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十七案 腐臭古井 · 2

秦明2017年06月2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现场一楼站着不少现场勘查员,我和大宝只能先上二楼看看。二楼正对着楼梯口是一个小门厅,门厅东西两侧是两个卧室。东侧的卧室里摆放着一张小床,床铺上整齐地叠着一床干净的被子。西侧的卧室里则摆着几个大衣橱和一个五斗橱,衣橱的旁边有一张大床,床头两旁各有一个床头柜。五斗橱和床头柜都被翻得一塌糊涂,里面的物品全都散落在床周,连床上的被子也被掀了开来。

“看来真的是盗窃啊。”我指着被翻乱的房间说。

大宝推了推窗户,说:“据说一楼二楼的窗户都是关着的,那小偷是怎么进来的?难道是门没有关好?不对,应该是熟人作案。”

“有依据吗?”其实此刻我的心里也是这么想的,我只是想知道大宝的依据和我的是不是一致。

“屋后抛尸的古井,要不是熟人,肯定找不到。”大宝说。

“对。”我点点头说,“看楼下的血迹是在躺椅上,说明有一名死者是在躺椅上遇害的,这里的被子又是掀开的,说明两名死者很可能是在睡眠状态中被害的。”

我仔细看了看床头的枕头,接着说:“不过究竟是熟人趁夜里溜进门来盗窃,还是熟人本来就在这个屋子里等被害人睡着后盗窃,这才是破案的关键。”

“是啊。”大宝说,“不过后者实在有些不太合情理。难道是老两口晚上没有把门关好,小偷趁夜色从门口溜进来的?”

“门没关好是一种可能性,但是可能性不大。”我说,“后者是不合情理,但是不能排除。如果真的就是有一个关系不错的熟人,晚上准备在这里留宿呢?”

因为没有更多的依据,我们没有继续讨论,开始仔细勘查屋内的家具。

经过对床头柜的勘查,我们发现一侧床头柜的抽屉里有一个暗格,如果不是暗格的小门被打开了,还真发现不了这个暗格。我高兴地对大宝说:“你看,这就更加能够印证凶手是熟人了,不然怎么会知道这个床头柜里有暗格?而且暗格里空空如也,估计是小偷得手了。”

“是啊!而且是曾经看到过老人使用这个暗格的熟人。”大宝也显得十分兴奋,毕竟心里有底了,“走,去一楼看看。”

现场一楼是客厅、厨房和卫生间,客厅的中央是一张饭桌和一把躺椅。躺椅的上面垫着一床毛毯,毛毯靠近躺椅头部的位置黏附着大片血迹。血迹以头部中央为中心,向两侧喷溅,血迹形态提示出的方向非常明显。躺椅的旁边放着另两把靠椅,对面是一台彩电,电视机还处于开启的状态。

我从勘查箱中拿出放大镜,仔细地观察着躺椅头部的血迹形态,突然,我发现了毛毯上一处可疑的痕迹:“林涛,来看看这是什么痕迹。”

林涛正在询问青乡市局痕检员现场勘查的前期情况,听我这么一说,走了过来,对着我的放大镜仔细一看,说:“这是一个直角的压痕,能在软物上留下直角形的压痕,应该是有棱边的金属物体形成的。”

“空心的还是实心的?”通过现场勘查的痕迹,再结合死者的损伤,可以更准确地推断出致伤工具,所以我急切地问林涛。

林涛仔细地观察了压痕几分钟,抬起头对我说:“目前看,应该是实心的。”

我点了点头:“楼上的枕头上也有类似的痕迹,不过看不清楚,结合这两处痕迹看,这应该是凶器打击死者打偏了留下的痕迹,那么就可以断定两名死者都是在睡眠状态下被袭击的。怎么样?可有什么其他发现?”

