还有个重点问题要注意。要查琴陵市附近有三莲超市、万家乐超市和香贵人专卖店的住宅小区。”

高法医说:“对,这个我没有想到。同时用了这3个塑料袋,那么凶手应该很容易找到这3个店的袋子,凶手很可能离3家店都很近。”

“那我们心里就有数了。”一名侦查员说,“我是琴陵人,我知道离三家店近的地方,只有几个小区。4辆车中有1辆车的车主蒋某就是住在其中的一个小区内,他是货车司机。因为他开货车搞运输,所以当天晚上来我市,又迅速离开,也很正常,开始我们觉得他嫌疑最小。听你们这样说,他的嫌疑就最大了。”

“他就是跑运输的?”我问,“可有什么兼职?”黄支队也急切地看着侦查员,因为我们想起了凶手家里可能有电锯之类的工具。

“主要是跑木材生意的,他在一个林场伐木,为周边城市运输木料。”侦查员说。

我和黄支队对视一眼,会心一笑。

“赶紧查他的社会关系。”我说,“既然碎尸,肯定是熟人。另外,找个机会去看看他的车,能不能找到血迹什么的。”

“好的,我们有个工作组在琴陵,我马上安排。”黄支队说。

话音刚落,负责外围调查的侦查员就传回了一个重要的信息,有一个轿车驾驶员在发案前晚上2点左右在案发现场附近看见一辆大货车停靠在高速公路路肩。因为大货车停靠的时候关闭了大灯,只开着跳灯,所以引起了驾驶员的注意。

“这样看来这个蒋某作案的可能性很大了。”黄支队说,“去办搜查手续,搜查他的车和他家的冰箱。另外,注意监控蒋某,如果他有想逃跑的意思,立即抓回来。”

5个小时以后,一阵尖锐的电话铃声吵醒了在专案组靠椅上已经睡着的我。

电话的声音很响:“蒋某家冰箱里发现了血迹,经过琴陵市法医的初步种属实验,是人血,DNA检验正在进行。”

黄支队喜上眉梢,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抓人!”

蒋某到案后,并没有交代他的罪行。即便DNA检验已经确定了他家冰箱里的血迹就是死者的,蒋某依旧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一句话也不说。

蒋某坚持对抗了一整天,直到侦查人员查清蒋某有一位相熟的卖淫女,而这名卖淫女确定已经失踪了。

在卖淫女家属赶到云泰市认尸之前,蒋某终于在证据面前低下了他罪恶的头颅。

原来蒋某是这名卖淫女的常客,这一天和卖淫女一起洗澡时,因为卖淫女的几句玩笑话惹怒了蒋某,蒋某便殴打卖淫女,并将她的头按进浴缸呛水。没想到,呛了几下,卖淫女居然不动了。看到卖淫女死了,蒋某一不做二不休,学着电视上那样将卖淫女肢解、抛尸。他觉得没有人会注意到独自在外揽生意的卖淫女失踪,高速上又有那么多车辆,神不知鬼不觉抛弃一个卖淫女的尸体,应该不会被发现,警方肯定永远查不到他。没想到,裹尸袋出卖了他。

案件顺利破获了,但是当我和黄支队看到卖淫女残疾的养母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喊着,当我们得知卖淫女是一个被收养的孤儿,残疾的养母和智障的弟弟全靠她一人在外挣钱养活的时候,我们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黄支队说:“生命无贵贱,她虽然是卖淫女,却是一个好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