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十七案 腐臭古井 · 3

秦明2017年06月2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这几处皮下出血基本可以告诉我们凶手使用的是什么致伤工具了。”孙法医指着甄老太头皮上的皮下出血说。

我探过头去看了一眼,说:“呵呵,方形皮下出血,金属类方头钝器。”

大宝补充得更具体:“方头锤子啊。现场没有发现方头锤子,看来凶手是把凶器带走了。下一步要侦查去搜了。”

“不过,”我突然发现了疑点,“你们不觉得这样的损伤轻了一些吗?”

“嗯,”孙法医说,“确实是的。这样的损伤,木质的工具不可能形成,铁质的,又显得太轻。连颅骨骨折都很轻,如果是用金属锤子打击头部的话,损伤肯定不会这么轻微,估计脑组织都会挫碎的。”

“有一种情况可以解释。”大宝说,“凶手的力气小。未成年人作案,或者是女性作案。”

大宝的这种解释听起来很有道理,我们都在沉思,看看这个推断能不能使用。沉默了许久,我说:“不可能,凶手是身强力壮的青年男性。”

大宝和孙法医似乎理解了我的意思。我接着说:“如果是老弱病残妇,怎么可能把一具这么重的尸体从那么高的厨房窗户扔出去?而且看地上也没有拖擦的痕迹,尸体应该是被背进厨房或者抱进厨房的。那么这个凶手一定是个身强力壮的人。”

在场的人都在默默点头,我接着说:“那么为什么他决意要杀人,却没有使上全身的力气敲打死者头颅呢?”

因为高度腐败尸体的软组织会有变色,很多腐败造成的皮肤颜色改变都疑似损伤。为了不漏检一处损伤,我们仔细地把每处颜色改变都切开了观察。两具尸体的检验虽然是同时进行的,但是尸检工作还是持续了近4个小时。

我们没有被臭气熏着,衣服却沾满了臭气。当我们坐进车里的时候,驾驶员皱了皱眉头说:“先去宾馆洗澡换衣服吧。”

洗漱完毕已经到了晚饭时间,我们来不及吃晚饭,火急火燎地跑到了专案组,想获取更多的信息。

刘支队刚看见我们走进专案组的大门,就皱着眉摇了摇头,说:“让你们失望了。”

“怎么?”我说。

“对甄老头甄老太生前的熟人和亲戚进行了仔细的调查,”刘支队沮丧地说,“全部排除作案可能。”

这个消息虽然不好,但是并没有打击我破案的信心。我说:“要不要再重新整理一下,看有没有什么疏漏的地方?或许是有人作伪证,包庇凶手呢?”

“你开始说了,凶手之所以没有选择焚尸,而是选择了藏尸,最大的可能是凶手作案后准备逃跑。”刘支队说,“但是我们查了所有可疑的人,都没有跑。那么,凶手为什么要拖延发案时间呢?”

“我们也是推断。”我也开始心里打鼓了,“这个不能作为排查标准,毕竟推测不是依据。”

回到宾馆,我思绪万千,却怎么也整理不清楚。于是我闭上眼睛、关上思维,决定明儿一早就求助于师父。

第二天,我起了个大早,带着全套现场、尸检的照片电子版,到市局找了台能上互联网的机器,把照片传上了省厅的FTP(文件传输协议)服务器。

“师父,”我打通了师父的电话,“帮忙看看照片呗,遇见困难了。我们认为是在死者家留宿的熟人,但是经过一轮的排查,都排除掉了。现场又没有什么痕迹物证可以甄别犯罪嫌疑人,一时不知道怎么下手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网上会诊?”师父在电话那头说,“我先看看吧,1个小时后再联系。”

我知道师父虽然是法医界的专家,但在电脑操作方面确实是个新手,可能他通过照片半个小时就能找到案件的突破口,但要让他下载照片再在电脑上打开,估计也得要半个小时。

在焦急的状态中,时间过得特别慢。

师父总是那么准时,1个小时以后,电话准时响起。

“天天吵着要成为专家,”师父说,“这么显而易见的问题都发现不了?”

师父的开场白让我十分诧异,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现场有一张躺椅对不对?”师父没有理睬我的沉默,接着说道,“躺椅上有血对不对?说明死者是在躺椅上遇袭的对不对?”

“这个我知道,我们都发现了,但是说明不了什么问题啊?”我说。

“首先,我要肯定你们的推断,应该是准备留宿在死者家里的人作的案。”师父说,“显而易见,老太上楼睡觉了,凶手坐在放在躺椅旁边的靠椅上和老头一起看电视,等老头睡着以后下的手。”

“这个我们也推断到了。”

“关键是那个躺椅,是可以前后摇晃的对不对?”师父接着问道。

“对啊,”我说,“就是太师椅啊。下面是弧形的底座,是可以前后晃的。”

“那么,既然是头部可以上下移动的椅子,凶手怎样才能击打死者致死呢?”师父接着问道。

我仿佛慢慢地找到了思路。对啊,椅子可以上下晃动,如果凶手直接打击的话,死者头部会随着椅子往下晃动,这是一个缓冲的力,不可能导致颅骨骨折这么重的伤。我突然想起了两名死者头上的伤比想象中要轻,于是问道:“会不会是因为椅子晃动的缓冲,才导致死者头部的损伤比想象中要轻?我们认为凶手身强力壮,但是死者头部的损伤没有那么重。”

师父说:“你理解错了重点。如果椅子可以缓冲,根本就不可能打成颅骨骨折。头部损伤比想象中轻,另有原因。”

“那您看出的这个椅子缓冲作用,对案件侦破有什么用呢?”