林涛摇了摇头,说:“他们说可疑的物件都看过了,没有发现可能与本案有关的证据。”

我轻轻推开厨房的门,和林涛先后走进去巡视了一周。厨房如同院子里一样,很整洁,锅碗瓢盆都分类摆放着。厨房里没有发现剩菜剩饭,但是冰箱里放着不少新鲜的蔬菜和肉。

“不是说家庭条件不好嘛?”我说,“吃得不错啊。”

“看来他们是定期去镇里买菜,伙食看起来是不错,但是这么多菜他老两口得吃上很久吧。”林涛说。

“对,村民最后一次见他俩就是他们从镇上买菜回来。”我想起了刘支队说的话。

正准备离开厨房,林涛说:“你看,这里有血。”

我顺着林涛的指尖看去,原来厨房窗户下的灶台上有滴落的血迹。看到滴落的血迹后,我们又趴在地上仔细观察地面。虽然厨房是土质的地面,但是我们还是在土的表面发现了几滴滴落状的血迹。

我推开厨房的窗户,说:“林涛,看来死者的尸体是被凶手从这里的窗户扔出去的,然后凶手再绕到屋后把尸体扔进井里的。”

林涛说:“对,应该是这样,不过,这能说明什么呢?凶手这样是节省运尸抛尸的路程。”

我神秘地一笑,说:“很有用。”

“你想想,”我接着说,“凶手直接把尸体从这里扔出屋外,那么就说明他早就知道窗户的后面有一口古井。”斗罗大陆之绝世唐门小说

“你是说他对地形非常熟悉。”林涛说。

我笑着点点头,走出了屋子,到位于院子东侧的一间小房里看了看。

小房和两层小楼是相连的,房子很狭小,房子的北侧沿墙壁砌了一座池子,池子有1米多高。我指着池子问身边的大宝:“这个是做什么用的?”

大宝说:“这个池子是农村储存粮食用的,池底和四周都用塑料布铺好,粮食储存在里面,上面再盖上塑料布,可以防潮。”

“可是,”我指着池子里面说,“这里面怎么会有麦秆?”

正在此时,刘支队走了进来,急匆匆地说:“联系上死者的儿子了,他儿子说前不久刚邮寄了5000元钱回来,估计也就是上个月底能到这边。”

“现场没有钱,床头柜暗格被打开了。”我说,“看来凶手是得手了。”

“不过,”大宝说,“这个凶手时间卡得还真准啊,这边钱刚到账,他就来作案,难道真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我没有应答,继续指着池子里的麦秆问:“刘支队,你看看这里的麦秆,是做什么用的?”

刘支队探头看了看池子里面,说:“不知道,这里不应该有麦秆,这里应该全是粮食。把麦秆放在里面,以后取粮食的时候不会很麻烦吗?”

我指了指房子南侧的麦秆堆说:“麦秆是从那里拿过来的,为什么要把麦秆放在这里?”

“这里的麦秆不多,”刘支队说,“应该是家里留下来生火用的。”

“有没有可能是凶手搬来这里,准备把尸体放在池子里焚烧呢?”我大胆地推测了一下。

“完全有可能。”大宝支持我的看法。

“凶手开始准备焚尸,但没有拿过来多少麦秆,想法就发生了转变,这是为什么?”我说,“从焚尸变为藏尸,说明凶手意识到如果着火会很快发案,他要拖延发案的时间。”

“之前我们确定了凶手肯定是熟人,而且凶手杀人后需要逃离的时间,所以才会藏尸拖延发案时间。”大宝补充道。

“我知道你们的意思了。”刘支队说,“我马上就安排人去查一下死者的熟人,尤其是案发后离开家的熟人。”

我点了点头,说:“先去殡仪馆检验尸体吧。现场勘查完以后,封存现场,以备复勘。”

坐在赶往殡仪馆的警车上,我和大宝都低头思考。

“熟人作案是没有问题的。”大宝说,“了解井的位置,了解厨房的窗户后面是古井,杀人后藏尸拖延案发时间,趁被害人熟睡中下手,知道床头柜有暗格,甚至知道死者在前不久拿到了一笔钱,这不是熟人作案是什么。”

我摸了摸胡楂,说:“这个没问题。刚才我又想到一个问题。”

大宝说:“什么?”