“你想一想,凶手不是傻帽儿,他当然知道这样直接打击死者头部,死者头部会随着椅子的摇晃而缓冲,不会致命,那么他会怎么办?”师父说,“要是你,你会怎么办?”

我觉得师父说的非常有道理,换位思考了一下,便答道:“要是我,我会用一只手扶住躺椅的头部,另一只手拿凶器打击。”

“对呀!”师父说,“如果凶手没有戴手套,躺椅的头部下方必然会留有指纹。”

我恍然大悟,接着问:“明白了,痕检员初步勘查现场的主要目标是现场的一些日常物件,不可能注意到躺椅头部的下方。我马上请林涛过去再看一看。”

师父接着说:“另外,你们推断是熟人作案,所有的熟人都已经被排除掉了?”金瓶梅词话

我说:“是的,除了家里人,都排除掉了。”

“为什么不能是家里人?”师父问道,“你觉得这个世界上绝对不会有杀亲案吗?”

我拍了一下脑袋,说:“是啊,我们都因为死者家人不在本地、凶手下手凶残不留活口,而忽略了死者家人的作案可能性。”

“相信自己。”师父看见我找到了头绪,鼓励我说,“自己再好好想一想。”

挂断了电话,我一方面请林涛去现场复勘,一方面自己躺在宾馆的床上,任凭脑中的碎片一片一片地拼接出案件原始的状况。了解院内有隐藏很深的古井,了解床头柜里有暗格,了解死者儿子给死者寄钱的时间规律,这其实通常只有家里人才能掌握。之前就是因为看到惨不忍睹的现场而不敢联想是死者亲人所为,现在反过来看,死者在发案前特意去镇上买了那么多菜,甚至一餐吃不完还要储藏在冰箱里,不恰恰说明了他们最为心爱的亲人要回来吃饭吗?凶手开始想焚尸,继而又改变主意,不恰恰说明了凶手不舍得毁掉以后可能属于自己的财产吗?凶手要刻意地拖延发案时间,争取逃离的时间,不恰恰说明了凶手原本并不应该在本地吗?凶手身强力壮,打击死者的时候却手下留情,不恰恰说明凶手不忍下狠手吗?

这么多线索慢慢地串联到了一起,我猛地从床上跳了起来,驾驶着警车开往市公安局。小兵传奇

“去查他的亲人,儿子、女儿、女婿和外孙。”我踏进专案组门后的第一句话就开门见山,“尤其是外孙。”

刘支队愣了一下,说:“他们都不在本地,村民也没有反映他们近期曾回来过啊?”

“甄家在村口,如果凶手晚上回来,晚上作案,晚上再逃离的话,村民确实不可能发现他回来过。”我说,“我现在有充分的依据推断凶手很有可能是死者的直系亲人。”

“有发现了!”我的话还没有说完,林涛就闯进了专案组说,“不出所料,躺椅下发现一枚新鲜的灰尘指纹。”

“好!”刘支队对林涛的发现更感兴趣,发现了可能与案件有关的直接证据,就是给专案组打了一针强心剂。有了得力的现场证据,有了明确的新鲜的侦查方向,整个专案组仿佛又活跃起来。很快,10名侦查员分为3个组分赴死者亲属所在的三地开展工作,而我们每日就泡在现场里,以求可以发现更多的线索和证据。

我们并没有滞留几天,工作组出发后的第二天,就传回了喜讯。

甄家老夫妇的外孙陶梁,在省城一所大学读大二。原本学习成绩优秀的陶梁自从谈恋爱以后,仿佛就变了一个人。可能是因为家境贫寒,他利用上课的时间外出打工,来支付和女朋友租住校外的房租。因为总是翘课,他的学习成绩也一落千丈,这让年级辅导员很是担忧。案发前两周,陶梁和自己的好友一起喝酒时曾称他女朋友要钻戒,一枚钻戒至少几千块,他因为弄不到那么多钱,担心女友会因此提出分手而显得十分沮丧。

案件关键的突破是,通过外围侦查,侦查员发现陶梁的女朋友目前戴上了一枚闪亮的钻戒。

“抓人吧。”刘支队低声说道,“第一时间取指纹。”

第二天一早,我在市局审讯室里看到了满脸泪痕的陶梁。在民警给他戴上手铐的一刹那,陶梁的精神就崩溃了,据说他又哭又喊地闹了整整一个晚上,被带回审讯室以后才慢慢地恢复了神志。据陶梁交代,他当天电话告知自己的外公外婆晚上回家小住,晚上回家吃完饭后,趁外公外婆睡着之际,先后杀死了他们,然后抛尸入古井,并于第二天清早乘车返回省城。杀人的原因,就是为了床头柜暗格里的5000元钱。

大宝原以为自己来省厅参与侦破第一起案件后会非常有成就感,但是在我们返回省城的路上,他一直缄默不语。我和他一样,心情异常地沉重。陶梁杀害了一把屎一把尿把他拉扯大的外婆,杀害了把他当成心头肉的外公,只是为了区区5000元钱,为了一枚钻戒,为了那所谓的“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