我说:“你有没有注意到,现场的电视机是处于开启状态的?”盗墓笔记小说

大宝点了点头。

我说:“显然不可能是凶手杀完人后开电视机。结合死者是在电视机对面的躺椅上遭袭的情况,应该说明死者生前正在看电视。”

大宝补充道:“凶手能拿着凶器靠近死者,说明死者已经睡熟了。”

我说:“对,这是关键。如果是死者没有关好门,凶手敢在屋里开着电视机的情况下进门行凶?那胆子也太大了吧?如果是熟人作案,那么凶手就更不应该冒这个险,如果拿着凶器进门被死者发现,跑都跑不掉。”

大宝点了点头,说:“这个有道理,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是想说,凶手应该是发案当天准备留宿在死者家里的熟人。”

我扬了扬眉毛,说:“对,这样的话,侦查范围应该就缩小了许多,能留宿在死者家里的人不多。”

“有一定的道理。”大宝说,“先这样通报吧,希望能对侦查有所帮助。”

很快,我们就驱车来到了青乡市殡仪馆。青乡市殡仪馆是一座新建的殡仪馆,所以里面的法医学尸体解剖室可以说是非常气派的。一座两层小楼,老远就能看见门口闪亮的“青乡市公安局法医学尸体解剖室”的门牌。解剖室里的标准化器械一应俱全,具有上压风、下抽风的全新风系统,是一个规范化的标准尸体解剖室,在这样的解剖室里工作,可以大大地减轻尸毒对法医身体健康的损害。

在标准化尸体解剖室里进行尸体检验,再加之有防毒面具的第二重保护,虽然本案中的两具尸体都已经高度腐败,但我们也不会被恶臭影响了工作的细致程度。而且解剖室里有两张不锈钢解剖台,我们可以同时进行尸体解剖,节约了很多时间。

我和大宝一组,青乡市的孙法医和他的徒弟一组,同时开始对两具尸体进行尸体检验。

“不用等血迹检验了。”我说,“现在我们可以断定甄老头死在躺椅上,而甄老太死在楼上的床上。”

大宝点点头,说:“是啊,老头的头上有开放性损伤,大量出血。但是老太的头上没有开放性损伤,只是颅骨貌似变形了。”

我按照从头到脚的顺序仔细检查了尸体的尸表,对孙法医说:“老头这边全身没有软组织损伤,除了头上满脸血污,应该有开放性创口。你们那边呢?”

孙法医说:“一样,颅骨轻度变形,其余未见明显外伤。”

“这就更能验证死者是在熟睡中遭遇袭击的。”我说,“没有任何抵抗伤和约束伤,甚至连眼睛都没能睁开。唉,也算是去世的时候没有痛苦吧。”

我一边为这对老夫妻活到70岁却不能善终而叹息,一边用手术刀慢慢地剃去尸体的头发。

法医都是好的剃头匠,对于法医来说,必须用最精湛的刀功把死者的头发剔除得非常干净,既不能伤到头皮,也不能留下剩余发桩。只有干干净净地剔除死者的头发,才能完全暴露死者的头皮,从而更清楚地观察死者头部有无损伤。这种损伤可能是致命性的,但是也有可能只是轻微的皮下出血,即使是轻微的损伤,也能提示出死者死之前的活动状况。

甄老头的头皮上有5处创口,创口都明显带有棱角。我们切开死者的头皮,发现头皮下有大片的出血,5处创口中的3处下方有凹陷性骨折。但骨折的程度不是很重,3处凹陷性骨折都是孤立的,没有能够连成片。因为甄老头的颅骨比较厚,我们费了半天劲儿才锯开了颅盖骨,发现整个脑组织都存在蛛网膜下腔出血,还伴有几处脑挫伤。

甄老太的损伤和老头的损伤如出一辙,唯一不同的是,头皮上没有挫裂创,取而代之的是有明显特征性的皮下出血。